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他的残忍/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料想了他一切的反应,只是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突然上前将我扑倒在地上,顺过桌上的玻璃杯打我,额头上流了鲜血出来,我陷入了昏迷。

而昏迷的那一刻,我心如死灰,就像下了漫天的大雪,冰冷刺骨。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身上只有一个胸罩和内裤,赵郅这个贱男人和那个贱人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他的手里拿着摄像机。

全身疼痛,眼睛里有血迹,每次眨眼都不舒服,我听见赵郅冷漠的声音在我头顶说:“顾希你手机里的视频已经被我们删除了,还有我们拍了你的裸照,你也在离婚书上签了协议,是你自己要求净身出户。”

他说什么?

我睁大眼睛瞪着他,不确定问:“你说什么?裸照?协议?净身出户?”

“我知道你以前是检察官,懂法律,所以我保存了你的裸照,只要你敢告我,我就将这些照片发到网上去。”

我认识了五年的男人,说着如此冷漠的话,如此残忍的话!

“我呸。”我唾了他们一口,倒在地上没有说话,那个女人骄傲的看着我,过来踢了我一脚。

我也明白这全身的疼痛,都是拜她所赐,而赵郅全程冷漠。

最后他们开车将我扔在了山上,任由我自生自灭,还好不忘给我穿上衣服,大冬天的确实还真的冷。

我吐了口血,瘫坐在地上,身体疼的无法言喻,背叛、虐待的耻辱感让我心底一阵发狠!

我一定要夺回属于我的一切,我一定要让赵郅身败名裂。

我眯着眼睛看向天上,现在是夕阳西下的时间,余晖一片,我的婚姻也到了迟暮,到了晚年和死亡。

从夕阳下到星光起,待身上的疼痛感缓和了一会,我才起身踉踉跄跄的向山下走去。

额头上的血已经结疤了,脸上血迹斑斑,睫毛上黏着一些血干了,每次眨动都觉得眼睛生疼。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是一个劲的想要下山,不想留在这上面,害怕遇到什么怪物,遇到我不能反抗的野兽,那时候就是自求多福了。

到公路上的时候,我用自己的身体拦着一辆疾行而过的车。

司机借着车前的大灯,似乎看见前面有我这么个人影,反应很快的偏转了方向,撞上了一旁的护栏。

迷迷糊糊中,我听见一个低音魅惑的声音说:“半天不见,没人管你就成这幅德行了。”

只是我没想到,我拦的那辆车,是我这一辈子都扯不断关系的男人。

苏倾年。

一夜鱼水之欢的男人。

在医院里,我睁着眼睛看向他,他也瞪着眼睛看着我,最后还是我败下阵真诚道谢:“谢谢你今天晚上救了我,还送我来医院。”

他听见这句话,身体放松下来,坐在我病床旁,从桌上拿过一个苹果又顺过一把银色的小刀削起来,皮削的非常厚,只剩下一小坨果肉。

他吃了一口,咬的嘣嘣作响,随即比了一个投篮的姿势,眯着眼扔在垃圾箱里,这才出声问我:“怎么半天不见就这个出息了?”

语气里浓浓的看不起。

我无所谓的点点头,但实际心里疼的要命,我笑着说:“没事。”

“别笑,太丑。”

他这样说,我马上收住脸上的虚假弧度。

在医院简单的包扎过后又打了几个小时的点滴,就出院了。

在医院门口,我看着外面的深夜,像一潭污黑的脏水想要将我吸进去,我拼命呼吸挣扎,想求得一丝生存,可是却无果,没人救我。

不不不,身边这个男人救了我。

这个陌生的男人。

这个与我有着一场鱼水之欢的男人,此刻就像我抓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我不敢轻易松手。

可是我必须松手。

我下意识摸了摸额头上的白色纱布说:“今天真的谢谢你,你先走吧,我等会打车回家。”

他眯着眼睛看了看我,忽而伸出手,友好的说:“你好,我叫苏倾年。”

他这个动作?

还有他的手白皙修长,骨骼宽大,真的是很漂亮的一只手。

我一愣也连忙伸出手握住他的手说:“你好,我叫顾希。”

他的手掌包裹着我,轻轻的捏了捏,随即松开,揣回大衣里。

他唇角勾了个小小的弧度,在医院走廊白炽灯的反衬下轻声的笑了笑,这笑魅惑众生。

这一瞬间晃了我的双眼,随即我听见他低骂了一句说:“真是一个有趣的蠢货。”

蠢货?

是在骂我?

天上忽而下起了小雪,夜色莽莽,苏倾年这个男人穿着黑色的呢子大衣,身材挺拔的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消失在黑夜里。

我到现在都不清楚他怎么出现在我眼前的,昨夜喝醉?

喝醉意识模糊中是被一个力气大的男人抱走。

第二天就看见了他。

这样好看优秀的男人,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救了我。

那我运气真的也太好了一些。

虽然目前他的性格还琢磨不透,但是肯定比赵郅那个渣男好的多。

以前觉得赵郅还算好,现在觉得他就是一个渣,渣的彻底的贱男人。

我一定拿回自己的房子和车子。

那是我家人出钱买的,赵郅那个穷逼的男人,和我结婚的时候一无所有,什么都是我家里人买的。

绝对不能给他。

而此刻……

此刻我先要离开这里。

我拨通了爸的电话,不过一个小时他就过来了。

从家里到这里一个小时很快了,可是我在医院的走廊上冻了一个小时,他一来我就钻进他的怀抱。

我终于放软自己身上坚硬的外壳,在我亲爸的怀里哭的一塌糊涂。

爸看到我身上的伤,想问些什么终究沉默。

从他怀里退出来的时候,我能看到他眼神里全是心疼和悲伤,但最要紧的就是带我回家。

回家后我爸想让我休息,说:“什么事都等明天再说。”

可是我那个妹妹,穿着睡衣站在自己门口,眼神藐视的看着我,对爸不客气说:“你怎么大半夜的把赔钱货又带回来了?让人要不要好好的休息?我明天还要上班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