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他说结婚?!/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他这些话。

可以看出苏倾年是一个很有自信,内心掌控欲很强的男人。

我读研究生的那几年经常研究的就是怎么从对方的语句和神态去揣摩一个人的内心想法。

苏倾年这个男人表情很少,但是有时候又特别鲜活,很懂得魅惑人。

冷艳高贵。

他的话不多,但是他喜欢讽刺我,他矜贵自持,但也肯说放下高贵的身段去设计我的前夫,让他身败名裂。

从这些交流中。

我都能大概猜出他是一个不简单的男人,从小生活在富裕中。

天生有一种高人一等的气质。

但是我还是看不透他的。

苏倾年,神秘莫测。

吃过晚饭过后,我收拾了厨房,出去看见他坐在沙发上看杂志。

头顶的紫色水晶灯落在他身上,又落在白色的毛毯上,光芒流转。

不知是不是他洗过澡的原因,平常露出的光洁额头,此刻被微湿的黑发微微遮住,显得他整个人柔和了不少。

我过去坐在他对面,有些话必须要对他说的,但是还是有些难以启齿。

我的这些鸡毛蒜皮的破事,真的要去麻烦这样一个男人?

苏倾年目光依旧落在杂志上,我看封面是英语经济学,挺高深的。

坐了片刻,两人都是沉默。

半晌,苏倾年这才微微抬起头,深黑的眸子看着我问:“有什么事要对我说?”

聪明如他。

“赵郅让我明天去民政局离婚。”

三天被监禁在警察局,今天是被放出来的日子,赵郅早就算好的。

听闻这个,苏倾年放下手中的杂志,点头说:“也好,离婚是必须的。”

他补充一句:“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信守承诺,给我一些时间。”

我点头,视线里是他英俊的脸,看的久了难免脸红,我微微垂头说:“我只是想拿回房子和照片。”

房子这对赵郅这个渣男来说,这就是他的命。

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苏倾年点头说:“明天我陪你去。”

我一愣,抬头看着他说:“你明天不去上班吗?”

“顾希。”他突然喊我说:“你要有这点觉悟,你是我的女人,我陪你是天经地义的事。”

对呢,他现在当我是他的女人。

那今晚睡觉?

他似乎从我的眼睛中看到少许慌乱,语调冷清问:“你在想什么?”

我……我沉默。

“等你拿了离婚证,过几天就和我办手续,将结婚证拿了。”

他说的云薄风轻,我震惊的瞪着双眼问:“你说什么?!”

苏倾年要和我领结婚证?!

这么突然!

苏倾年看我这个神态,有些古怪的看着我,随即又看蠢货的模样看我,嗓音漠然问:“你不会以为我说的做我的女人仅仅是情人吧?”

我心里就是这样以为的!

“为什么?为什么突然要和我领结婚证,我是一个刚离过婚的女人,我什么都没有,我长得也不是特别好看。还刚被前夫背叛,而且这也是我们第四次见面,你不觉得太草率了吗?”

婚姻大事,这决定的太草率了。

苏倾年身体放松的靠在沙发上,双手搭在上面,听我噼里啪啦说了一大串以后,轻松反问我说:“草率吗?”

“我苏倾年决定的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再说了我比你的前夫差吗?”

不不不,他比赵郅好了许多,简直甩他几条街,不,几个银河系。

但就是这样,我内心才不解忐忑惶恐……他为什么要娶我这么一个即将要离婚的女人?

而且还不熟!

更可笑的是,我在他面前毫无自尊,他究竟看上了我什么?

他似乎看出我的顾虑,也给了我一个答案说:“顾希,你就不想找一个更优秀的男人让你的前夫,让你的家人,让那些通通看不起你的人,自己打自己的脸,通通吃瘪吗?”

他在夸他自己?

他这个答案,应该是我想说的话。

听他这些话,我抬头目光坚定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问:“这婚姻,有爱情为前提吗?即使不是现在。”

即使不是现在,现在他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

那么以后呢?

因为再离婚,我已经承担不起。

“顾希,你在说笑?”

苏倾年说,顾希,你在说笑?

眼眸深处有浓浓的厌恶。

似乎在嘲笑我的自不量力。

他那句话的潜在意思让我败的体无完肤,他是不可能爱上我的。

不可能爱上我这么一个女人。

但我还是答应他了。

明天去领了离婚证。

过几日又去领结婚证。

人生就是这样搞笑的活着。

晚上睡觉的时候,苏倾年伸手随意的指了一间房说:“你身体没好之前,我都不会碰你。”

我的身体最近确实伤痕累累,第一次被关小雨打,身上留下的淤青还在,前几日又和她们打了一架。

而且看热闹的人群也不明是非的欺负我。

我进了房间发现这里面有独立的浴室,我进去脱下身上的衣服。

在灯光的照耀下我从镜子里看了眼自己身上的伤。

看来要好好养一段时间了。

明天离婚之后,我也和关小雨在一个公司待不下去了。

眼不见心不烦。

我打算辞职回到从前的职业。

检察官怎么了?

我就想不通怎么就是女强人呢?

赵郅的妈妈真的是迂腐。

我为了她一直迁就,她这么多年却一直和我作对,讨厌我。

当初要不是雪姨,恐怕我和赵郅结婚她都会拿命阻止。

对了,现在我那个后妈应该知道我离婚的事了,回去肯定还要同她解释,还要被她安慰一大通。

离婚真是一个麻烦的事。

我躺在床上的时候,给董佛发了一个短信,意思我要回去了。

提前通知她一下。

我在检察院就她这么一个关系好的朋友,当初辞职的时候她骂了我许久,说我不开窍,愚蠢的不行。

现在想来就是这样。

我的确愚蠢的不行。

结婚之后因为工作忙,又因为要照顾家庭,和她联系就少了起来。

想到这我才发现,结婚这大半年我都没有交什么朋友,我都是围着赵郅这一个男人团团转。

我完全丧失了自己的生活。

难怪有这种下场。

真的是自己活该自找的。

还好,这场坟墓我只跳了半年,已经清晰的认识到错误所在。

我应该感谢赵郅,让我认清了他,也让我认清了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