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他做事很暖/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且……

而且我知道我这个爸要说:“我也以为你妹妹说的是真的。”

我爸这个人,太不明是非。

虽然性格不八卦,但是和楼里那些邻居大妈简直是一个频道的。

越想越心寒,好了,现在饭也不用吃了,我懒的看他们。

进自己的房,拖出行李箱找出自己几件能穿的衣服打算离开。

我爸拦住我担心说:“希希这快晚上了你要去哪里?”

他是我爸,我还是忍不下心和他吵架,我忍着心中的酸楚和委屈解释说:“我闺蜜喊我过去和她一起住,所以你不用太担心我。”

反正不管去哪里!

都不想在这里!

他似乎想起我刚刚的话,脸色有些苍白说:“你这几天都在警察局?可是欣欣告诉我你出差了。”

这一刻,我爸是明白李欣乔说谎了,他神色更有些无措。

好像是在责怪自己刚刚不相信我这个女儿而去责问我的事。

看他这样,我反而安慰他说:“我先走了,过段时间回来看你。”

离开的时候,我视线扫了一下低着头哭泣的李欣乔,还有脸色苍白看着我的小钢琴后妈。

在走廊的时候,我遇见那个遛花斑狗的大妈从电梯里面出来。

她低着头看了眼我拉的行李箱,故意惊奇道:“顾希啊,你怎么刚回来没多久就要走啊?”

我看也没用看她,也没有理会她,直接拖着箱子从她身边擦身而过。

这老女人,老八卦。

后面传来她阴阳怪气的声音,“这孩子,怎么一点都不懂事,难怪了……”

她话没说完,但是聪明人都知道她想说些什么,还不如不听。

下楼的时候,寒冷一个劲的往我脖子里灌,我这才记起刚刚收拾行李时,将围巾取下来放床上忘拿上了。

我也不想回去,从衣兜里摸出两块钱,在站上等公交车。

期间苏倾年发短信过来问:“顾希,还有多久回来?”

不是问我去哪儿呢。

而是多久回去。

我快速回复:“一个小时左右。”

这一瞬间我刚刚所有的不悦与委屈都消散了,嘴角微微浅笑了起来。

而这仅仅是因为苏倾年的一个短信。

想到这我猛然一惊,为什么我对苏倾年会有这样的情绪?

难不成……我连忙摇头,将心底这荒诞的想法摇出去。

等我到了小区的时候,已经是夜幕了,天空像泼墨一样,唯独在路灯的照耀下才能看见雪花飘落。

这夜黑的渗人。

门卫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大爷,我在这里住了半年,虽然换了一栋楼,但是都在一个区里,他平时和我一直很熟。

他在门卫室里看见我回来,热情的从窗口和我打着招呼说:“小希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对了这几天怎么没有看见你?”

现在比平时晚回来了一个小时。

下午我回来过,但不是他值班。

我点头笑着解释说:“对呀,我回娘家收拾了几件衣服带回来。”

门卫面色有些犹豫,看着我的目光有些怜悯,我问:“有什么事吗?”

他突然叹息一声,说:“小希,最近这几天赵郅都带着一位年轻的姑娘回来,动作很亲密,两人挽着胳膊的,你婆婆也对她很好,我想……这事应该和你说一声,你别伤心。”

这事我知道,我摇摇头对他说:“我和赵郅离婚了,他怎么样都和我没关系,我现在住在另一栋楼的。”

“都离婚了?”他有些惊讶,随后安慰我说:“丫头别难过,婚姻就是这样,有好有坏,以后会好起来的。”

我点头,拖着行李箱离去。

和我没有什么关系的一个老大爷都知道安慰我,可是我爸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还问我财产怎么处理。

其实这几天发生的事,我熟悉的人都没有来安慰过我,反而是陌生人。

陌生人……苏倾年。

还有这么一个门卫大爷。

小区里道路两旁的梧桐树被大雪掩盖,这夜色戚戚,大伙儿都怕冷躲在有空调的屋子里,像冬眠的蛇。

我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到了公寓里面,结果电梯上面贴着:电梯出了故障,正在维修中。

维修中……

苏倾年住在十七层,我就这样走着楼梯上去,那不要命?

我问大堂里管理人员说:“你好,这个大概多久能修好?”

