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陌生的一次/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苏倾年第一次见面是在床上。

那时候我发现我结婚半年的丈夫出了轨,心痛的像无数个小针戳一样,一气之下跑到酒吧买醉,试图沉溺。

就在我喝的酩酊大醉,不省人事的时候,是苏倾年将我抱进了酒店。

那一夜很疯狂,我只记得我一个劲的想要他,亲他,啃他,紧紧的抱着他,在他怀里拱着不肯放他走。

我甚至连他的模样都看不清楚。

直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看见睡在我身边,赤身裸体将手搭在我腰上的男人,猛的一惊,瞳孔里全是不可置信,瞪的圆圆的。

那一刻,我明白自己好像出轨了,这属于婚内出轨。

我跌跌撞撞,连滚带爬的从床上下来,腰撞到一旁的桌子,桌儿尖顶的我腰部疼的厉害,而这动静大到吵醒了舒服睡在床上的男人。

他轻唔了一声,我下意识的望过去,他眉头微皱,我心底有些害怕,万一这个男人要缠着我怎么办?

明明是我丈夫赵郅出轨,我和他离婚还能让他净身出户,如果被赵郅发现我也出轨,那么我肯定会被赵郅的妈赶出赵家,那个恶毒的婆婆。

这个男人慵懒的睁开双眼,视线定定的看了我好大一会,语调轻佻的开口看着我说:“小野猫一大早不睡觉,想要去哪里?”

直到此刻,我发现我无法直视他,这是一个好看到爆的男人。

他的目光暗影流动,唇瓣微抿泛着追逐猎物的光芒,唇形完美,眉目硬朗,这是一个高贵冷艳的男人。

我突然明白这个男人不是我能惹起的,我连忙偏着头解释说:“我不知道昨晚我们两个怎么回事,我们就当这事没发生过一样好吗?”

他嗤笑一声,我的视线余角看见他直起身子从床上起来,白色的床单滑落,他赤裸的身体就这样大大咧咧的入了眼,我连忙慌乱的低头。

我心底紧张,紧紧的按住胸口的衣服,这是我刚刚顺手从床上拿起来的,现在正好遮住了我的重要部分。

他蹲下身,两支手指掐住我的下巴,目光含笑的看着我,似乎有种不屑,还有一种无所谓的态度。

我知道,他就是想玩玩我。

“你能将吃过的饭吐出来?你能将拉过的屎塞回去?你能将做过的事都通通的否认掉?”

他说话很粗俗。

我的额头有汗流过,流过太阳穴有种不舒服的麻感,我只是在害怕一件事,就是怕赵郅知道我出轨。

但是又想我和这个男人不认识,这件事后根本不会有什么交集。

我忽而抬头,镇定的看着他说:“男欢女爱很正常,难道先生出来玩,还玩不起不成?”

他听闻眸子里有些隐晦,波涛汹涌而过,我不懂这种情绪,随即他愉悦一笑说:“说什么呢?你这种货色让我睡一觉简直是降低我的品味,你难道还以为我要缠着你不成?”

他目光坦荡,说话特意讽刺人,我微微偏头眼圈微红不去看他。

他说的或许没错,我这种货色难怪赵郅要出去搞野味。

“希望如此。”

他忽而从我的手心抽走衣服,我全裸在他面前,听见他嗓音微哑说:“既然都做过了,再做一次也没什么,拒绝的话我可真的要缠着你。”

他说的没错,既然都做过了,那我也要及时行乐,大晴天的,我又和他滚了半天的床单。

从酒店离开以后,我去商场买了一套衣服和胸罩换上,刚刚之前的都被那个男人昨晚大力的扯破了。

不知道是他疯狂,还是我疯狂。

坐公交车回去的时候,我接到赵郅的电话,他有些紧张的声音传来问:“顾希你跑哪里去了?昨夜怎么没有回来?还有那件事你听我解释,我和关小雨不是那样的关系。”

公交车上的人有些拥挤,我贴在窗户的一旁,出声讽刺问:“不是那样的关系是什么关系?”

“你要相信我,我是爱你的。”

爱?狗屁的爱。

他爱一时冲动,不顾家庭忠诚,他爱寻找刺激,不对我负责。

这样的爱有狗屁用。

我不要了,反正我有赵郅出轨的证据,我要让他净身出户。

我回到那个曾经所谓的家的时候,赵郅正坐在客厅里等我。

眉头上浮现了焦急。

我知道他现在想对我解释。

从赵郅打电话的态度看,他不想和我离婚,可是我却不要出过轨的男人,我根本不屑要。

他看见我回来,连忙从沙发上起来,过来问:“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

我冷言冷语问:“去哪里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听我解释。”

赵郅知道我还心结那件事,跺着脚说:“我和关小雨真的没有什么关系,你别无理取闹好不好。”

哈哈!我无理取闹?!

我瞪着赵郅,厉声说:“我们认识五年,结婚半年,赵致我是怎么样的人你知道,你别试图狡辩。我这里有你们在我床上裹的证据,我要和你离婚,还有这个房子车子,都不会给你一丁点!我要让你净身出户!”

我这凶恶的模样肯定吓着了赵郅,他退后几步有些语塞,目光凌乱狼狈的看着我,许久颓废问:“你有什么证据?”

他也不狡辩了,我推开他径直回了卧室,可是看着那张床,我恶心不已,连忙从里面退出来。

那张床是我的丈夫和别的女人裹在一起,进行欢爱的场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