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腐朽的婚姻。/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上去拉住李欣乔,瞪着眼问她:“你在这里闹什么?”

李欣乔看见我来,眸光一喜,假惺惺的说着:“姐我这是帮你要房子呢,你觉得我是在闹吗?我只是不想你吃亏,你还来凶我?”

周围聚集了很多路人,还有赵郅公司的人,此刻赵郅公司应该是乱成一团,他藏在上面不下来。

装!最能装的就是李欣乔!

我丢不起这个人,拉着她想离开,没想到她使劲挣脱我,眼圈微红着问我:“姐你在害怕什么?他要和你离婚,好啊,离就离我们也不是养不起你,可是为什么房子也要被他霸占?”

她这话就像我一直都是被她养着的,吃了这么多年的白米饭。

李欣乔什么都不知道,她这些话都是说给看热闹的人群听。

我也不想狡辩什么,咬着牙低身对她说:“李欣乔,不想丢脸现在就和我回去,房子我会想办法要回来的。”

“要?怎么要?还有姐我们只是要自己的房子,怎么就丢脸了?”

她打定了注意不要这张脸,我气的脸色发白,心底颤抖的厉害,我就是害怕她这样。

我现在脸色肯定很苍白,双手使劲揣着她的手腕想把她带走。

她踉踉跄跄的跟在我后面,这时有人阻断了我们的去路。

她们站在我们面前,一脸的厌恶。

我看着早上还肚子疼现在却生龙活虎的关小雨,现在和我那个过去式婆婆站在一起真是天大的笑话,她们早就认识了?

看她们模样甚是熟稔。

看来她早就知道赵郅背着我玩女人了,而且她还同意了。

她长满皱纹的皮肤皱了皱,语气厌恶说:“顾希,你和阿郅离婚了也不想让他安生吗?明明是你出轨在先,我家阿郅才和你离婚,你才净身出户的,现在来要房子是怎么回事?”

我出轨?!

我还没有接话,她又不客气接着说:“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恶毒?当初让你进我赵家的门真是瞎了眼了!”

呵呵,这个恶毒的婆婆竟然和李欣乔一样的目的,败坏我的名声。

让我无路可退。

周围的议论声越来越大,都是骂我的人,有些东西扔在我身上,水果瓶子之类的,我连忙慌乱的躲着。

身上的疼痛一阵一阵的,感觉还有坚硬的东西砸在我身上。

我心底难过,这些看热闹的人什么都不知道,都开始针对我。

都开始讨伐我!

李欣乔张牙舞爪的骂道:“你这个老巫婆说什么呢?即使我姐出轨干你屁事,这房子是我妈买的,你们说净身出户就净身出户了。”

李欣乔就是这样的人!

虽然她乐意见我的名声败坏,但是现在这场景已经达到她想要的地步了。

所以她现在的目标要对付的就是赵郅的妈或者关小雨。

被李欣乔这样一噎,赵郅的妈气的脸色发白,指着我们的手指发抖。

关小雨听了连忙帮赵郅的妈说话:“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说话留点口德,什么叫做老巫婆?没大没小。”

很多东西朝我们扔来,不知是谁先打起来的,在赵郅公司的门口,四个女人就这样打了起来。

后来我们被公司的保安费力拉开,赵郅下来目光狠狠的瞪着我,一副我和你没完的模样。

我坐在警察局里顺了顺自己杂乱的头发,上面已经被人泼的饮料弄得一塌糊涂,索性我挽起一个丸子。

我从来没想到我的婚姻会到这样的地步,就在短短的几天里,我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我这个媳妇平时在家就是不孝顺我,还骂我更甚至动手打我,你看她今天那个阵仗就知道了。”

赵郅的妈和关小雨的目标是我。

不知道是谁打谁。

我身上痛的厉害。

“你婆婆说的是真的吗?”

“警察同志我不管怎么处理,我家的房子我必须要回来。”

李欣乔坐在沙发上,一副得意的模样看着我们这群人。

她年龄小,做事不顾后果。

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但是她先动手打人的那一刻,我竟然有种很爽的感觉。

警察同志做着笔录抬头看着她说:“闭嘴,还没有问你。”

我看了眼赵郅威胁的目光,现在关小雨被送到医院了。

她没有什么伤,被赵郅的妈护的好好的,但是她娇气。

那个裸照是我的致命伤。

我内心痛的像下了磅礴大雨,伤痕累累,但还是没有办法点头承认,“她说的没错,所以我的前任老公才和我离婚。警察同志我妹子今天为我出气,所以闹了起来,这件事是我不对,我认错以后不会再犯了。”

警察点头又询问了他们几个。

最后结果出来了。

“你涉及了故意伤人罪,看在你有心悔改的份上,关监禁三天,罚款200,你有意见吗?”

警察这话是对我说的。

我摇头说:“没有。”

“房子的事你们自己下去解决,解决不了的走法律途径,别这样在大街上闹了,影响不好。”

李欣乔大闹了一场,到最后谁都没有事,偏偏我被关在了警察局。

三天监禁,我像犯人一样,但过得并非生不如死,而是一种耻辱。

这三天我回想了曾经很多事,可是发现什么都不能抓住。

过得毫无意义可言!

明明我是国家政府首屈一指的检察官,因为工资不是很高又因为赵郅他妈不喜欢强势的女人。

所以结婚那天我辞职了。

结婚之后我找了一个文员的工作,在办公室里做一些杂事。

工资虽然也不是很高,甚至比检察官还低。

但是至少朝九晚五,不用调查一些案子,不用接触一些死人。

这份工作赵郅的妈很满意。

而现在回想起来,这些根本就不是我喜欢的。

我为了赵郅,放弃了最好的自己。

这就是最大的愚蠢。

女人啊,结婚可以,但是结婚之后没有自己的主见就是可悲了。

我这些日子在想,什么是婚姻?

遇到对的人就是婚姻。

遇到不对的人就是坟墓。

但大多数人还没有进坟墓的时候,都以为自己过得是婚姻。

我前几日也曾以为自己过得是婚姻,即使有些鸡毛蒜皮的争吵,有柴米油盐的斤斤计较。

但是我还是相信,爱情。

可是赵郅直接生动的给我上了一课,什么是痛彻心扉的背叛。

婚姻已经腐朽了。

在警察局的这几日我爸也没有来看过我。

应该是李欣乔没有告诉他我发生了什么事。

我这个人活了大半辈子真的是毫无存在感,没人惦记。

怎么就活得这么可怜呢?

但现在也不是自怜自爱的时候,我深刻的明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到现在这一步,我不能可怜自己,必须要振作起来。

出警察局那一天,警察同志叮嘱我好好对以后的婆婆,我点头热情的敷衍答应。

站在警察局门口,我给苏倾年那个男人打了电话。

听话筒里隔着很远的距离,男人冷漠的声音传来:“什么事?”

“苏倾年,你三天前说的话还算数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