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重回检察院/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工作辞职后,我坐在出租车上给董佛发了一个短信,说辞职的很顺利,等会可以提前过来。

她没有回消息,现在这个时间点应该很忙碌,她最近被抓着做苦力。

我回了公寓将东西放在房间里,然后将一些证件带上就出门了。

市检察院距离我现在住的地方有些距离,坐了一个小时的公交车才到。

我到了检察院的时候,董佛不在,现在这个时间应该在警察局。

我去了四楼,总检察长正在开会,我坐在外面等着他散会。

检察院来了好几个年轻人,他们不认识我,所以我存在感为零。

这时扫地的阿姨过来打扫,她看见我很惊讶道:“顾检察官回来了?”

我笑着点头说:“杨姨,我回来面试,不知道总检还要不要我。”

“瞎说什么,都盼着你回来。”

杨姨在这里是老干部了,在这里干了十多年,看着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人进来,也看着一批又一批的人离开。

她这个人特别好,也特别热心,在这里工作的人因为她的影响,变得性格也热情起来,互相照顾的多。

当然也有一些特别的。

检察院有个和我同时进来,但以冷面,灭绝师太出名的人。

她的名字是萧炎焱,一听这名字就是非常霸气的,和她的性格一样。

她工作认真,冷酷,讲究效率,她手底下的人都吃了很多苦头。

但是很多都是优秀的。

以前我和她就是竞争对手,我的案子她没有不抢的,但是小案子我也会故作不知的让给她。

这样我们组就早点下班。

总检察长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因为早上没有吃东西,我现在肚子饿的不行。

也因为我有胃病,所以肚子也疼了起来,像肉揪一样。

他出来看见我一愣,随即招呼我去他的办公室,我点点头跟上。

总检看了我一眼,似乎发现我额头上的虚汗,他问:“胃又疼了?”

我点头说:“有点。”

他伸手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药瓶扔给我说:“要记得吃早饭。”

我拿过药瓶,倒了两颗出来,猛的干咽着下去,他见我这样啧啧道:“动作还是这样的粗鲁,水就在旁边,结婚的人了也不知道改一改。”

我笑了笑讨好的说:“总检,我想回来工作。”

总检翻阅一份文件反问:“回来做什么?小文员做的不好吗?”

“我离婚了,所以想回来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再说我没人要了,只有回娘家了,你一定要收留我。”

总检以前关系和我不错,大我十岁,像大哥一样很关心照顾我。

他妻子也是很喜欢我和董佛的,我们也去蹭了好几次饭。

总检笑骂我们脸厚,我们不在意,因为饭是真的好吃。

他年轻时也很拼命,所以落下了胃病,所以抽屉里一直都有嫂子准备的胃药。

他顿了顿,没有问我离婚的原因,而是说:“你明天就过来办入职手续,趁着我还在都给你办妥当,还是以前的职位,不过这次别任性了。”

趁着他还在?!

我连忙问:“你要离开吗?难道又升职了?”

他看了眼我的样子,笑骂道:“出息!我和你嫂子要回北京去发展,我已经提交了文件,过不久就调到北京去,上面会派新的总检过来。”

“那祝福你们前途无量!”我笑着对他说,坐到一旁的沙发上。

总检叮嘱我说:“行了!别说这些虚的,听上面说新领导是个年轻人,你好好听话,下下一个总检可能就是你。如果半年前你不辞职,再干个一年,其实明年就有机会申请的。”

我无所谓的笑笑说:“听天由命,我这次只有自认倒霉了。”

“你这丫头,我也不说你什么了,你明天早点过来,我帮你办入职手续,重新上手以前的工作,快去吃饭吧!”

他起身拿西装,我也连忙起身懂事说:“那总检大人你赶快回家陪嫂子,我也吃饭去了!”

“死丫头!”

我笑着溜出了检察院,其实在这里还有一些温暖,只是前段时间都忘了,忘了别人对我的好。

我给董佛打电话问:“你现在在警察局查案吗?”

董佛清脆的声音通过电话波传来说:“没有,我和重案组的在外面潜伏,你来检察院了吗?”

旁边似乎有人问她,她小声回答,“顾检察官要回来。”

我说:“我来了,刚见了总检,明天就过来办入职手续。”

“那真好,明天有人陪我吃苦了。”

董佛说了一句明天见就挂了电话,我在附近随便吃了一碗水饺,就坐公交车回公寓了。

在公寓下面的时候,我去将银行卡里剩余的三千块全部取了出来。

下午买两套衣服裤子应该要花一千多,现在身上的钱都不够。

在公寓里整理了以前的文件,我又想起以前的工作服被赵郅他们扔了。

我还要花几千块买工作套装。

可是我现在身上的钱不够。

明天只有借董佛或者总检的了。

苏倾年打电话过来的这个时间点,已经是晚上六点了。

天擦着时间渐渐的暗了下来。

他清朗磁性的声音传来道:“下来。”

下去……应该是公寓外面。

我连忙穿上衣服,裹上围巾,慌乱的穿上鞋子就跑下去了。

那一刻,我不知道我在期待什么。

或者说期待见谁?

晚上雪又下了起来,苏倾年将车停在梧桐树下面,身子靠着车辆微微抬头望着天上,侧脸硬朗。

苏倾年这一个简单的行为,竟让我觉得有些莫名的悲愁。

我过去打招呼问:“你吃饭了吗?”

他闻声站直身子,镇定淡漠的看着我回着我的话,“还没。”

我哦了一声,主动的坐上车,苏倾年也打开车门坐了上来。

他发动车子,随意的问我道:“工作找到没?”

“找到了,明天上班。”

他有些惊讶问:“这么快?”

我点头嘚瑟说:“当然了,我很厉害的。”他将车开出小区,语气有些满意的说:“比我预想的快。”

比他预想快?

他难道预想我会好几天或者半个月才会找到新工作?

我解释说:“我做回从前的工作,这次是我跳槽回到了以前的老板那里!老板赏识我也肯重新收留我。”

闻言,他有些兴趣盎然问:“你上大学是什么专业?从前又是做的什么工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