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4 此行,大凶/少年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完算命老头的话后,我的心中顿时巨震,他承认了华夏风云榜是他排的,就等于变相承认了他就是“抚琴的人”的事实啊!

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来无影去无踪,龙组也始终寻觅不到的“千算子”抚琴的人,竟然就在这小小的白云城中,堂而皇之地在街上摆摊算卦!从白云城主之前和他的对话来看,千算子应该不是第一天在街头摆摊了,这家伙也是国家S级的通缉犯啊,抓到就是杀头、击毙,竟然如此胆大包天!

更可怕的是,我和他从来没见过面,他竟然开口就威胁我说下次华夏风云榜不排我了,明显知道我的身份,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这人到底什么来头,难道真是个活神仙,能掐会算?

我相信民间一定有那种不世出的高人,知晓未来过去、精算前世今生,但让我相信眼前这个面容猥琐的老头就是那种高人,心底实在无法接受。还抚琴的人呢,他那样子哪里像个抚琴的了,拉二胡才符合他的形象嘛。

总之,好不容易撞到这家伙了,我得想办法向龙组报个信才行,好将这家伙绳之于法。至于什么华夏风云榜的,我才不在乎呢,千算子不是号称不排公门人物的嘛,他这么能掐会算,难道看不出来我是公门的人?

看来他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厉害嘛。于是我就不再说话了,而是悄悄把手伸进口袋里面,给万毒公子编辑短信,告诉他干算子的位置,让他通知附近的龙组成员,迅速来抓此人。千算子以为我被吓住了,乐呵呵地将那一千块钱都收下了,包括白云城主和白嘉俊的那把零票,也都被他概塞到了口袋里面。

接着,算命老头才重新拿起签筒,“哗啦啦”地晃了一阵口中还念念有词。

不一会儿,他从签筒之中拿出一根竹签,说道:“算黑枪的位置是吧,别着急哈,我给你看看….”

我冷眼看着这个干算子,心想你继续忽悠,我可不信你真能把黑枪的位置给算出来。千算子拿着竹签晃了又晃、看了又看,接着又“嗯、嗯”个不停,最后才指着北边的方向说道:“从这里,走到头,你会找到黑枪。”

真算出来了?

我的心中讶异,因为我实在不信,总觉得他是胡咧咧的。

而白云城主却表现的十分恭谨,微微点头说了一声谢谢,便朝北边的方向去了。

白云城主既然信了,我和白嘉俊也没办法,只得再度跟上。

至于“千算子”抚琴的人,估计也逍遥不了多久,龙组马上就会将他带走。不料,白云城主还没走上几步,身后又传来干算子的声音:“老白,临走,我再给你算上一卦。”

白云城主回过头来,疑惑地说:“算什么卦?”

算算你此行的吉凶。

“我此行的吉凶?”白云城主嗤之以鼻:“对付一个黑枪还扯得上吉凶?”

千算子“啧啧”两声:“老白,你总这么自负,可是要吃大亏的,黑枪既然敢第二次绑架你前妻,怎么可能一点准备都没有白云城主仍旧十分不屑:“随便他怎么准备,我要皱上半下眉头,我就不叫白云城主。”

“有骨气、有骨气!”千算子拍着手:“不过可惜,你此行乃是大凶,你可一定要小心啊!”

一派胡言!对付一个黑枪,竟然还能扯上大凶,我要信你才算有鬼。”白云城主哼了一声,继续往前走去。

白云城主也是很有意思,刚才算黑枪的位置,对干算子表现的无比信任,现在算到他自己的运势,却又说干算子一派胡言。

看来这信与不信,完全要看他对他有没有利。

只是,这干算子确实有点神奇,之前的种种言行让我对他有些改观,虽然我仍倾向于认为他是个江湖老骗子,但对他的话也不敢完全不信。

心想,难道白云城主此行真的大凶?

我忍不住回头看了千算子一眼,就见那个满脸麻子、面容猥琐的老头,看着白云城主的背影长长地叹了口气,接着从桌子下面摸出一把造型古朴的琴来,叮叮当当地抚了起来。

嚯,还真会抚琴!

