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冲破围堵[三]/抗日猛虎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奉命在凤形山抢修工事的二个团国军,工事还没修好,就发现了赶到的新四军。二名团长也顾不上再抢修工事,命令士兵们赶快进入修了一半的阵地。右边凤形山主峰这里地势相对险要一些,带兵的团长仗着地形心里还并不是很紧张,可左边二个高地上这名团长,看着修了一半的工事和并不难攻的地形,心里又是担心又是紧张。

不过这二位团长都没想到共军进攻之前会有这么强大的炮火轰炸,这顿炮火打破的不仅是阵地上的工事,还有官兵的士气和信心。川军在抗战中的确是一支不怕牺牲,作风顽强的军队,可他们的武器装备实在太差,一个一千多人的团,别说火炮了,就连重机枪也没几挺,士兵手中汉阳造步枪就算是好枪了。

这样的武器装备,别说是王海涛的部队,就算是比起新四军的装备都要差上一大截。为了尽快拿下凤形山阵地,王海涛也顾不上川军的伤亡了,七十门廹击炮十分钟的齐射,就打出去几百枚炮弹,把川军的阵地给犁了一遍。

炮火向前沿伸时,独立团的一营和二营就开始向前运动,炮声一停,走在最前面的一营一连一百多名官兵,离川军阵地前沿只有不足一百米的距离。也就是地形上不利于进攻,向上仰攻时发起冲锋时间会更长一些,要是在平地上,这点距离十几秒钟就足够官兵们杀进守军阵地了。

一连向上冲了二、三十米,就有反应过来的守军开枪阻击,稀疏的枪声在守军阵地上响起。当一连又冲上去二十米后,守军阵地上仅有的轻、重机枪也响了起来,扫射过来的机枪子弹让一连士兵连续倒下好几个。黄桂忠看守军开火阻击,并且轻、重机枪对进攻的战土构成了危胁,马上命令重机枪掩护射击。

独立团光是重机枪就有几十挺,这集中起来一开火,密集的子弹打的阵地上守军连头都抬不起来。一营官兵趁机攻到了守军阵地前沿。见部队接近了守军阵地,重机枪手怕误伤了自己人,都抬高了枪口,不过现在就算没了重机枪的掩护和压制也不要紧,一营官兵们掏出手榴、弹,对着守军阵地里就扔出了一轮。

手榴、弹的爆炸声中夹杂着守军士兵的惨叫声,同时阵地上枪声更加稀少,一营官兵趁机一口气冲上了阵地。一营长冲进了阵地一看,眼前的惨状让他也暗自心惊。阵地上到处是尸体和伤兵,还有部分守军在一营官兵的枪口下放下了武器,垂头缩在一边。

这些守军可不是小日本,那也是中国军人,他们只是因为高层的野心而沦为了炮灰和牺牲品,冲上阵地的官兵完全没有了胜利的喜悦和兴奋,对那些逃走的士兵也没了追击的想法。这么短的时间就结束了战斗,这倒是让观战的王海涛有些惊讶。

不过王海涛在听了前来报告的战士报告完情况之后,也沉默了下来。这里战斗结束之后不久,左边高地的枪声也停了下来,黄玉庭也派人来向王海涛报告,阵地上的守军抵抗了一阵后就全部后撤,部队己经全部占领二个高地。接到黄玉庭报告的王海涛己经站在了夺下来的阵地上,正指挥自己手下的医护人员抢救伤员。

过了一会,一名川军营长被带到了王海涛面前,这名川军营长腿部受了轻伤,没来的及逃跑,被抓了俘虏,这名营长被带到王海涛面前时,还是有些不服气的样子。王海涛问道:“你们是一四八师的人吗?最高指挥官是谁?”

这名营长头一拧,用四川话回道:“老子才不会告诉你,要杀要剐随便你,老子出川时,就没想着能活着回去!”王海涛还没什么反应,身边的警卫火了,掏出手枪骂道:“你小子他妈的敢这么和我们军座说话?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崩了你!”

王海涛压住了警卫抓枪的手,心平气和的对这名营长说道:“我是国民革命军九十军军长王海涛,你们师长应该是知道我的,说实话,这场仗我根本不想打,同室操戈非我所愿。但为了保住新四军我只能动武了。这事你是负不了责的,所以我想和你的负责人谈谈。”

王海涛报出身份时,这名营长就吃惊的张大了嘴,王海涛说完这名营长马上就问道:“你说你是谁?九十军王军长?王军长的身份你也敢冒充?别说王军长现在还在广西,不会出现在这,就凭王军长说过枪口决不对准自己人这一句,他也不会对我们动手的,你还想把污水往王军长身上泼?”

