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7 他,新的龙头/少年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在来帝豪会所之前,我也幻想过能见到任雨晴,毕竟以她在帝城的身份、地位,参加这个舞会绝对有资格了。但我既想看见她,又怕看见她,想看见她当然是因为想她,虽然我的老婆多了一点,但是我对她们每一个用都情颇深;怕看见她则是因为担心她和杨少宇一起出现,要是两人挽着胳膊、伉俪情深,恐怕我这颗心脏都受不了。

但我看来看去,也没见到任雨晴,虽然有点失落,但也松了口气。不过,虽然没见到任雨晴,却见到了另一个让我意外的女生,这个女生和我有点关联,同时也是任雨晴的闺蜜。

她,就是尹红颜。

两年没见尹红颜,她出落的更大气了,穿着一身火红色的裙子,再配上她精致的淡妆、白皙的脖颈,显得十分端庄、高贵。在佳丽辈出的舞会之中,不仅没被埋没,反而显得十分出挑,像只高高在上的白天鹅,反把很多名媛比下去了,不少公子哥都注意到她,贪婪的目光汇聚在她身上。

我和尹红颜还是点有纠葛的,最初她是以任雨晴闺蜜的身份出现,在帝城的武道会上频频为我加油,还说为任雨睛有我这样的男朋友而感到开心。我俩也在武道会上比过一次,最终她以一招之差输在我的手上。

本来是挺正常的关系,我们互相尊重、欣赏,可惜后来剧情急转直下,因为她是莲花婆婆的徒弟,而莲花婆婆最大的愿望就是将她嫁给大阎王的儿子。后来确定我就是大阎王的儿子以后,莲花婆婆还特意把她带到我妈身前,说这是我未来的媳妇,让我以后把她接走,关键是我妈还答应了。

我妈不是不知道我的老婆已经不少,但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让我多娶个几老婆,好能光大王家!

毫无疑问,我和尹红颜是没什么感情基础的,最多只是朋友罢了,突然来这么一下,我们两人都挺尴尬,也挺难为情的。好在当时什么也没有说,我就随着我妈走了,并且一走就是两年。

总之,在这遇见她纯粹是个意外,如果我们没有那层“怪异”的关系,我也不介意上去和她打个招呼,顺便问问任雨晴的近况。但正因为有了那层“怪异”的关系,想来我俩之间挺尴尬的,所以就不上去找麻烦了。

不过,我还是没忍住多看了尹红颜几眼,一来这是熟人,二来今天晚上的她确实好看,几乎是整个舞会最耀眼的明星了,偷偷看她的可不止我一个。

尹红颜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她火红色的战服,和那块伸缩自如的红绸,她似乎很爱“红”这个颜色,不光名字里有,生活中也经常和红结伴。但也不得不说,这个颜色和她挺相称的,热情似火的外表之下,一张脸却冷如冰霜,自然而然地让男人起了征服的欲望。

既然是舞会,现场又放着轻音乐,肯定少不了邀请跳舞的环节,于是一时之间上去找她搭讪的人络绎不绝。

那些出身名门、豪门的公子哥,平时过得顺风顺水,一个个自命不凡,觉得没有自己搞不定的女人,于是一个个充满信心、各施手段。

可惜的是,他们全都遭遇了滑铁卢,尹红颜根本就不搭理他们,一个个又像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于是人们不免奇怪,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来头,为何一副高高在上谁都看不起的样子帝城毕竟挺大,顶级的圈子一个接着一个,互相不认识的大有人在,但是经过一番窃窃私语之后,人们终于搞清楚了她的身份,原来她是莲花婆婆的徒弟,还是阴曹宫未来的掌门人,帝城地下世界有名的女魔头啊!

这样一来,敢去找她搭讪的人就少了很多,不过还是有些不怕死的年轻人,想去碰碰这朵带刺的玫瑰花,当然无一例外地丧气而归。

尹红颜好像是一个人来的,反正没看到她和谁一起,独自一人走来走去,吃点这个、吃点那个,时不时看看门口,好像是在等人。总之,舞会之中,没看到她对谁感兴趣的,仿佛所有人在她眼里都不存在。

万毒公子和林婉儿也注意到我一直在看她,忍不住调侃我,问我是不是看上这姑娘了?

万毒公子艳羡地说:“泡妞,我就服王巍,无论多难泡的姑娘,在他这里也是手到擒来!”

林婉儿则说:“拉倒,以前他就是运气好,我不信他这次还能成功!”

