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他的大方/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这样问我,他这样算是想了解我吗?作为他的女人。

想到这,我心情莫名的有些高兴,笑着回答说:“上大学选的法学专业,二十岁就出来一直在检察院实习。”

听闻这,苏倾年沉思一会问:“你二十岁就出来实习?一直在检察院工作?离开过这座城市吗?”

我不知他为何这样问,斜了他一眼解释说:“我小学初中跳过级,参加高考的时候才十七岁,所以实习的早。二十岁就和赵郅认识,当然一直在这座城市,在检察院工作了六年的时间,包括考研究生都是工作时候考的。”

苏倾年的车速有点慢了下来,故作思考状沉默,半晌才高深莫测的说:“或许有你不知道的事!”

他莫名其妙的来了这么一句,我略有些好奇问:“什么事?”

他偏头淡淡的望了我一眼,移开话题疏离说:“顾希,以后不要在我面前听到你说你的前夫,任何一个男人都不愿自己的女人一直提其他的男人。”

他这样一提醒,我撇开眼不去看他,敷衍的答应:“我知道了。”

其实提不提赵郅都是小事情。

再说我好久一直提?

不过他不喜欢听,我以后就不提。

或许觉得自己刚刚的语气有些冷硬,苏倾年放缓语气随意的问:“二十岁就出来实习,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个学霸,顾希你不笨啊,这次怎么就跌了这么大一个跟头?”

他的语气充满了浓浓的遗憾。

这个跟头就是赵郅。

他不允许我提起,却自己要拿出来嘲讽我几句。

我故意当没听到他话里的意思,嘚瑟的说:“我当然是学霸,本科毕业就考了公务员,然后又考司法,做了助理检察官,直到检察官这个位置。”

“哦?真这么厉害?”苏倾年轻佻反问,随即说:“检察官倒是听着有些牛逼,但工资和普通白领差不多。”

我偏头斜了他一眼,不满道:“你就说不了一句好话给我?”

“让你认清现实。”苏倾年转着方向盘,将车子拐了一个弯说:“免得你一直会以为这样的自己,就是最好的。”

他的这句话让我泄气,说到底他是看不起我的。

看不起我,却还要赖着我。

比如结婚证这一说。

过几天就要去领了。

我心中还是有些忐忑问他:“你真的要和我领结婚证?”

他闻言极快的反问:“为什么不?”

“顾希,我需要一场婚姻,目的你不用知道,但我不会亏待你。”

这句不会亏待我,确实让我心动了,觉得和他扯证也没什么不好。

但是那时候,我不知道他的这个亏待,其实是两层意思。

苏倾年这人的话,都值得人去耐心考究,耐人寻味。

到了商场之后,苏倾年去停车场将车停好,下车的时候打量了我一番,语气疏离的说:“走吧。”

商场里的衣服琳琅满目,苏倾年挑选了一家高档的店铺进去。

我跟在他身后,有些涩涩然的,他看的这些衣服价位都是好几千的。

他挑选了好几套给我,让我去里面试,我连忙小声对他说:“苏倾年,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看一看,好吗?”

他闻言,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忽而咧嘴一笑,眸光焕发说:“乖,去试一试,别担心我没钱。”

这话逗笑了一旁的两个营业员。

苏倾年在两个人或者陌生人面前的时候,很少给我面子。

能戳破的他绝对不保留。

我瞪了他一眼,拿着衣服进去。

我一件一件的试,试完了还要出来让他过眼,然后他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又选了好几套给我。

我认命,一套一套的去试。

到最后的时候,他才满意的点点头对一旁的营业员说:“将刚才她试过的那些衣服全部包装起来。”

全部?我一惊,连忙阻止道:“苏倾年用不了这么多的,真的。”

这些加起来,有好几万呢。

“别小气家家的。”苏倾年瞪了我一眼说:“女人对自己好一点。”

他又说:“再说我眼光也不差。”

我内心暗自唾弃他,没见过这样夸自己的。

拗不过苏倾年,我也有些颓废。

看了眼自己包里的几千块钱,果断的放弃了。

苏倾年这样,我不知道怎么去还他,我不想用他太多的钱。

也不该用他的钱。

这样我心里会有歉意。

一直以来都是他在帮我,还用他这么多钱……这么多钱赵郅不会让我拿来买衣服的,还会骂我败家。

苏倾年还给我买了好一些风格的鞋子,还有……内衣里裤。

他从头到尾,都给我换了。

真的如他所说……购置装备。

在结账的时候,我看着他递出了一张金色的卡,我揣紧自己的小包,没有说话的跟在他后面。

总共六万七。

他给我买了几个冬天的衣服。

比我几年挣得工资还高。

财大气粗指的就是他这样的人。

而我还为了赵郅的妈妈拿了我十几万伤心难过的不行。

在车上的时候,苏倾年语气略有些愉悦说:“好好捣鼓自己,还有化妆品也给你买了一套,化妆不是为了给我看,而是要让自己更有自信。”

苏倾年一心的为我好。

为了让我在别人面前有足够的自信和底气,能够美丽大方。

“谢谢你,苏倾年。”我认真的道谢,遇见他真的是运气好到爆。

“嗯?”他反问:“谢我什么?”

我内心慢慢的温暖和感动,我真诚说:“我们认识了一周不到的时间,你却一直都在帮我,还给我花这么多钱,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好。”

我想了想,不能让他觉得我是物质的人,又添了一句说:“这钱我会努力存起来,明年年底还给你?”

我说了这么多,他只是清浅的问了一句:“什么钱?”

“买衣服的钱。”

说到这,苏倾年眉头有些不悦,沉呤道:“顾希,你如果要还钱就现在还,没有本事的话就闭嘴别说还的话。”

随即他浅笑着问我道:“为什么我要给你买?”

我神情一凝,为什么?!

因为他将我当他的女人。

可是我还没有这个自觉性。

六万七,不是一个小数目,他说的倒轻松,他这种过惯好日子的,又不理解我们这种平民小百姓的忧愁,平常谁会拿这么多钱去买衣服?

算了,我还是保持沉默。

免得等会苏倾年又损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