第1459章 王牌军与杂牌军/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哥,你昨天说的那些找麻烦的人,到底来不来啊。”小七百无聊赖的靠在墙上,整个人软塌塌的:“我这等的都快发霉了,他们人呢?”

也难怪小七这么没精神,昨天他们枕戈待旦的等了整整一天,却被放了鸽子,精神萎靡也正常。

不光是他,昨天那群生龙活虎的兄弟们...倒是依旧生龙活虎,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凑到一起精神头肯定差不了,他们现在正凑在厂子里面打牌,吆五喝六的很是热闹。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猜错了。”

也许陈观澜根本就没这个胆子去找人帮他出头,也许那幕后搞事情的人不想冒险多此一举,也许又发生了其他什么我不知道的变数...

可以产生的情况实在太多,我又不是神仙,算不准一切。

“不是吧叶哥...”小七满脸都写着失望,这个好战分子早就骨头发痒,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结果还弄了乌龙,我看他那模样,就差哇一声哭出来了。

“别灰心,早晚有你出马的机会,咱们现在跟陈观澜闹掰了,你还愁日子太平?”

“也是,嘿嘿。”小七讪笑两声,说:“我就看那小子不顺眼了,咱们整天在外面累死累活,他每年花天酒地,到后来还想吞咱们的钱,他他妈的咋不上天呢!”

“人家是陈家的二公子,咱们是什么?在人家眼里就是一群上不得台面的泥腿子而已。”我自嘲的笑说:“想跟人家陈家掰手腕,小心把咱们胳膊拧断!”

小七顿时急了:“就算他们弄死我,我也要溅他们一身血!”

“别胡说。”我忽然敛起笑意,板着脸说:“你自己的命最重要,别动不动就死啊死的,要是再这么鲁莽,你就回去安水卖卤肉吧,好歹能平安过完一辈子。”

“哦。”小七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知道了叶哥。”

“你也不用觉得难受,我只是说不让你随便豁命,又不是让你忍让受委屈,你跟了我这么久,看过我忍气吞声么?”

被我安抚两句之后,小七的情绪又高了些:“好的叶哥,那我就继续每天好好训练,等时机合适再去找陈家收账!”

“嗯,这就对了,你们就应该...”

我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一个兄弟从外面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他一边跑还在一边提着裤子,看样子是刚从厕所出来。

“叶哥,人来了,来了!”

“什么人来了?”我伸手将他按住:“慢慢说,说清楚。”

“我刚才上厕所出来,看见门口来了几辆车,下来了不少人,正集结着往咱们这边来呢!”

我神色一正,心说刚还以为他们不来了,没想到转眼就上了门!

小七的颓丧一扫而空,他满脸兴奋的叫唤起来:“哎呦卧槽,可算是来了,叶哥你等着,我这就去找人!”

说完,他就一溜烟的往后面跑去,兄弟们都在后面的库房聚着玩牌。

正说话的功夫,门口处已经浩浩荡荡涌进来一群人。

不说别的,单论卖相这些人就不错,最起码个个看起来都很精干,不是那种身材肥壮的连纹身都撑变形了的货色。

他们都穿着黑色的弹力背心,手里面拎着钢管或者球棒之类的钝器。

一般这种情况都是看不见刀具的,这属于默认的规则,一旦动了刀子,性质就不一样了。

站在最前面那人更是抢眼,他一身壮硕的腱子肉,每一块都像是刀子刻出来似得,身上的背心都快被他撑的爆炸,裸露在外面的麦色肌肤上,纹着大片的纹身,依稀可以分辨的出,那图案是一只斑斓的下山就猛虎!

他脸色冷漠的看着我,眼中满是不屑和冷淡。

这一行人腾腾走到我面前,他上下扫了我两眼,冰冷的说:“你老板是不是苏叶?”

我咧了咧嘴,摇头说:“不是。”

“恩?”那人顿时皱起眉,伸手一把拉过旁边的人,冷漠的问:“地方不是这里?你怎么带的路?”

被他拉过来那哥们儿一脸委屈:“不可能啊小虎哥,绝对就是这里,我看了好几遍呢!”

看到他们这模样,我好悬笑出声。

我轻咳了两声,再次开口:“我老板不是苏叶,我是苏叶。”

刚才被抓住问话的哥们儿已经吓出一头汗,他听我说话,登时火冒三丈,伸手就是一巴掌冲我甩了过来。

“妈的,你他妈跟我玩花样!”

我轻飘飘的晃了晃身子,就将他的巴掌闪开。

同时,我也暗自摇头,这帮人看着威风八面,我还以为他们全都是王者,其实撑死也就是个白银,就看刚才那一巴掌,别说是我,就算是小七他们,也能轻松的闪开。

这段时间我可没让他们闲着,他们每天被我安排的很满,其中大半时间都在按照我给的方法训练,这方法是当初我在学校时,我的散打教练交给我的,就算是没有基础的普通人,也可以很快上手。

经过了大半年时间的刻苦训练,小七他们已经小有成就,不说随便一个打一群,每人对付个两三个还是不成问题的。

被叫做小虎哥的那人眼中露出几分凶芒,他冷眼看着我说:“既然你就是苏叶,那你也应该明白我们为什么来。”

他伸出胳膊,向前挥了挥:“动手,给我砸!”

“我看谁敢动!”

我还没等说话,小七暴躁愤怒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他领着一群兄弟从后院匆匆跑来。

“叶哥,没事吧。”

小七跑到我的身边,兴奋又紧张。

我扫了眼匆匆而来的弟兄们,看到他们那一个个的模样,不禁有些想笑。

他们刚才大部分都在玩牌,库房里面又热,所以他们大多衣衫不整,这个光着膀子,那个挽着裤腿,看起来就跟刚去地里干完活儿回来似得。

跟对面那清一色的穿着比起来,我们就像是伪军,而对面则是正规的王牌特种兵。

那帮人显然也没太看得起我们,小虎哥的眼中,轻视的神色越发浓郁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