他俩只知道我在帝城有个任雨晴,并不知道我和尹红颜也认识,之前武道会的时候,他俩并没观战。

因为大家眼睁睁看着尹红颜拒绝了很多男人,所以万毒公子和林婉甚至打上了赌,看我到底能不能搞定这个女孩。

万毒公子坚定地支持我,林婉儿则不相信。

万毒公子拍着我的肩膀,说兄弟,让我媳妇看看你的本事!

我苦着脸,说拉倒吧,我就是随便看看,真没其他想法。

不管两人怎么怂恿我,我也没有上当,就是不肯上前。至于刘鑫,他才不管这事,闷头吃着水果、喝着红酒,显然还在想着一清道人。

不过说来也怪,我没看尹红颜了,尹红颜倒是频频朝我这边看了过来。要说我长得帅,她看我两眼也挺正常,可我这张王峰的人皮面具只能说是平庸,无论怎么看都是个普通人而已,再说现场多的是潇洒风流、贵气逼人的公子哥,别的不说,就是我旁边的万毒公子,都帅的一塌糊涂,尹红颜看我干嘛?

难不成,她认出我来了?

虽然之前并不缺乏这样的先例,毕竟我只是变了一张脸,身材、气质这东西却没法改变,熟悉我的人还是能看出几分端倪一一但我并不觉得尹红颜有这个眼力,毕竟我俩也没熟到哪去,只是说过几次话而已!

万毒公子也注意到了这个现象,嘿嘿笑着说道:“我估计这个姑娘会儿主动来和王巍搭讪。”

林婉儿嗤之以鼻:“除非她瞎了眼又瞎了心。”

我的心中疑惑,但也有点心虚,避开尹红颜的眼神,低头吃东西去了,将个猕猴桃拿在手里啃着。

尹红颜看我的次数却越发多了起来,眼神之中甚至充满疑惑。

不一会儿,她竟然朝我走了过来。

“卧槽,我就随便说几句的,怎么就成真了?”万毒公子吃惊不已。

“我实在想不通王巍到底有哪里好,怎么姑娘们一个个投怀送抱?”

林婉儿也目瞪口呆。

相比之下,刘鑫淡定许多,仍旧吃吃吃、喝喝喝。

很快,尹红颜就来到我的身前,盯着我的眼睛说道:“你好,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尹红颜是个很大胆的姑娘中有疑惑直接就上来了!

现在我已经能够确定,她确实是看出什么来了,所以才来问我。

万毒公子和林婉儿都看傻了,因为这种搭讪的方法实在太老套了,他们简直不敢相信会从这样一个看似高傲的姑娘口中说出。四周的看客也惊呆了,尤其是那些之前搭讪失败的公子哥们,一样不敢相信他们心中的女神竟然主动向我搭讪。

一时之间,众人又窃窃私语起来,互相探讨着我的身份来历,猜测我到底是哪个达官贵人家的公子。

不过可惜的是,根本没人认识我,我就像是一片空白,没人知道我究竟是谁。

而尹红颜,仍旧一脸疑惑地看着我,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

我当然摇头,故作迷茫地说:“有吗?我不记得见过姑娘。”

我说话的时候,当然也是王峰的声音。

“你很像我的一位老朋友!”

尹红颜直勾勾盯着我的眼睛,她的双眸之中竟充斥着期待、期盼和期望,语气都有些紧张起来:“真的不是你吗?”

我到现在仍旧记得,我妈刚把这张人皮面具交给我的时候,告诉我说虽然这东西可以帮我改头换面,但一个人的眼神是骗不了人的,熟悉我的人可以从我的眼神认出我来。

尹红颜既然盯着我的眼睛,肯定是从我的眼神之中认出了什么。

我不动声色地把脸扭开,说姑娘,你认错人了吧,我真的不记得见过你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否认,如果将她拉到一边坦诚是我,好像也不会怎么样吧;可我就是觉得有些心慌,感觉不好意思去面对她,本能地就摇头否认了。

在我否认以后,尹红颜的双眸之中明显闪过一抹失望,接着她又轻轻叹了口气,低声说道:“不好意思,那是我认错人了,你真的很像我一位故友。”

我说没有关系,认错人也是常有的事。

尹红颜失望地转身走开了。

而在别人看来,这显然是搭讪失败了,于是四周起了一阵唏嘘,也有人更加兴致勃勃地讨论着我的身份,毕竟能出现在这里的人绝对不同凡响,不过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万毒公子和林婉儿更是震惊,连连表示确实服气我了,没想到我就是站在这里不动,也有漂亮的姑娘主动找我说话。

“世上瞎了眼又瞎了心的姑娘可真多啊!”林婉儿不禁埋头叹息。

因为尹红颜的主动“搭讪”,一时之间让我成为整个舞会的焦点,很多人都在悄悄讨论着我,认定我的来头一定不小,但也没人说出个子丑寅卯来。虽然我的穿着一般,既不华美也不昂贵,更没有什么“虎躯一震”的霸气,但是既然能来这个地方,倒是没人怀疑我的身份。

有几个姑娘甚至想来碰碰运气,没准就钓上传说中的超级金龟婿了呢?