这名营长的声音很大,周围川军士兵听了他的话,也都把鄙夷的目光投向了王海涛身上。王海涛被说的脸上发烧,答道:“这里面是有些误会的,和你说不清楚。这样,我写封信给你们师长,请你帮我转交。另外此处战死或伤残的川军弟兄,我会每人发给一百块大洋的抚恤金,我王海涛说到做到,还请大家相信我。”

这名营长又惊讶的问道:“你真的是九十军的王军长?”见王海涛郑重的点头后,立刻立正敬礼说道:“国民革命军五十军第一四八师一零八旅三三四团二营营长刘民生见过王军长。”王海涛回了军礼后,刘民生接着说道:“王军长,我们接到的命令是阻止反叛的新四军部队向江北逃窜,根本不知道对上的是王军长的部队,否则我们是不会来打这一仗的。”

王海涛点了点头说道:“这里是有些误会,你们师长是谁?我写封信给他,请你帮我转交一下。”刘民生答道:“我们师座是刘儒斋将军,请王军长放心,我一定把信亲手转交给我们师座。”王海涛又点了点头,拿出纸笔开始给刘儒斋师长写信。

在王海涛写信的时候,独立团的官兵和川军一起把战死官兵的尸体进行掩埋,又整理了战死官兵的姓名、家庭住址,以便日后发放抚恤金。王海涛写完信交给刘民生,让刘民生带着川军和伤员一同离开,并再次承诺回到广西后就会把抚恤金寄给战士官兵家里。

刘民生他们离开以后,王海涛没有让部队继续前进,而是选择了就地扎营。有了凤形山这样的地型在手,王海涛也不怕国军会来夜袭,安排了警戒部队后,王海涛又来到叶挺军长这里,把情况告诉了叶挺等人,并建议新四军也扎营休息,等天亮后看看一四八师的反应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也是对王海涛的信任,叶挺等人同意了王海涛的意见,新四军也在凤形山脚下扎营休息。再说刘民生领着这些川军一路不停的赶到了马衙镇,镇内旅长何正良正为新四军的强大而烦心,听报刘民生回来了,马上让刘民生来见自己。

当刘民生说出和自己开打的部队并不是新四军,而是九十军王海涛的部队时,何正良和逃回来的二名团长都惊呆了,半天三三四团团长才说道:“奶奶的,老子就说新四军哪来的这么多火炮吗?原来是九十军的部队,老子这仗败的不冤。”而何正良却说道:“奇了怪了,九十军的部队怎么会出现在这,还被当成了新四军?难道是黄正华这个龟儿子敢谎报军情?”

何正良在听说王海涛写了亲笔信给刘师长后,不敢耽搁,马上派人护送刘民生回贵池面前刘师长,而自己则命令部队紧守马衙镇,没有自己亲自下令,谁也不许向镇外部队开枪,违者马上枪毙!”时间不长,和自己交战的并不是新四军,而是大名鼎鼎的九十军之事,己在川军中传开,这下川军官兵更是没了一点动手的想法。

刘民生连夜赶回贵池,并求见刘儒斋师长,刘儒斋此时己睡下,听说前线来人有急事求见,便穿衣下床,在厅房中召见了刘民生。刘民生把情况一五一十的对刘儒斋说了一遍,并双手奉上王海涛的亲笔信。刘儒斋在得知自己的部队和九十军王海涛的部队打起来后,立刻倒吸了一口凉气,接过王海涛的亲笔信时,也觉得这封信有千斤重。

刘儒斋打开了信件,认真的看了起来。信件内容不多,王海涛的语气也很客气,大至是告诉刘儒斋,新四军曾经也是自己手下的一支军队,现在正是外敌入侵,大敌当前之时,做为一名爱国军人是不希望看到同屋操戈的事情发生的,因此自己将会带部队护送新四军渡江北上。希望刘儒斋师长看在同为中国军人的份上,放开道路,让新四军顺利到达江边渡江北上。

信中王海涛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新四军的事自己是一定会管到底的,前面就是有刀山火海,自己也要带着部队闯上一闯。这封用词客气,但内容强硬的信让刘儒斋心情十分复杂。九十军的赫赫威名以及军长王海涛的有情有义在川军中是有很高的口碑的,并且王海涛九十军中的一个主力师还是由川军改编过去的,二名旅长和刘儒斋或多或少都有些交情,出于内心来说,刘儒斋决不想和九十军的部队战场上相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