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8 白云城主的挑战书/少年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调侃归调侃,该教育还是要教育的。

青龙元帅把王闹拉到身边,认认真真地说:“闹闹,你是男生,绝对不可以乱掀女孩子的裙子,知道了么?”

王闹毕竟还小,给他讲些深层次的道理他也不懂,只能这样“填鸭式”的教育,让他知道这样的行为是错误的、不正确的。

王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又问:“为什么?”

青龙元帅板着脸说:“没有为什么,因为你再乱掀别人的裙子,一定就会被人家打。到时候妈妈不仅不会护你,还会帮着别人一起打你!”

王闹现在已经快两岁了,虽然很多事情依旧不懂,但是已经能够听懂很多的话。

青龙元帅平时对他应该蛮严厉的,吓得王闹立刻连连点头:“是,妈妈,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会乱掀女孩子的裙子了!”

接着,青龙元帅又指着我说:“这是你的爸爸,去和他问好!”

看到母亲生气了,王闹不敢不听话,小心翼翼地走到我这边来,怯生生地叫了一声:“爸爸!”

我开心极了,一把就将王闹抱了起来,说哎,好儿子!

接着,又在王闹脸上狠狠亲了一下。

王闹的性格还可以,刚见面的时候害羞。熟了以后就好很多了。我和王闹玩了一会儿,便将他交给保姆看管,又回来和怀香格格、青龙元帅说话,我和她们见面的次数不多,也就格外珍惜这个机会。

一直聊到晚上快十二点,我们才各自分别,匆匆离去了。

我找了家酒店暂住,好好洗了个澡,将浑身上下都清理干净了,到第二天又买了一身衣服换上,才和刘鑫、一清道人联系。刘鑫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去找他们,这个地址在郊外,我立刻驱车前往,到了地方才发现是个依山傍水的小村子。

我知道,刘鑫和一清道人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这里是个很适合练功的地方,刘鑫刚刚吃下半块长生果,正是功力大进的好时机,肯定不会错过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找到他们所住的房子以后,我推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宅院,自带一个大院子,还有三间普通瓦房。我进去的时候,刘鑫正缩在一角练功、运气,看他满头大汗、面色潮红,显然正在一个关键时刻,所以我也没有去打扰他。

一清道人则在院中练剑,他还穿着那身八卦道袍,舞起剑来白色的须发迎风飘扬,整个人看上去仙气飘飘,确实有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一清道人和刘鑫都很投入,所以我也没有说话,而是默默走到一边练功去了。

我很娴熟的引导天地之气进入体内,接着开始一个又一个穴道的穿过,到达第四十一处穴道时,便全神贯注地开始突破第四十二处穴道。长生果当然是很有用的,我才吃下去不到两天,就感觉浑身上下热乎乎的,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急需找到一个口子发泄,这个口子就是第四十二处穴道。

这种感觉,我以前是有过的,就是刚吃下提气丸的时候,也是浑身上下都热乎乎的,体内的暗劲蓬勃、生长、乱窜,需要一个地方安置。只是,长生果的效用比提气丸大的多了,我真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炸了。如果再不妥善处理这股暗劲,真有可能爆体而亡。

我小心翼翼地引导着这股澎湃的气体,一次又一次试探着冲刺第四十二处穴道。

痛苦,当然痛苦,未能冲过的穴道,本身没有受到损伤,左飞也就并未帮我修复,所以冲刺起来也就无比痛苦。很快,我就和刘鑫一样了,

满头大汗、面色潮红,就看能不能顶过这一阵了。

顶得过,就突破了;顶不过。就原地踏步。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凄厉的惨叫突然响起,

刘鑫终于忍不住了,躺在地上打起滚来,一声又一声地哀嚎着。

我和一清道人都无动于衷,我继续运我的气,他继续练他的剑,因为这种情况,我们已经司空见惯。不敢说龙脉图是整个江湖的顶级功法,但是绝对能够拿得上台面了,普通武者拥有龙脉图后能够很快提升实力有所得,就有付出。代价就是这常人难以容忍的痛苦。

不用多久,我也痛得惨叫起来,一样在地上打滚、翻腾。

这种痛苦,真的很难用文字去描述,绝对是人捱过一次就不想再捱第二次的,能坚持练龙脉图的也是人群中的佼佼者。刘鑫已经是公认的天资一般、自己也不愿很努力的人,但他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和刘鑫各自躺在地上打滚,一清道人始终无动于衷,面无表情地练着他的剑。

