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3章 手指/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暗叹一口气,如果陈山河真要阻拦,那我也没什么好办法,男女间的事情,家长不同意,我能怎么办?

“那就这么定了!”陈山河笑眯眯的看着我:“你和观澜之间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这事情是观澜做的不地道,这样...以后拆迁的项目由你全程负责,收益也全部都由你来分配,我不会让人去干涉你,怎么样?”

我整个人都怔了怔,差点没控制住我的眼神,流露出愤怒的情绪。

这老货,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他表面上是将拆迁的项目给我,可实际上呢?这他妈本来就是我的!

在我跟铁拐李联手之后,他已经完全没有能力再去分一杯羹,而以铁拐李在老城区经营了这么久的势力,其实也并不是很惧怕陈山河。

毕竟陈山河的主业并不是这个,为了这个项目,跟铁拐李拼个你死我活,不太现实。

所以,原本最可能的后果,就是他被我和铁拐李连手清出去!

可是现在呢,他几句话的功夫,就又把自己给带了进去。

这老狐狸,还真他妈的不省心!

“怎么,你很为难么?”陈山河语气怪异的问,似乎是在向我施压。

“既然鼎爷您都发话了,那我也就只能却之不恭了。”我脸上露出洒脱的笑意,一口应承了下来。

这次换成陈山河惊讶了,他愕然看着我,估计没有想到,我竟然会答应的这么顺畅。

我心中冷笑,他会给我玩阴的,难道我就是吃素的?

利润是我来分配,日子还长,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还不是由我来做主!

而且这样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不会跟陈山河翻脸,也就不用担心他们的人来找麻烦。

对我来说,这样操作的空间又大了些。

“阿叶真是年少有位,哎...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指着几家破店收保护费呢,真是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啊...”

那鹰视狼顾的中年人在身后感慨,跟他极有侵略性的长相不同,他这会儿说起话来,无论是态度还是语气,都让人特别舒服。

“你在我面前说自己老,是不是太过分了点。”陈山河在一旁笑说。

“鼎爷春秋正盛,是我们的中流砥柱。”中年人表情无比恳切。

毛夏彤也在旁边撒娇帮腔:“就是,爸你年轻着呢!”

看着眼前这看似其乐融融的一幕,我连连摇头,除了毛夏彤之外,这里面又有几分真心?

那中年人时刻提防着陈山河,陈山河又哪里放心过他?

我正想看他们再过上几招,好让我过过眼瘾的时候,外面又传来一阵脚步声。

这脚步声很轻,可每一下都特别的整齐,步伐的频率从始至终都没有乱过。

我心神一凛,回头望去,正好对上了陈朝江那张阴沉邪气的面容!

他脸色很是苍白,没有半点血色,那双狭长的眼睛在开合之间偶尔爆出摄人的寒芒。他慢慢的踱着步子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盒子,盒子跟骨灰盒的形状差不多,大小也类似,看他端着走来的样子,还真有点吓人。

陈朝江的嘴角始终带着一抹笑意,那笑意看起来让人很不舒服,可也说不出到底是哪儿别扭。

“朝江,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陈山河的眉头拧起,看向陈朝江的目光中满是威严,其中还带着些隐隐的厌恶。

那厌恶被他隐藏的极好,可是依然被我不经意的捕捉到了。

外界都说陈山河特别看重他前妻给他留下的这个孩子,现在看来...貌似传言也不是那么靠谱。

“不是已经通知你了,你妹妹被苏叶救回来了,你怎么还耽搁了这么久!”

陈山河口气异常的严厉,几乎算是训斥那种。

可陈朝江却毫不在意,甚至连那笑容的弧度都没有变过一丝。

我突然想明白了,为什么他的笑看起来让人不舒服...

他的笑容太机械类了,从始至终,连一丁点的变化都没有!

那笑容就像是用笔画上去的,而他的脸,就是被画上了表情的面具!

“爸,看你这话说的,我怎么也不能让我妹妹就生受了这个委屈是吧,我们陈家的人,是这么好欺负的?要是不教育教育那个周雄,这莱西的牛鬼蛇神,还不都要跑到我们陈家头上拉屎?”

陈朝江侧过脸,紧紧的盯着毛夏彤,语气微妙的说:“我这个妹妹,我平时都放在心尖上疼,现在被人欺负了,这不是在我心尖上挖肉么!”

毛夏彤的身子抖了抖,她的脸色变得煞白,根本不敢跟陈朝江对视,似乎站在她面前的不是陈朝江,而是来自地狱的鬼怪!

“你去周雄那里干嘛了?”陈山河脸色阴沉:“现在风声这么紧,你可别乱来...要不然,连我也保不住你!”

“爸你放心好了,我有分寸。”

陈朝江随意的将盒子递给陈山河,说:“只是一点点教训而已。”

陈山河将信将疑的把盒子打开,当看清盒子里面东西那一瞬间,我明显看到陈山河抖了一下,他好悬没把盒子直接扔出去!

“啊!”

毛夏彤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她脸色更加惨白,捂着嘴躲到一旁,整个人摇摇欲坠。

他们有这样的反应,我并不意外。

我离的很近,所以盒子里面的东西,我也看清了。

就算是我,看到那东西的时候,也不禁一个激灵!

在盒子里面,装的是一根手指!

一根鲜血淋漓的手指!

如果只是根手指的话,见过大风大浪的陈山河也不会那么惊讶...

他这辈子经历过的人命都不知道有多少,仅仅是根手指,不可能会让他如此失态。

我看的很仔细,这手指的断面并不整齐,不像是被锐器直接切断的。

手指的断口处,遍布着啃噬的痕迹。

这根手指,倒像是被人活生生咬下来的!

我看向斯文秀气,不说话的时候像是偶像明星的陈朝江,难道,这根手指,就是他从周雄身上咬下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