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最好的自己/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客厅的窗帘是大开的,外面天空的夜色连带着这个城市的霓虹灯落了进来,渐渐的乱了眼。

苏倾年反问:“那你呢?”

他的意思是我不如关小雨,的确,关小雨注重保养,会化妆,会知道怎么来呈现最好的自己。

他的问题,我无从所答。

平常我过得都是很随意,即使穿了漂亮的衣服,但是因为不太会化妆,所以显得没有那么出彩。

其实说实话,我身材不差,长得也不是他们说的那样寒碜。

只是平常很少捣鼓自己。

苏倾年过来坐在沙发上,目光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眼神里冷静异常,他语调平稳说:“顾希,女人最大的武器就是自己,能打败他们最好的利剑不是我。而是你自己,你最好的自己,让他们看见你的优点,后悔去!”

对,苏倾年说的没错,只要我还是以前的样子,无论赵郅他以后输得再难看,他都会庆幸和我离婚了。

因为我并不是那么优秀到让他懊恼。

我脸色苍白的听完苏倾年说完这些话,放下手中的木梳,故作轻松的笑了笑说:“苏倾年,你怎么这么能戳人心?说的我有点难过了。”

“难过就对了。”苏倾年顿了顿说:“就怕你自己活的麻木。”

这话说的我心里一颤。

苏倾年这个人说话太直接,可以轻而易举的击垮别人的心理防线,说出血淋淋的现实。

他说的全对,我内心有些尴尬,想起赵郅今儿早说的,连忙问他说:“你昨晚让人去砸了赵郅的家?”

“不砸难道看你被威胁?”

他以暴制暴。

而他承认的很坦荡,这倒让我吃了一惊,我笑笑说:“谢谢你,苏倾年。”

闻言他看着我,目光璀璨,徒生了一道夺目炫耀的光芒。

他开口说:“过来。”

他用手掌轻轻的拍了拍他旁边的位置,我微微错愕,有些明白他的意思。

我只犹豫不到一会时间就起身过去坐到他身边去,他忽而伸出右手牢牢的固定住我的肩膀,靠在他怀里,脑袋死死的抵在他胸膛上。

不过片刻,他就松开了我,我有些不解的看着他,但屁股还是快速的往后挪了一小点位置。

他似乎发现我这个动作,勾了勾唇瓣轻声的笑了出来。

苏倾年这个男人本来英俊的不行,此刻笑容就像百花齐放,倾城时光。

我不由自主的微微垂着头,不敢去看这个妖艳高贵的男人。

头顶传来他的声音,“抬头看我。”

我凭什么要听他的话,连忙起身想离开这里,身子却被他扯住跌坐在他怀里,下面是他的坚硬。

我脸有些火辣辣的,下面的感觉异常的清晰,唇突然被人堵住。

感觉要发生什么一样。

我有些惊慌,虽然以前和他做过,但是这一刻我还是有些胆怯。

清淡冷冽的味道迎面而来,他的鼻息落在我脸上,有些痒痒的感觉。

我睁着圆圆的眼看着他,他的眸子是半阖着的,睫毛很长的扫着我的脸。

苏倾年在我口中转折,含着我的舌尖,绕着我的牙齿。

我轻呤一声,这一声似乎惊醒了他,他从我唇上移开,目光看着我,有些意味不明的意思。

忽而苏倾年推开我,我从他双腿上滑在沙发上,他起身几步进了卧室。

我有些莫名其妙,拍了拍自己的脸有些火烧火烧的感觉。

刚刚我好像沉迷了。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有些难眠,我感觉心跳的厉害。

这时候枕头边的手机响起来,我拿过来一看,是董佛发来的消息。

她说:“我的顾大检察官啊,你怎么想到突然回来了呢?我这几天忙死了,最近有个无头女尸,警察局的让我过去当免费苦力查案呢。”

我看着这条消息笑了笑,检察院和市里总警察局挨在一块儿的。

以前我还是检察官的时候,警察局的人都爱拉我过去当苦力。

那时候我是检察院很出名的检察官,那时候我的能力被警察局老一辈的人都认可,现在却成了这个熊样。

我回复消息,将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倒霉事都告诉了她。

有些事我也想对自己的朋友倾诉倾诉,而董佛是小我一届我的学妹,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这次董佛回消息很快说:“顾希你别难过,别伤心!难过你就输了!那个王八羔子,让他滚犊子去!我们顾大检察官多好的人,他眼睛让兔儿给踢瞎了,看不到身边对他好的人。”

董佛安慰人总是有自己的一套。

对啊,难过我就输了。

再说我现在不难过了。

我回消息说:“早就不难过了,但是想回来工作,做自己喜欢的,不知道领导还要我这个半路逃跑的人不。”

当初我要辞职,领导是不让的。

但最后还是掰不过的执拗。

董佛说:“他巴不得你回来,顾大检察官你快回来,回来我们一起奋斗!你不知道,现在你不在,办公室那几个靠关系进来的小妖精都要飞了。”

要飞了……

我轻声的笑了出来,董佛说话很有意思,要飞了就是指办公室里面那一群女人要扶摇直上九万里。

要日天去!

我连忙回消息说:“她们就是领点工资,打发一下时间!你快睡觉,明天早上八点半还要上班呢。”

董佛问:“你多久回来?”

“明天下午吧,早上我去辞职。”

明天去辞职,肯定又会遇见关小雨,一想到这就觉得莫名头疼。

和董佛聊了一会,我心情的好了很多,也忘了和苏倾年的那个接吻,躺在床上很快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门外传来敲门声,我蓬头蓬脑的起身下床去打开门。

看见苏倾年这男人一愣,这才反应过来我在他家。

我还没习惯过来。

我连忙抬手顺了顺杂乱的头发,有些不好意思问:“有什么事吗?”

苏倾年看着我,抬起自己手腕上的表认真说:“顾小姐现在八点了,你确定还要睡?”

“等我一下。”

今天要去公司,主要是为了辞职,然后下午去检察院。

苏倾年来喊我,肯定是想送我去公司,但是进浴室的时候我又想起他的车撞坏了,还在维修中。

他怎么送我?

可是我发现我是多想了。

当我看见车库里,他的停车位上多出来的一辆黑色的宾利。

我瞬间不想说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