整整一个星期,我们就是这样熬过来的,时不时就要痛得躺在地上打滚、哀嚎。一清道人也始终练着他的剑,没有问过我们半句。这期间里,有时候是刘鑫做饭,有时候是我做饭,吃饭的时候我们也零交流,各吃各的、不发一语,吃过饭后又各自练功,谁也不会说话。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个星期以后,我和刘鑫分别突破了一处穴道。

第四十二处穴道突破以后,一种全新的感觉在我身上出现,像是获得重生、脱胎换骨一样,让我觉得十分痛快。我觉得我再和巴图打,一定能够轻轻松松就胜过他,不会再那么吃力了。

即便如此,我也没有松懈,而是继续冲刺第四十三处穴道。

因为一清道人说过,服下那半块长生果后。

我至少可以连续突破两处穴道,我是绝对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再痛苦也会坚持。

于是,一轮新的冲刺又开始了

具体过程也不用再赘述了,总之就是和往常一样痛得要死,但我一次也没放弃过。第四十三处穴道,显然比第四十二处穴道难得多了,这次花了整整十五天才突破过去,一点都不夸张地说,差点累脱我一层皮!

第四十三处穴道突破以后,我明显又到了一种全新的境界,比之十多天前还要更爽,身轻如燕、力大如牛就不用说了,这是每次提升都会体会到的感觉。我试着外放了一下暗劲,竟然能在我的身体四周形成一层薄薄的膜,虽然肯定还不至于能够挡住刀剑之类的,但也有一点点“铠甲”的雏形了。

不谦虚地说一句,让现在的我和千虫君子去斗一斗,都未必会输啊!

这半个多月以来,我们三个几乎什么都没去干,就是每天窝在院子里面练功。我已经连续突破两处穴道,体内那种澎湃勃发的感觉也消失了,显然近期不会再有什么突破了,现在终于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

至于刘鑫。仍旧在努力突破下一重穴道,每天没少打滚、没少喊叫,但就是突破不了,急得他也直冒大汗。

我也看不下去了,就过去指点他,传授一些我的经验,看能不能帮上他忙。

但说实话,练功这种东西,永远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该传授的东西都传授了,奈何每个人的天资不同,勤奋程度也不同,最后效果也就不同。同样的老师,一个班里的学生还参差不齐,更别说我们这种练功的了。

所以教是教,具体能否突破,还得看刘鑫自己,吃了半块长生果,总得有点用吧?

因为我暂时没什么事,就包下所有吃饭、洗碗的活儿,给一清道人和刘鑫创造一个好的条件。半个多月以来,一清道人一句话都没和我们说过,就是每天练剑、练剑、练剑,也没见他静下心来练练龙脉图什么的。

不过他自己也说了,完全靠自己的能力已经无法突破第四十八处穴道了,除非有特别的机遇或是神奇的灵药辅助才行。这样的灵药,连陈老都无法提供,只能靠一清道人的运气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也觉得有些愧疚,毕竟一清道人如果不把长生果给我和刘鑫。

他还是有机会能够达到“大圆满”境界的。

一清道人无法突破龙脉图第四十八处穴道,只好在剑道上下功夫,但他的剑法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根本无法再往前逬一步了,每天练习也是巩固而已,干我们这一行的,一天不练就会退步。

刘鑫迟迟无法突破,一清道人又整天沉言寡语,我一个人也挺无聊,便研究起一清道人的剑来,虽然我不指望能打得过他,但是了解一下也没什么,或许将来就派的上用场呢?

结果这一看不要紧,直接把我给惊到了,因为我发现一清道人在练剑的过程中,手脚都会微微发抖,导致剑也很抖,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我的心里觉得奇怪,不知一清道人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有什么病,帕金森什么的?

练功之人就这点苦,练得再高、再强,也抵不过生老病死,该老的还是要老,该病的还是要病。

我悄悄地问刘鑫:“这是怎么回事?”

刘鑫叹了口气,说道:“师父在怕!”

怕?

一清道人也有怕的东西,而且是怕到发抖?

我很吃惊,又问刘鑫:“师父怕什么?”

刘鑫又叹了口气:“上次从凤凰山出来以后,师父就接到了白云城主的挑战书,约好一个月后在清明山巅决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