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我是你男人/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的话让我有些反思。

忽而有些很钦佩对他说:“苏倾年,你怎么会这么处理这些事情?”

苏倾年白了我一眼,抖了抖手中的报纸,很嘚瑟的说:“别人看你示弱,自然肯愿意来欺负你。”

“但也没事。”苏倾年默了两秒,对我说:“以后在我身边多学习着。”

说他胖他就开始喘,我问:“你确定不是让我学习你的坏习惯?”

听闻这个,他有些惊讶,问:“我有什么坏习惯?”

我:“……”

苏倾年像看渣渣一样看了我一眼,眼神里表达着说不出的藐视。

他放下报纸,看这样子是正打算回卧室去,不打算和我扯皮了。

也就是正在这个时候,外面的门响了起来,苏倾年眉毛一挑。

我也知道,大概谁来了。

物管委婉的说了我们几句,苏倾年一直沉默不语。

都是我赔着笑脸说:“是我的错,我的错,下次一定注意。”

还好那对母子没来。

不然苏倾年又会毒舌。

第二天天儿明的时候,苏倾年问我市检察院离这儿有多远。

我猜想他可能想送我上班。

我连忙摇头,说:“不顺路,我两个钢镚就过去了,不浪费你时间了。”

苏倾年看了我两秒,淡淡的说:“你怎么知道不顺路?”

“你公司在这附近,市检察院在市中心那边,离这里有点距离。”

这当然不顺路啊。

苏倾年一言不发的去车库将自己的车开出来,停在我面前说:“上车,我今天要去那边开个会议。”

我有些犹豫。

苏倾年蹦出一句,说:“别浪费我时间,迟到了损失你赔不过来。”

听他这样说,我连忙顺溜的上了他的车。

他将我放在市检察院门口,怒其不争的对我叮嘱道:“顾希,你平时多长长心,受欺负别忍气吞声。”

我受欺负没有忍气吞声过,但是每次好像都被欺负的更惨。

他好像明白这一点,添了一句说:“受欺负了就打电话给我。”

看着他扬长而去的黑色宾利,我心里有些情绪在悄悄发生变化。

我也明白,苏倾年这样的男人任何女人都抵挡不了。

即使他有时候爱嘲讽人,爱戳破人的尴尬,但他说的都是实话。

会让人轻松沦陷。

苏倾年这男人在这个社会本来就少见,有钱有型有……

不知道他有不有权,但抛开这些,他都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

不去看他的附加条件,仅仅是他这个人,好几次碰巧的救了我,都不可避免的让我的心有了微微波动。

他出现的如此合适。

但又出现在我最狼狈的时候。

又是如此的不合适。

我叹息一声,暗骂自己一天胡思乱想,转身进了检察院。

在走廊里我碰见去洗手间的萧炎焱,她的眉心有淡淡的疲惫,看这样子她昨晚又在办公室通宵熬夜了。

这是她的家常便饭。

她看见我脸上明显的一愣,问:“顾希,你这是?”

我向她摇了摇手中的文件袋,解释说:“我又要回来上班了。”

她冷漠的点头,说:“我知道你会回来的,只是时间问题。”

她说了这么一句话,就绕过我离开了,我也去了总检办公室。

总检也是刚来不久,正在开电脑,屏幕正泛着蓝色的光。

他看见我进来,从桌上拿过一份蓝色的文件扔到我怀里说:“把你东西留下,我帮你办入职手续,你去人事部报个到。”

我笑呵呵道:“好的,总检大人。”

“去吧去吧,别在这烦人。”

一切都是很顺利。

还是回到以前的地方心里才舒服。

我去人事部登记了一下,就回到以前的办公室,透明的玻璃将外面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很快过来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他敲门进来,忽而热情似火的过来抱着我的肩膀说:“顾检,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啊。”

他以前是我的助理检察官,刚毕业一年多的小伙子,热情很足,他现在脸上全都是一副委屈的模样。

我嫌弃的推了推他,说:“站好说话,我不在的半年里怎么了?”