这大堂的姑娘是个脾气好性格温和的,她笑着回答:“这个维修工已经抢修了,恐怕还要半个多小时。”

我听完认命的拖着行李箱走楼梯,今天的一天都是挺倒霉的。

唯一的好事就是和赵郅领了离婚证,以后桥归桥路归路。

抬着行李箱爬了五层楼的时候,我体力已经到了极限,坐在楼梯上休息起来,休息一会又认命的爬。

刚到六楼,就看见苏倾年,他微垂着头,背部微微靠着楼梯间白色的墙壁,单手揣在裤兜里的,整个人显得很慵懒,身材修长有型。

而且他另一只手指尖夹着一支白色的烟卷,在楼梯灯的照耀下,烟雾缭绕缓缓上升,他忽而偏头看向我。

他唇角抿了抿轻笑道:“顾希,你果然只能坚持走到五楼。”

随即他低头将烟戳灭用卫生纸包住扔进六楼的一个小垃圾桶里。

他说我只能坚持到五楼,用的是非常肯定的语气。

好像很了解我的样子。

而他站的这个位置刚好将我刚刚坐在地上休息的样子看个干净。

而且我刚刚……好像将手伸到衣服里整理胸罩来的,形象不堪入目。

我忍住额头跳的欢快的黑线,好奇的问他说:“你怎么在这里。”

苏倾年视线落在我的行李箱上,神色自若的解释:“打算下楼散步,电梯坏了走累了在这休息一会。”

他从裤兜里掏出一把银色的钥匙递给我,我接过来听见他说:“这个你以后自己留着,你先回去,我下去走一走,刚吃了饭消食。”

说完这句话,他直接从我身边擦过下楼了,脚步都不带停顿的。

等他身影完全消失,我这才想起,我还要拖着这箱子爬十一楼。

他都不说帮我一下。

我回到十七层楼的时候,已经是筋疲力尽,我打开门进去将行李箱放在门边,听到厨房里有声音。

我好奇的跑过去,看见一个陌生的阿姨正在收拾厨房。

她好像也听见动静,转身看着我笑着说:“苏太太回来了?我是过来苏先生做饭的,苏先生刚下楼了,他让我给你留了饭菜,你回来的正是时候,这些都还是温热的,口感还在。”

我听她说了这么多,连忙摆手解释说:“我不是苏太太。”

阿姨面色不变的看着我说:“苏太太别说笑了,苏先生刚刚还说,等会苏太太就会回来,让我等会离开。”

我无语,只好默认。

我好像也明白,苏倾年今天一直都在行驶他的权力。

无论是今天和赵郅打架为我出气,还是现在给我名分,都是他作为一个男人给女人最大的尊敬。

苏倾年将我当做一件很认真的事,虽然他嘴上不说,还损我。

但是他陪我去民政局,还有去银行补办卡的时候,他耐心等的我那些时间,都是让我感动的。

因为这些他大可不必做。

但是他做了。

我将行李箱拖到自己房间里去,然后洗了个脸就出来吃饭。

苏倾年是不需要我做饭的,还专门请了一个阿姨回来。

他真的很暖人心。

但我又怕他是毒药,天上这馅饼掉的太大。

因为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

我吃过饭的时候,阿姨收拾了厨房就离开了,苏倾年也还没有回来。

我觉得无聊就进去将自己带回来的衣服都洗了,还有刚刚在小区外面的超市买的内衣里裤。

等我洗完澡在客厅吹头发的时候,苏倾年就打开门回来了。

迎着一身的风雪站在门口脱了脚上的一双黑色半高筒皮靴,将黑色的大衣挂在一旁的衣架上走过来。

他坐在沙发上,皱着眉打量着我,半晌不满说:“顾希,这睡衣很土。”

我一愣,低头看着自己身上这件上大学时候穿的睡衣,的确很土。

但是我的都被赵郅一家人丢了,这个还是我今天回小钢琴后妈家带过来的,我配合的点点头说:“只有这个啊,我明天还要去买衣服,不然这个冬天也没有换洗的衣服。”

苏倾年也配合的点点头,说:“明天下午下班我来接你。”

我反问:“接我做什么?”

“购置装备。”

我笑着说:“别说的这么高大上,就是随便买两件穿的衣服而已。”

我将吹风机放在透明的玻璃桌上,从毛毯地上坐回沙发上,用木梳顺着我的一头长卷发。

我说的这话,苏倾年明显不赞同,他目光看着我,对我说:“顾希,你今天看见那个小三儿了吗?”

我疑惑的目光对上他魅惑生光的双眸,问:“关小雨怎么了?”

苏倾年从桌上拿过玻璃杯子,起身到后面的热水器接了一杯温水,仰头喝了一口才说:“那个小三儿,我第一次见她是在咖啡厅,还有就是今天,她一副趾高气扬欺负你的模样,我到现在还记得,你应该不会忘吧?”

苏倾年说:“顾希,小三儿虽然穿的不是名牌,但是她懂得怎么来打扮自己,怎么来爱自己。”

他反问:“而你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