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7章 狮子与野狗/女子监狱的男狱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凯文张眉窄目狭,一看就不是那种心胸开阔的人,睚眦必报是肯定的了,看他说的那些话,他这次是彻底的将我恨上了。

我听余筝说,他好像有点背景,在时装周那里也有点权利,估计过几天的时装周,我们可能参加不安稳了,不知道他会弄点什么幺蛾子出来报复我。

凯文张离开后,秦澜开始收拾起了地上的烂摊子,我刚刚走过去帮忙,秦澜就将我推开,她斜了我的胸口一眼,说:“你过来干嘛,先去把衣服换了吧,在这儿显摆你的胸肌么?”

“换衣服?”我怔了怔:“我哪儿有衣服可以换,我只穿了这一件衬衣啊。”

“算了,你先穿我的吧,就在卧室衣柜下面第二层,里面有洗好的T恤,都是宽松版的,你应该也能穿。”

“我进你卧室自己拿东西,不好吧...”我故意装模作样。

“德行,赶紧去!”秦澜白了我一眼。

在起身的时候,我偏头看了孙晴一眼,她正在哪里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俩,翘着两条又长又直的白嫩大腿,小巧的纤足套着拖鞋一晃一晃的,好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似得。

她那眼神看的我有点心慌,我连忙一头钻进了秦澜的卧室。

秦澜的卧室有股淡淡的清香,不像是香薰放出来的,也不像香水的味道。

以前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很多女孩子都有体香,后来跟李然谈论过一次这个问题,他不屑的撇撇嘴告诉我,说那是化妆品腌入味儿了。

走到衣柜前,我按照秦澜说的拉开那层衣柜,里面果然叠放着好几件同样的体恤。

这些,应该是秦澜懒得换睡衣时充当睡衣穿的吧,那岂不是说...

她平时在家的时候,是不是只穿着这个?

我的目光不禁又向上一层看去,刚才拉开柜门的时候,不小心带出来了一点,透过那乍露的缝隙,我可以依稀看见里面各种的蕾丝材质的东西...

这个,难道是内衣?

看着这些东西,我难免有点心猿意马了起来。

晃了晃头,我将心中某些不可言喻的变态想法甩到一旁,正准备换衣服的时候,却突然发现,秦澜正站在门口笑盈盈的看着我...

我登时老脸微红,说不出的尴尬。

偷看人家内衣被人家抓了个正着,简直没有比这更尴尬的事了...

幸好我这脸皮也是久经考验,不是前些年那纯情小男生可以相提并论的。我干咳了两声,面不改色的冲秦澜说:“你别误会,我就是顺手给拉开了,真不是故意的。”

秦澜翻了个白眼,嘴角噙着笑:“你想看就看呗,谁还不让你看了么,再说你又不是没看过。”

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她的话又让我想起年少轻狂的那些日子,那些对异性身体极为好奇的日子...

那段时间里,我们两个人也没少在对方身上探索,满足对方的好奇心。

“怎么样,好看么?”秦澜继续挑逗我:“你没拿出来闻一闻么?”

饶是我这久经沙场的脸皮也经不住这么摧残,我连连告饶,秦澜这才放过我。

“我要换衣服了,你不出去么?”

我做出要脱衬衣的样子。

“出去干嘛,你那几块肉我都看八百回了。”秦澜大眼睛转了转,说:“不过,你的魅力还真是不减当年,我记得以前就总有小女孩儿给你递情书,现在就连晴姐都抵抗不了你的魅力,我看她刚才看你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你可别乱说。”我连忙拦住秦澜:“人家就在外面坐着呢,让人家听见多不好啊!”

“没事,晴姐洗澡去了。”秦澜将一缕头发缠在手上绕着:“里面水声大隔音好,她听不见的。”

“得得,算我怕了你好吧。”跟女人讲道理是最不理智的事情,所以我明智的选择了放弃。

其实最主要的是,刚才秦澜那略带吃醋的语气,让我心里莫名有种甜丝丝的感觉。

秦澜嘴角露出了胜利般的微笑,只有这时,我才能在她身上见到当年那个大部分时间温柔,偶尔作弄我时会露出慧黠表情的小姑娘的影子。

剩下的时间里,她身上都套着一层厚厚的盔甲,这是她保护自己的伪装,同样也是禁锢了自己的城墙。

我心中感叹的同时,已经伸手将自己的衬衫脱下,衬衫下面那钢浇铁铸般线条分明的肌肉也暴露在了空气中。

秦澜的眼神带着几分闪烁,她盯着我的上身,用调侃的语气说:“你这几年...身材好多了啊,平时没少练吧。”

我看着她揪头发揪的都有点发白的手指,故意上下扫了她几眼:“你也一样,比以前强太多了。”

“你给我滚!”秦澜羞怒的一脚踹来,我笑着将她的腿抓住,她穿着睡裤,抬腿的时候宽松的裤腿上浮,我恰好握到了她光洁的小腿上。

那种火热的触感让我们两人同时都怔了怔,我赶忙将她的腿放开,掩饰般的咳了两声。

秦澜也有些慌张,她小巧的耳垂都红透了,看着我的目光闪烁不定。

一阵旖旎暧昧的气息在我们两人之间慢慢飘散,如果不是幸好在外面还有一个孙晴的话,可能今天晚上真会发生些什么。

我们两人相对无言,最后还是我先开的口。

“你自己在沪上打拼这一年,一定吃了不少苦吧...我来的路上司机都跟我说了,说你就住这个小区,他们司机圈都传遍了,说你情愿自己一个人打车回来,也不让别人送你,你这样...是不是太危险了。”

“危险?”秦澜嘴角露出一丝微嘲的笑意:“让那些人送我回来才更危险,你是没看见他们的眼神,都恨不得立刻将我脱光衣服吃干抹净,都想抢着当我的金主儿,呵,男人...”

我顿了顿,慢慢的说:“你就没想过...先找个看的过眼的,保护保护你...”

秦澜抬起头,眼睛直视着我,那眼神里面包含着的情绪让我不敢继续想深处的意思。

半晌后,她扯出一丝苦笑,缓缓的说:“被狮子保护过,谁还能看的上野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