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9章 另眼相看/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晴粉嫩的嘴唇微微张开,那始终雾蒙蒙没有表情的眼神也终于多了些惊愕。

也许已经很久没人在她面前这样说话了...

“你,说什么?”

她大概以为自己听错了,略带惊讶的问。

“说他在放屁啊。”我理所当然的说。

电视里面主持人的话还在继续:“我们应该继续帮助你的母亲从麻将桌旁边离开,生活如此美丽,要让她接触到更多更快乐的事情。”

“你看。”我伸手指了指那个侃侃而谈的主持人:“像这种话都能说得出口,不是放屁是什么?”

“这些,有问题?”孙晴蹙了蹙眉。

“怎么没问题?”我摊了摊手说:“这种三观,简直歪到炸裂!”

“我始终认为,爱应该是件相互的事情。”我声音平淡,语速也不快,但每个字都特别清楚:“他上电视节目来问自己怎么让母亲远离麻将桌,可如果是他小时候,他母亲会不会上节目来问怎么让自己家的小孩子不要撒尿和泥?当然不会,母亲只会笑着让他玩,最后再帮他洗好脏衣服。”

“等到他大一点了,假设他喜欢看球,他想要看一场球赛,为自己喜欢的球星加油喝彩,他母亲会不会制止他。我想大概率不会,他母亲更可能的是为他准备好啤酒小吃,让他看球看的更舒服一点。”

“难道你会觉得,撒尿和泥或者是看场球赛,就真的比打麻将更加有意义一些?爱这件事情,不是按照我们想要的方式来表达,而是更应该看重对方,所以...多想想自己的父母想要什么吧,而不是一味的以自己的角度来想问题,再说出这种感受更多快乐的屁话...我想,对自己父母而言,没有什么比子女能陪在身边更快乐的事情了。”

当我说完这番话的时候,孙晴久久没有说话,她一直盯着我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呵呵。”

过了好半天,孙晴才发出两声轻笑,用春葱般的细指点了点我:“你...有点意思。”

说完,她就转过了头,换了一个讲烹饪的节目,继续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直到秦澜端着盘子走出来,她都没有再跟我说过一句话。

“快来尝尝,我弄了红豆冰和双皮奶。”

“哎呦,小姑娘手真巧!”孙晴眯着眼睛,微笑着说。

她的口音里面带着云州人特有的味道,舌头有点卷,儿化音很重。

在云州待了四年的我,再次听到熟悉的口音,还真有点亲切。

“晴姐,快吃吧。”秦澜把双皮奶递了过去,又自己动手挖给孙晴吃。

要不是我知道孙晴以前结过婚,还单单只是为了爱情才结的婚,我八成会以为孙晴喜欢的是姑娘。要不然,她对我们这种态度也太截然不同了。

“晴姐你先吃着啊,我跟他说点事儿。”

秦澜突然拉着我的手,将我拉到了另外一个房间。

“干嘛这么神秘兮兮的。”

秦澜小声的说:“刚才你和晴姐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这次赚了你知道嘛?”

“赚了?”我有点迷糊:“我怎么感觉...我把她得罪了啊,我毫不客气的怼了她一通,就这样还赚了?赚哪儿了?”

秦澜用手在我胸口点了点:“你不是圈里的人,可能不太了解,你知道晴姐最大的爱好是什么嘛?”

我老实的摇了摇头。

“晴姐最喜欢的,就是打麻将?”

“啊?”我有点愣神,以孙晴的年纪看,好像她的爱好不太应该这么接地气...而且云州人,又不像蜀州那边,似乎打麻将的风气没有那么重啊。

“一般人都不太清楚,只有亲朋好友才了解晴姐这个爱好,她超爱打麻将的,有时候玩起来都能玩通宵!你知道最有意思的是什么嘛,又一次晴姐跟程涛一起打,程涛你知道吧,就是前一阵子刚拿了影帝的...程涛开玩笑说晴姐打牌有点臭,晴姐当时就急了,她跟程涛说,你可以说我唱歌难听,可以说我演技不行,就是不能说我打牌太臭!这把程涛吓得,那表情可有意思了...”

听到秦澜说这话,我不禁也有点想乐。

我还真没想到,就孙晴那性子,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我想象了一下孙晴那仙气十足的样子,却说出这么接地气的话,我就忍不住捧腹。

“所以啊,你刚才替打麻将的说话,晴姐肯定对你有好感。”

“好感不好感的,跟我也没太大关系。”我斜靠着门槛:“那么大个明星,跟我的交集能有多少,说不定今天我走出这个门,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呢。”

“看你这话说的,那我还是明星呢!”秦澜白了我一眼,说:“你以后还想跟我没交集么?”

“你不一样。”

“哪儿不一样。”

“反正就是不一样。”

秦澜那双大眼睛眯着,侧头看着我,笑容很是微妙。

我们这边还在对峙着,外面突然响起了孙晴的声音。

“你们还不出来,我可就都吃光了啊,到时候可别怪我不给你们留!”

孙晴突如其来的话将我们之中那种微妙的氛围打破,秦澜瞟了我一眼,嘴边轻飘飘的吐出两个字:“出息!”

说完,她就哒哒哒的跑出了门:“来了来了,晴姐给我留些。”

我们几人吃完甜品,接着一起在沙发上躺尸。

本来我想着秦澜来了,聊天的氛围会热闹些,可是没想到,孙晴还是那么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电视。

就在我以为今天这一晚上都会这么过去的时候,孙晴却突然开口说了话。

“哎澜澜,咱剩下那人到底什么时候来啊,我等的好无聊!”

恩?

剩下那人,什么意思?

“快了快了。”秦澜笑眯眯的说:“他应该就在路上了,沪上就是这样不好,总堵车。”

“那你催催他啊,这眼看着都快晚上了,他要是再晚点来,咱们还能打多久!”

“行,我这就催他...”

我这才恍然,合着这么半天,孙晴都在等着人来陪她打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