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2章 鹰视狼顾/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跟毛夏彤一起回到他们家时,已经是傍晚,暮色低垂,天边的落日还剩一抹余晖。

“这时候我爸应该在遛弯。”毛夏彤带着笑意看我:“他每天的作息雷打不动,都是安排好了的,刮风下雨都不会变。”

“那感情好,正好我把你送过去我就走,也省的跟鼎爷见面。”

“怎么,怕我爸吃了你?”毛夏彤眉眼弯弯的调笑。

我们正说着话往家里面走,忽然被旁边窜出来的人拉住。

“彤彤,你跑到哪儿去了,鼎爷到处找你呢!”

我侧过头,看向突然出现的这个不速之客。

这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他长着一张狭长的脸,眼角下垂,看起来给人的观感很凶。

不过,此时他脸上的表情却满是担心,那关心之情溢于言表。

“尤叔叔。”毛夏彤有些羞涩,她慌忙的侧头扫了我一眼,那目光中满是少女的娇羞。

这种眼神一出来,只要不是傻子,多半都能看的出来我们两人之间有猫腻。

“我也没干吗去,就是...就是...”

“你不用解释了,观澜都招了,他被鼎爷罚跪呢,现在咱们的人手全都派出去找你了,周雄的那个地方都被咱扫了好几遍,可是听说你被人带走了...”那中年人目光也向我看来。

“是阿叶救了我!”毛夏彤赶忙出声,恋爱中的女孩子,就是想要时时刻刻的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自己的爱人有多出色,毛夏彤也不例外。

“阿叶...”那中年人并没有理会我,他拉着毛夏彤的手就往屋里面走,急切的说:“鼎爷都快急死了,要不是身体不方便,他肯定自己去找你了,从今天早上开始,他就一直在书房等着,哪儿都没去,你快跟我去见见他吧!”

“可是...阿叶...好吧。”毛夏彤脸上带着些担心,跟着那中年人往屋里走去。

毛夏彤刚刚跟我说完,陈山河的生活习惯很是稳定,刮风下雨都不会变,但今天他却因为担心毛夏彤而在屋里面等了整整一天,看来他对毛夏彤的关心,还真不是假的。

他们两人这一走,我就有点尴尬了,我现在跟进去也不是,直接走掉也不太好,一时之间我实在有些为难。

幸好,他们并没有让我为难太久。

走到屋门口的时候,那中年人突然转过头来,神色淡漠的看着我说:“你也一起来吧,你在大厅里面等着就好。”

当我看着他对我说话的时候,我的瞳孔骤然放大,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回答!

我经历过的事情太多了,能让我惊讶的事情,现在已经很少,可饶是如此,此刻的我,一时之间却仍被震住!

这个中年人,回头对我说话的时候,肩膀竟然没有动,那脑袋直直的转了过来!

我的脑海中,此时瞬间浮现出四个字!

鹰视狼顾!

狼可以一百八十度的转头说话,所以一般把这种目光阴狠锐利,回头说话肩膀不动的面相,叫做鹰视狼顾。

这种面相十分罕见,是传说中的帝王相!

历史上最出名的鹰视狼顾之相,就属汉朝的王莽和三国的司马懿,这两个人,无一例外的都做了皇帝!

当只在书上出现的画面真真切切的出现在眼前时,我想没有人还能保持平静。

我没叫出来,已经算是定力超强了。

“...哦,好。”

得益于我强大的心理素质,我的震惊也只保持了一瞬,随后便反应了过来,迅速抬腿跟上。

那中年人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接着便快速走入屋中。

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中暗自揣测,这个人...到底是谁?

……

毛夏彤跟那中年人一起进了书房,过了十几分钟才走出来。

出书房时,毛夏彤是被陈山河拉着出来的,陈山河拉着毛夏彤的手,那张平日里沉静的脸此刻全是激动。

他直直的走向我,激动的说:“阿叶,你这次做的很好...多亏了你,要不然万一彤彤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有脸去见她的父母?你说,你想要什么东西,只要我能给的起,我绝对没有二话!”

“鼎爷,您言重了,彤彤她跟我本来就是朋友,她有危险,我救她是理所应当的,还要什么好处。”

“对啊!”毛夏彤也在一旁帮腔,她撒娇似的瞟了我一眼,说:“他救我是应该的,他要是不来找我,哼...我这辈子都绕不了他!”

我心中无奈,毛夏彤根本不掩饰她对我的热忱,也许是刚刚发生过亲密关系的原因,我们两人之间的暧昧,只要是长了眼睛的,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陈山河的目光一直在我脸上,我总感觉他的眼神里,有一丝异样的情绪。

“一码归一码,你帮了我女儿,就应该拿到奖励...要不然,岂不是显得我做事不公平!”

“鼎爷,我...”

陈山河将手一挥,霸气十足的打断了我的话:“我说给你就要给你,你要是非要抗拒,那就是不给我面子了哦。”

他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可我看的出来,这句话十有八九是认真的。

今天的陈山河,感觉有些怪怪的。

平日里的他,做事情十分老道,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都让人如沐春风,感受很是舒服,可是今天...却特别的急切...

我总感觉他这举动十分的刻意,看到他紧紧拉着毛夏彤的那只手,我才若有所觉...

难道,他是看出了毛夏彤对我的异样情愫,想要将这情愫斩断?

他执意要给我好处,就是为了不欠我的情分,这样毛夏彤跟我之间也就没有瓜葛,方便他将我们的距离拉远。

要不然,我实在很难解释,为什么他一直坚持要让我拿好处。

想到这里,我不禁看了一眼正深情望着我的毛夏彤。我心中无奈苦笑,这傻丫头,她恐怕还没看出来,陈山河这一手的真正用意吧,她也许还在开心陈山河对我的认可,殊不知此时越是表现的热情,内里才越是生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