只是这调子未免太悲伤了一点,本来大年初一的上午热热闹闹,被他这么一搞颇有一点“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感,街上的好多人都忍不住朝他看了过来,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弹这么煞风景的曲子。

就连白云城主都忍不住回过头来。

“千算子,你够了吧?”白云城主不满地说:“我这还没有见到黑枪,你就给我弹这么悲伤的背景音乐,这是要咒我死吗?”

千算子一边抚琴一边摇头说道:“不是要咒你死,而是你此行真的大凶,你不肯听我的,我也没有办法。”

“哼,等我平安归来,再找你算账,让你知道你干算子,也有算错的时候!”

那不行了,弹完这首曲子我就要走,你以后也不会见到我了。”

“为什么?”白云城主一脸讶异。

“还不是那家伙…,”千算子眼神幽怨地看了我一眼,说“他举报了我,一会儿就有人来抓我,不走行吗?”

我的心里砰砰直跳,心想这千算子真是活神仙了,竟然连我干了什么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白云城主也看了我一眼,但他并未表现什么,而是哼了声,转身就走。

我的心中惴惴不安,同样跟了上去。

走出去十几步,再回头看,千算子和他的算命摊子已经不见了。

真乃奇人!

看来龙组这回又要扑个空了。

此时此刻,白嘉俊也不太放心地快走几步,说:“爸,那个千算子真的算得很准吗?”

白云城主板着脸:“不准,他在装神弄鬼而已。”

白嘉俊特别吃惊:“那我们还去找黑枪吗?”

“去找。”

“为什么,干算子不是……”

“千算子根本不会算命。”白云城主冷冷地说:“他只是长了一副好耳朵,可以听到很多人听不到的声音,你看他在那里趴着睡觉,其实整个小城的动静都知道,所以他知道黑枪在哪,我们按照他的指示,一定能找得到人。”

原来如此!

这个世上确实干奇百怪的人都有,有人生来就有一双好眼睛,可以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人天生就有一只好鼻子,什么奇怪的味道都能闻到,有人天生第六感就很强,能够预知很多危险。

有人长了一副好耳朵,当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麦家有本叫做《风声》,里面描写过一个“听风者”阿炳,就有着超乎寻常的听力,无论多么微小的声音都能抓到。想来,干算子和他的能力类似,所以才知道很多人不知道的东西,至于我把手伸进口袋偷偷报信,应该也是他“听”到的吧?

白嘉俊又往前紧跟几步,着急地说:“那……他说你此行大凶,是真的吗?”

“是真的。”白云城主冷冷地说:“千算子既然这么说了,就一定有他的道理,黑枪一定准备了什么东西在等着我。”

“你为什么还去….”

白云城主站住脚步,回头冲着白嘉俊说:“因为那是你妈,是我此生最爱的女人。”

白嘉俊一下愣住,呆呆地说不出话来。

因为这样一句十分感人的话,从白云城主嘴里说出却带着几分恶毒。白云城主咬着牙齿,恨恨地说:“你妈嫁给我的时候,从来没有嫌弃过我穷,顿顿吃馒头咸菜也没说过什么。可是自从有了你,她就完全变了,她说就算我们饿着,也不能让你饿着,就算我们冻着,也不能让你冻着!她开始变得贪慕虚荣,开始变得贪财好利,每天想着法子弄钱,就为了让你吃饱穿暖、有个好的生活环境!你说,你的存在是不是个祸害,是你毁掉了我们之的感情!”

白云城主的价值观,我真的是无法苟同,人家妈妈为了让孩子过得更好,拼命赚钱还有错了?

你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的,养不了老婆、养不了孩子,还有理了?

老婆出去赚钱养家,你不感激就算了,还埋怨丿儿子毁了你们夫妻之间的感情

这世上真是什么奇葩都有!

你想过无欲无求的生活,那就不要结婚,不要生子啊!结了婚、生了娃,又埋怨感情没了,这脑子究竟怎么长的?

这样的人,武功练得再高有什么用,完全就是个垃圾废物!

说真的,要不是我打不过他,真想狠狠一巴掌扇过去!

因为我打不过他,所以只好默不作声。

白云城主继续恶狠狠说:“所以,你最好离我远一点,我看到你就恶心、生气!”

说完这句话后,白云城主转身大步走出。

我以为白嘉俊不会再跟着去了

谁知,白嘉俊在愣了一下之后,突然又大喊了一声:“我告诉你,休想用这种理由把我甩开!”

白嘉俊发足狂奔,追了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