他松开我,委屈的说:“我被调到萧检的手下去了,每天都是加班,要不就是通宵,你看我皮肤都差了,黑眼圈这么严重,都怪你离开。”

我好笑的说:“这样不好吗?你的工作能力应该比以前更强了。”

他闻言坐在我身边,拉着我的衣角,可怜的说:“我还是喜欢顾检。”

“好了,别油嘴滑舌,我尽量将你要回来成吗?”

他的小心思太简单了。

再说我半年没上班,很多都脱节了,上手工作也要花好几日。

我问他,“最近有什么大案子没?”

他点头,快速说:“有一个大案子,发现了无头女尸,嫌疑人昨天被董检他们抓住了,还在找证据。”

董佛真行,从萧炎焱手上拿下了这个大案子,还亲自抓了嫌疑人。

“萧检最近忙什么?”

他想了想,说:“其他地区的案子,不过也是挺大的,我们忙了半个多月了,还没有找到证据,律师为他们开脱的证据也很有利。”

我哦了一声,说:“那你先去忙,等我这几天熟悉过来,再将你要回来,重新组建我的组。”

他点头,很开心的松开我衣角说:“顾检回来,肯定很多人都想重新跟着你。”

“哪有那么容易?我也不好从他们手上拿人,我应该是带实习生。”

“这倒也是。”

他颇有些惆怅的离开。

有个助理给我送了很多份资料过来,一个上午的时间我都在看文件。

中午的时候我接到苏倾年的电话,他说:“下来顾希,一起去吃饭。”

他做事都是直接吩咐。

我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快到中午十二点了,索性也就合上文件,麻溜的下去了。

远远的看见苏倾年在车里等待,手指轻轻敲打着方向盘,似乎有些无聊。

我几步过去打开门坐进去,问:“你怎么还在这边,没有回公司。”

苏倾年望了我一眼,解释说:“刚结束会议,过来找你吃个饭。”

“你太贴心了,苏倾年。”

苏倾年发动车子,接着我的话说:“是不是特别想嫁给我?有种非我不嫁的感觉?”

“你怎么变得油嘴滑舌了?”我一副震惊的模样看着他!

他斜了我一眼,没有搭话。

但是眼神特别像看小丑一样。

我又被他鄙视了。

他拉着我去吃饭,菜上来的时候,我电话正响了起来。

我看了眼备注,是我爸打来的。

前两天从家里离开,他现在才打电话给我,我知道他心里内疚。

老顾就是那么一个人。

我叹息一声,苏倾年说:“别唉声叹气,像个老太婆。”

我闻言瞪了他一眼,按了通话键接起电话说:“爸,有什么事吗?”

对方讨好的声音传来,“希希吃饭了吗?要回来吃饭吗?”

我有些不忍,抬头看着对面的苏倾年,他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我语气放软,说:“我正在和朋友在外面吃饭呢,不回来吃。”

“希希,欣欣知道她错了,你雪姨也责骂过她了,你别生气了。”

这事很重要吗?

我无所谓说:“爸,我没生气,你给她们说我不怪她们,过段时间就回来看你们。”

我还是不愿我爸为难。

毕竟在那个家他是最尴尬的人。

我说这话,也是猜到雪姨在他的身边,李欣乔肯定不在。

我太了解她了!她那个丫头执拗的不行,错了也不会主动的认错!

现在指不定记恨我打她的那巴掌!

挂了电话之后,苏倾年一直看着我,我问他道:“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他摇头,给我夹了一筷子瘦肉说:“听你打电话,好像你回去的那天发生过什么?”

苏倾年很聪明。

我沉默点头,说:“我那个妹子到处散播我不好的谣言!小区的人都在议论我,讲我的坏话,名声不好。”

“你原谅她了?”苏倾年勾唇笑了笑说:“顾希,你这算是无能为力的事,因为那是你的家人,不过你受委屈的时候,可以尝试一下告诉我。”

“为什么告诉你?”我下意识反问。

“我是你男人。”

他给我甩了两块肥肉到碗里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