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八章 救援樟树【十六】/抗日猛虎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井出铁藏中将发出求援电报之后,等了半天才收到了第一一六师团师团长武内俊二郎中将的回电,这封回电让井出铁藏中将吃惊的几乎难以相信。原来电报中武内俊二郎中将告之井出铁藏中将,第一一六师团驻守的东门和北门阵地,同时遭到支那主力部队的攻击,北门还可以支撑,东门阵地己快要被支那部队攻破,现在一一六师团实在无力增援他们。

看完电报井出铁藏中将把电报递给身边的吉田荣治郎大佐,疑惑的问道:“吉田君,东门和北门怎么会同时出现支那人的主力部队?难道前来增援樟树的支那部队不止有我们眼前的这一支?情报部门怎么会没收到一点报告?”

吉田荣治郎大佐飞快的看完电报,小心的答道:“师团长阁下,支那军队大规模的调动是瞒不过帝国情报部门的,支那人一向狡猾,这会不会是支那人的疑兵之计?”井出铁藏中将想了一下说道:“武内君也是帝国名将,应该不会把小股支那军队的袭扰当成主力部队的进攻,再说小股部队的袭扰是不可能攻下东门阵地的。”

吉田荣治郎大佐一听,皱着眉头说道:“如果真是支那人的主力部队,那形式可对皇军大大的不利,现在这种局面还要师团长阁下早做决断才好。”井出铁藏中将也皱起了眉头思考了起来。过了好一会,他才对吉田荣治郎大佐说道:“命令第二一二联队后撤至第三道阵地,和第三十二联队一同死守阵地。至于一一六师团那里,再给武内君发电报,要武内君务必守住东门和北门阵地,另外要严防城内支那部队趋机突围。”

井出铁藏中将让二一二联队后撤的命令可谓是及时雨,帮了惠藤四郎大佐一个大忙。在接到后撤的命令之前,第二一二联队己经完全处在了被动挨打的地步,整个联队在八七七团和八七八团连续不断的攻击之下,己是只有招架之力,尤其是来回突击的那些战车,在阵地上就是无敌的存在,凶悍的火力大量的收割着日军士兵们的生命。

中国军队不到迫不得己时,根本不与日军展开肉搏战,而是把王海涛火力至上的要求发挥的淋漓尽至。冲、锋枪、驳壳枪、轻机枪甚至是半自动步枪,都不停的喷吐着火舌,把迎面冲上来的日军打的一片片倒下。在无数自动武器的打击下,局部的日军己经开始了溃败。

如果后撤的命令再不传达下来,为了守住阵地,惠藤四郎大佐就要率领着自己的卫队冲上去,以堵住溃败后退的士兵。那样二一二联队或许就会全军覆没在这块阵地上。现在有了撤退的命令,惠藤四郎大佐不由的长出了一口气,能活着谁也不愿去送死。很快撤退的命令就由惠藤四郎大佐这传达了下去,他手下的部队也边打边撤,渐渐与中国军队拉开了距离。

日军刚一后撤,吴志军和齐宣二位团长就发现了不对,按说现在部队应该紧紧咬住后撤的日军,一鼓做气彻底击溃他们,可是这一场激战下来,不仅部队伤亡不小,战士们的体力也到了极限。更重要的是战士们手上弹药己经不足,战车的油料和弹药也急需补充。

仗打到这个份上,一连攻占了日军两道阵地,唐羽对手下这两个团官兵们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不等唐羽下令,韦烨己经率领着刚编组出来的两个营官兵和八七九团一起,携带着弹药、油料等补给到达了刚攻占下来的阵地。

阵地上除了担任警戒任务的战士,其余的官兵们不是在抢救伤员就是在打扫战场,阵地的一边己经堆起了大批刚缴获的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这些缴获的战利品和伤员,马上会有后勤处派人运送到后方。战场上突然沉寂下来,双方士兵隔着五百米的距离对峙着,日军固然不敢发起反击,四六二旅一时间也无力继续发起攻击。

四六二旅的指挥所里,唐羽正在思考着下面的攻击该何时展开,自己手上能战斗的兵力还有多少,就听门口的卫兵们一连串的立正敬礼声,就在唐羽愣神时,王海涛和李长武己经走了进来。日军飞机轰炸刚一结束,王海涛在指挥部里就坐不住了,各处的情况不断的有人向他报告,可王海涛还想亲自去巡视一下。