她们巧笑倩兮,一个个使出看家手段,或小心翼翼或大大方方地请我共舞,不过都被我找理由婉拒倒不是我装逼,而是我实在不会跳舞啊!

这舞会为什么不是武会,我练武是把好手,跳舞是真不会啊!

所以我看着一个个或性感或温婉的姑娘,除了大流口水之外毫无作用,差点就要掩头哭泣。

大着胆子去找尹红颜的仍有不少,不过她一个都没答应,始终低头吃着东西。大部分人,遭拒过后也就离开,毕竟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死缠烂打那种小流氓的事情到底做不出来。

但也不是没有。

金窝窝里,偶尔也能蹦出个草鸡来,就像烂仔丛生的流氓窝里,偶尔也有品德高洁的人一样。

有个看着挺贵气的公子哥,好像是某个大集团的接班人,被尹红颜拒绝了一次以后还没离开,又邀请了第二次、第三次,似乎不成功就不罢休。尹红颜到底是地下世界的人,虽然看着漂亮高贵,但还是有流氓习气的,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以后,终于有点耐不住性子了,眉头一蹙说道:“你烦不烦,到底还要我说几遍啊?”

好家伙,这回可捅了马蜂窝,这位公子哥平时也是天之骄子,哪里有人和他这么说话?公子哥顿时怒火冲头,红着一张脸说:“你知道我是谁吗,就敢这么和我说话?”

尹红颜冷笑一声:“我管你是谁,我倒是劝你打听打听我是谁!”

确实,来这地方的人,又有哪个是好惹的?

你有背景,别人没有背景?

你是大集团的接班人,人家还是阴曹宫未来的掌门人呢,不服的话掰掰腕子?

看着尹红颜盛气凌人的模样,我的心中实在忍不住大声叫好。

太痛快了。

不过,这位公子哥既然敢去搭讪,肯定知道尹红颜的身份。公子哥怒气冲冲地说:“你拽什么,你不就是阴曹宫的未来掌门人吗?我告诉你,我和你们地下世界的龙头可是拜把子的兄弟!”

嚯,真他妈能吹牛逼,我咋不记得我还有这拜把子的兄弟?

显然,这位公子哥的豪言壮语并未吓到尹红颜,尹红颜还是不耐烦地说道:“快给我滚,听到没有?我看到你就恶心!”

别说尹红颜了,我看这位公子哥都恶心,不仅死皮赖脸,而且净吹牛逼。

不过可想而知的是,公子哥恐怕这辈子都没被人这么骂过,气得他几乎要跳脚了,伸手就要抓尹红颜的脖子,口中也骂骂咧咧:“小婊子,你再说一遍试试看?”

看到这幕,我哪里还站得住,别说尹红颜是我的旧友,就算她只是个陌生女孩子,我也不可能看她被人这么欺负。这和道德高低没有关系,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大流氓,恐怕也看不下去。

我的双脚往前一踏,就准备去帮尹红颜解围。

不过,显然是我多此一举。

我还没有踏出几步,尹红颜就猛地飞出一脚,细长的高跟鞋踏在公子哥的前胸,这一脚踹得那叫一个干脆利落,公子哥连哼都没哼一声,整个人就往后飞了出去,还撞倒了一个满是各种刺身的桌子,哗啦啦的冰渣子倒了公子哥一身,还有各种鱼片、鲜虾贴在他的脸上。

看到这幕,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我都忘了尹红颜也是一个高手,好歹是莲花婆婆最得意的大弟子呢,对付这种流氓纨绔别说有多轻松了,哪里轮得到我英雄救美?

尹红颜还是脚下留情了,否则那公子哥至少三天爬不起来只是这样的场面,在这种高端舞会上面显然太突兀了,现场众人哪个不是有身份、有素质的,突然看到这种暴力场景,纷纷惊得往后退去。

“怎么回事?!”

