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苦和痛打碎了牙自己咽/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就穿着一条粉色的睡裙,站在门旁一脸嫌弃的看着我。

我的这个妹妹李欣乔,论血缘和我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处去。

是我爸倒贴给她妈的,两人各自带着拖油瓶组成的新家庭。

我那个后妈是这个城市里小有名气的小钢琴家,家里也小有钱。

我爸平时的消费都是靠她。

她平时不会苛刻我。

就连我和赵郅按揭买的房子,她都是积极出钱出力,还帮我去看房子。

但是捡来的始终不如亲生的。

所以在这个家,我很少和李欣乔明面上斗气,各自讨厌对方但都不戳破,最多过过嘴瘾,打打嘴战。

我知道这么多年她是不喜欢我的,可是现在我成了这个出息样,她还来讽刺我,实在让我厌恶。

我爸听到她这个话,眉头下意识皱了皱,但这么多年在家里软脾气的他,从来没有指责过李欣乔母女。

不不不,应该说从来都没对她们母女大声说过话。

用四川话来说,这就是典型的耙耳朵,吃软饭。

所以面对李欣乔讽刺挖苦我,我爸也只是轻描淡写一句说:“欣乔,你姐姐受伤了,别为难她了。”

“顾爸,你可别说她是我姐,我记得我妈就生了我一个,没有赔钱货。”

说完李欣乔就扭着屁股,看也不看我和爸就回房了。

我知道我那个后妈现在不在家里,不然她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和我爸说这样的话,语气还他妈那样嘚瑟。

平时我后妈是不允许她这样说我爸和我的,毕竟表面上大家还都要过得去。

俗称假惺惺的过日子,我讨厌你但我不说出来,就在背地里骂死你。

她说我是一个赔钱货,不就是她妈出了十万块让我和赵郅按揭了一套房子。

这事她从半年前惦记到现在。

每次回家我都没有安生过,她都在我跟前溜达提醒一句:“那个房子是我的,你别惦记自己会在里面住一辈子,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个什么怂样货,还妄想要我家的钱。”

她这样说我,我是不计较的。

狗咬我一口,我不能巴着咬回去。

而且她自己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赔钱货,不是富二代,却妄想过名媛的生活。

我感到实在疲惫无力,对着她的背影瞪了一眼,就回自己的房间了。

总有一天,这嘚瑟的小姑娘,会自己栽一个跟头。

不然她不知这天高与地厚。

躺在床上我身体疼的厉害,即使半夜也夜不能眠,我想了很多事。

我和赵郅认识五年,结婚半年,这就是快六年的时间,当初这男人还是后妈介绍我们认识的。

是她朋友的侄儿子。

家里虽然穷,但是人上进。

谈恋爱的五年,我们恩爱的不行。

都觉得到时候了。才决定走向婚姻的殿堂。

如今……

他妈就是婚姻的坟墓。

赵郅这个男人从昨天到今天一直都在伤我的这颗心。

我从最初的不信与愤怒,到最后的难过与被迫接受。

果然,男人的话就是鬼话,当初说好的信誓旦旦一辈子,一旦出轨就成了另一个陌生的模样。

我不再想这些能戳痛自己心的回忆。

还有明天我也要向他们隐瞒今天赵郅是怎么狠心,不顾昔日情意对我的。

我只能说我和赵郅要离婚,和他打过一架,身上的伤也是他弄的。

但是不能说赵郅偷拍了我的裸照,强迫我按下离婚协议。

这些隐私的秘密,让我不敢轻举妄动。

我不担心我爸会去打赵郅,就是担心李欣乔要去要回那套房子。

在她潜意识里,那就是她的私有物,离婚了正好,那她正好收回自己的东西。

所以我不能让李欣乔知道,也不能让她去闹。

因为那个裸照是威胁我的砝码。

越想越觉得麻烦,脑海里没有个头绪,索性在床上翻了个身睡过去。

第二天在天色朦胧的时候,我就偷偷的从家里溜了出来,因为我发现我暂时没有找到借口。

找到堵李欣乔的借口。

她这个泼辣性格,肯定会去闹赵郅。

到时候赵郅急了万一和我鱼死网破,那我在这个小区甚至到我的公司就没有活人的脸面了。

成为过街的老鼠。

所有不能告诉他们!

兜里揣了十几块钱,我在楼下买了一杯豆浆,两个包子就坐上公交车了。

窗外飘落着大雪,纷纷攘攘的,却怎么也遮掩不了我此刻无措惶然的心。

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正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我从包里掏出来,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属地是北京。

不是本地的。

我犹豫的接了起来。

通过电话波,对方轻佻的声音传来,“顾小姐,你在哪儿呢?”

这个声音,这个男人。

我立马想起昨儿白天和我裹了大半天床单的俊郎男人。

我仍然记得那精壮的腰,完美的腹肌,还有我缠在他腰上的双腿。

也和昨晚那个救我的男人重合在了一起。

如此鲜活的在脑海里浮现。

我到了他说的地点,是一个格调超级好的咖啡厅。

他坐在角落里一桌,如此低调,不像他的行事风格。

似乎听见我的脚步声,他端着咖啡的手顿了顿,抬头望向我,挺直的鼻子在光线下显得更加硬朗,漆黑的双眸似两个深不见底的深渊。

透出令人难以捉摸的神秘感。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呢子大衣,里面是一个乳白色的白线毛衣,显得他皮肤格外的白皙。

手腕上戴着一块名表。

我收回目光心里暗暗打分。

这是一个很有品味的男人。

我正犹豫是直接坐下还是……还是等他出声请我坐下。

因为是他喊我来的。

他是说话了,但……

“顾小姐不坐吗?站着以为自己能独树一帜多赚点这咖啡厅里面那些男人的目光?”

我一愣,他是在嘲讽我。

我和他相识在酒吧,难道他以为我是个不正当的女人?

我想到这立马跨步坐在他对面,将包放在桌子上,说出自己的想法,“前天晚上在酒吧,我心情不好所以喝多了,所以……你不要认为我是那种女人。”

闻言他目光坦坦荡荡的看着我,语调平静漠然的反问:“那种是哪种?”

“不是你想的那样。”

刚说完这句话,身边有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好奇问:“顾希你怎么这里?”

这破声音听了这么多年,我不想转过头去看,但看着苏倾年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我就扭着头看过去,果然是赵郅。

他身旁还跟着关小雨那个小三儿。

我神情瞬间不好问:“为什么不能是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