在看了几处重要部门都在飞机轰炸中安然无恙后,王海涛放下了心,因离四六二旅的指挥所不远了,王海涛便和陪着他巡视的李长武一道,来到了唐羽的指挥所。见王海涛和李长武都来了,唐羽既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这场战斗是他升任旅长后,指挥的第一次大战,又是一场至关重要的战斗,虽然明知到目前为止,战斗进行的还算顺利,而自己也没出什么差错,可面对王海涛的到来,唐羽还是感到了紧张和压力。

王海涛最关心的还是部队的伤亡情况,唐羽在向王海涛他们汇报了战斗进展的情况之后,特意报告了八七七团和八七八团的伤亡情况。得知现在这两个团的伤亡都在三分之一左右,王海涛还是暗自松了口气。这样的战斗,想不伤亡就赢下日军,是不可能做到的事,面对日军一个师团,四六二旅能做到这样,己经是不容易的事,王海涛也不会毫无道理的去训斥唐羽。

唐羽见王海涛和李长武并未对自己有什么不满,这才暗自松了口气。只听王海涛对李长武说道:“现在是让唐鸿明他们动一动的时候了,马上给唐鸿明发电报,命其在一个小时之后,派部队对南门日军发起攻击。”李长武应下后转身离开。

王海涛这时又对唐羽说道:“唐旅长,我给你一个小时的修整时间,一个小时之后,你们旅也要对日军后面的阵地发起攻击,两面夹击之下,我倒要看看这个第三十二师团还能不能支撑下去。”唐羽立正后大声答道:“是,司令!四六二旅保证在一个小时之后,对日军阵地发起攻击。”

樟树城内,二一零师指挥部,师长唐鸿明、四六零旅旅长韦斌、受了轻伤后吊着一只胳膊的四六一旅旅长刘明德、四六三旅旅长韦二喜、152重榴、弹炮团团长韦志远,以及所有没受伤的团级军官坐满了会议室,早上知道四六二旅己经开始向南门外日军阵地发起攻击后,大家就都等在了会议室内。

王海涛的电报中清楚的命令二一零师集中一批重装甲部队和一支有战斗力的部队,准备随时听命冲出南门,夹击南门外的日军。现在部队己经集结完毕,不过让唐鸿明纠结的是,明知东门和北门都有部队在向日军发起攻击,自己是只按司令命令的出南门攻击日军,还是从三个门同时出击攻击日军。

二一零师和四六三旅经过这段时间的休整,部队己从失败的影响中走了出来,现在他们的战斗力并不弱,可用的兵力也超过了一万人马。只是因为补给不足,尤其是油料的不足,还有大量伤病员的拖累而无力突围,要说出城夹击日军,就算是三个城门同时出击,兵力也是足够。

就在会议室里众人还在争论着只从南门出击,还是三处城门同时出击时,王海涛出击的命令用电报传达给了唐鸿明,会议室里的人精神都为之一振。唐鸿明也下了决心说道:“现在不是再争论的时候,我命令:四六零旅旅认韦斌率领八七二团、八七三团守卫东门,可视情况发展,自行决定是否出击。

韦二喜旅长,你率领四六三旅守卫北门,一样可视情况自行决定是否出击。刘明德旅长留守城内,协调各处兵力。我将亲自率领八七一团和装甲部队从南门突击城外日军。所有火炮在出击前二十分钟,对南门外日军阵地进行覆盖性轰炸。”

唐鸿明的话刚一说完,韦斌和韦二喜几乎同时站了起来,韦斌先说道:“师座,还是让我率部从南门向日军发起突击吧,师座是最高指挥官,不可轻动啊!”韦二喜也说道:“是啊,唐师长不可轻动啊!如果唐师长相信我韦二喜,我愿率领四六三旅从南门突击日军阵地。”

唐鸿明苦笑了一下后说道:“都别争了,我之前犯下了大错,以至于损兵折将,还把部队陷入这样的境地,此战之后,我会向司令请罪,在此之前,我将会用行动来将功补过,这个机会大家就别跟我抢了吧。”唐鸿明的话让在坐众人心都往下一沉,此战之后,王海涛会怎样处置唐鸿明谁都猜不出来,不过他这个师长肯定是当不成了,现在也是唐鸿明唯一能将功补过的机会,众人自是不愿再和他去争。

韦斌和刘明德知道唐鸿明的决心己下,只能说道:“师座,您千万多加小心,此战之后我们都愿在司令面前请罪,之前的失利罪也不全在师座身上。”唐鸿明再次苦笑了一下说道:“战斗失利,损兵折将,我这个最高指挥官罪责难逃,你们的心意我领了,此事战后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打好眼前这一仗,我们要让小日本知道,二一零师并不是软柿子!我出击之后,韦斌暂代师长一职,大家都去准备吧,散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