现场负责安全的龙组成员纷纷涌了上来一一当然,他们都穿着很普通的保安制服,在这些名流面前已经不需要遮掩身份了。

被踢飞的公子哥站了起来,抖掉身上的冰渣和脸上的生鱼片后,气得指着尹红颜说:“她打我!”

尹红颜沉着脸:“是他先骚扰我!”

龙组成员既在这里负责安全,当然对这两人的身份了如指掌,当场低声劝道:“两位都是有身份的人,不要闹得太不好看,否则收不了场!”

这是劝和。

公子哥自知理亏,也没有再说什么,灰溜溜躲到一边去了,不过眼睛始终凶狠地盯着尹红颜,似乎还要伺机报复。

尹红颜倒是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而是径直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你刚才准备出手救我?”尹红颜又盯着我的眼睛。

“呃……”我讪笑着说:“是有这个打算,不过姑娘功夫超群,似乎不用我插手啦

“你究竟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尹红颜又满怀期待地看着我,眼神也愈发地疑惑起来:“我总觉得你很熟悉。”

而我,仍旧固执地说:“姑娘,我真不认识你。”

“好吧…”

尹红颜轻轻叹了口气,眼睛只好从我身上挪开,再一次失望地转身走了。

龙组的人退去了,现场的服务人员很快清理现场,这场小小的风波暂时划上句号,舞会也恢复到了最初的和谐和平静。唯一不同的是,再也没人敢贸然去邀请尹红颜跳舞或是搭讪了,这朵带刺的玫瑰虽然无比娇艳动人,不过大家都得掂量下自己能否撑住她的一脚。

万毒公子和林婉儿何其聪明经过尹红颜两次和我搭话,立刻猜出我俩以前的关系不一般。而且他俩都知道我以前是帝城地下世界的龙头,和手底下的姑娘发生一点感情也很正常。

万毒公子说道:“好你个王巍,原来你在帝城除了任雨晴,还有其他老婆,藏得够深啊你!”

林婉儿则问我为什么不认人家,未免有点拔鸟无情,简直是个渣男。

我百口莫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更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事,只好强行转移话题,说刚才那个公子哥你们看到没有,竟然说是我的结拜兄弟,他可真他妈能吹牛逼啊!

万毒公子和林婉儿一头雾水,问我:“他什么时候说是你的结拜兄弟?”

我说:“你们忘了?之前他想压尹红颜嘛,就说他是帝城地下龙头的拜把子兄弟!”

两人听完以后先是一愣,接着面面相觑,谁也没有说话。

我一脸疑惑,说你们这是咋了?

万毒公子看看左右,低声说道巍子,人家说的不是你!”

“什么意思?”我皱起眉头林婉儿无奈地说:“王巍,你离开帝城已经两年多了…”

林婉儿这么一说,我终于明白过来。

帝城的武道会,据说是我爸,也就是大阎王当年创建的,目的就是为人才的选拔提供一条通道。大阎王当年定下规矩,只要能在武道会上拔得头筹、得到冠军,就能引领整个帝城的地下世界,成为新任地下龙头。

而武道会,是两年举行一次的。

也就是说,帝城的地下龙头,是两年进行一换。

这样的评选模式,甚至是经过官方默认的,因为大家轮流来做总比一家独大的好,这样反而更好控制一点,不用担心谁的根基过于深厚、庞大。

万毒公子和林婉儿的意思是,如今的帝城已经有了新的龙头,我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所以,刚才那个公子哥未必吹牛,因为他说得并不是我这样的事情合情合理,否则我总不在帝城,这里总得有人来领导吧?不过我还是有点疑惑,说武道会一般是由上届龙头组织,我又不在,他们怎么搞的?二人给我解释,说是由阎罗教、阴曹宫、幽冥宗、忘川谷、地狱门一起搞的一一没有鬼王派,因为笑面鬼背叛大阎王,已经被踢出去了。

他们这么一说,我才彻底明白。

原来我已经不是帝城的地下龙头了啊……亏我之前还担心自己亮出身份以后被人包围,找我的人也会络绎不绝、门庭若市,现在看来

我想多了。

知道这个消息,我的心里有些叹息,不过也没过分失落,毕竟我也确实没干什么,有点占着茅坑不拉屎的意思。而且我爸又被陈老关起来了,人家肯定不能一直群龙无首,当然得换新的龙头,而且流程合情合理,还是我爸当初规定下的,我既干涉不了,也无权干涉,当然,我也没想干涉。

不过我还是忍不住问:“现在新的龙头是谁?”

万毒公子正准备告诉我,就听门口处有人喊道:“宋青云到!”

万毒公子低声说道:“就是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