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遇上赵郅的妈/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说我太瘦,一个劲的给我挑肉吃,还混夹着许多肥肉。

我看着油腻腻的碗,心情瞬间低落,胃口也瞬间没有了,我道:“别给我挑,我不吃这个。”

“哦?”他勾了勾唇说:“不吃不走。”

这……我看着他将我碗里塞了小半碗,这才慢悠悠的自己吃饭。

我认命的尝试了一块,嘴里有股香味,并没有很油的样子。

很好吃。

我连着吃了几块,苏倾年一只手抵在桌子上撑着自己的侧脸,另一只手拿着筷子给我挑了一筷青菜,问:“不吃怎么还吃了这么多?”

我无语的看了他一眼,他说话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还有确定不是他威胁我的?

而我这才发现苏倾年的视线落在我身上,自己没怎么吃。

而他这个撑脸的动作,很萌。

苏倾年这个男人,真的是妖孽,有时候可以很冷艳,漠然,冷酷,但有时候也随性,热情,真实。

认识他这么久,发现他在人多的时候不爱说话,面对赵郅他们,他基本上都是保持沉默,要么直接动手。

他内心应该是不屑的。

而两个人的时候,他就乐意和你扯皮,说一些逗弄你的话。

虽然有些话……太直接。

和苏倾年吃过饭之后,他直接给我送到市检察院门口,说:“晚上自己花两个钢镚回去,我今晚有事。”

“我又没让你来接我。”我下意识说,假装镇定的看了眼周围。

苏倾年什么话都没说,开着车就从我身边溜走。

我刚刚有些心慌,被苏倾年这样温柔相待,一直都在捡宝的忐忑中。

害怕有一天主人会来寻找,会将苏倾年这块宝玉毫不留情的拿回去。

今天文件没有看完,我连着加班了两个小时,正打算将剩下的带一些回家看,而恰巧董佛过来了。

她一过来就抱着我倒苦水说:“我的顾大检察官啊,我这两天都要上天了,天天熬夜加班。”

董佛一天都跟着警察在外面跑。

她这个时间点才过来,想来是找证据才回来,打算整理思路。

我将文件放在桌上,拍了拍她的背安抚说:“事情怎么样了?”

“什么进展也没有,只有看明天怎么样了,再不查到那些兔崽子的罪证,我真的要飞天了。”

董佛苦哈哈的松开我,躺在我办公室的沙发上说:“你不许走,陪我整理一个小时的思路,我给你讲讲。”

我摊手,说:“好吧。”

董佛讲了半个小时,我替她分析了一下,说:“无头女尸只是其中一个受害人,还有一个男子消失,而现在男子还没有下落。罪犯用男子作威胁想贪家长的一些钱,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没想到自己被抓了。

他们会选择一个我们所有人都找不到的地方,应该不是城里。而你说他的手机短信里有一条苹果熟了的消息,这很可能是暗语。”

说到这,董佛从沙发上弹起来,了然道:“我知道了,你说的是城周边那些种苹果的田地,我马上打电话给潘组长,让他将范围缩小,去查附近有哪些苹果种植业。”

董佛抱了抱我,兴奋的说:“顾大检察官你真是我的福星,我也想到了苹果,我们一直都在寻找苹果摊。”

而苹果熟了,很可能就是那个男人遇害了,熟了就是死了的意思。

我笑了笑,起身收拾桌子上的文件,叮嘱说:“应该还有其他的罪犯,你等会跟着他们小心一点。”

“放心吧,我跆拳道黑段,谁敢打我主意?”董佛自信的说道,满脸的毫不在意,一点都不放在眼里的样子。

我其实不大担心她,董佛和检察院很多人不一样,是跆拳道高手。

自卫能力很强。

而这个检察院还有萧炎焱也是一个跆拳道高手,每次抓犯人都是自己亲自跟着警察出去。

我……我被赵郅打,关小雨打,一看我就是个柔弱的命。

从小到大平平稳稳读书到这的。

遇上犯人也没辙。

我下班的时候,公交车也下班了,两个钢镚是回不去了。

花了四十大洋坐出租车回到公寓,门卫的老大爷热情的和我说了几句。

我抱着一大叠文件在道路上走着,脚下的高跟鞋在安静的路上哒哒哒的响着,我抬头望了一眼远方的楼房。

那层楼那个位置的灯还没有开。

苏倾年还没有回来。

这样一看,我脚步就放松了下来,走路也没有那么匆匆了。

只是好死不死,遇到最不想见的人。

赵郅的妈妈从另一个拐弯处出来,我想转身离去,但已经被她看见。

她连忙喊住我,说:“顾希,见到我都不知道打声招呼?”

真是好笑的话!

我站好身子看向她,笑着反问:“为什么喊你?你是谁?”

“伶牙俐齿!”她瞪了我一眼,珠子鼓鼓的,警告我说:“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性子一点也不改,活该被人欺负。”

这么久欺负我的只是他儿子和她!不,还有一个连带的小三儿。

这话说的让我觉得太搞笑。

我低头看了眼她手上的菜篮子,里面装着新鲜的五花肉,还有半只鸡,想来是要好好的给关小雨补身体。

我从前生病什么的都没这待遇。

我这边还没有说什么,她忽而问:“你真的勾搭了一个有钱的男人?”

关小雨那张破嘴。

我皱着眉头,说:“赵郅他妈,你说话还是注意一点好,那个男人真不是我勾搭的。他是我男人,过不久我们就要领结婚证。”

听到这,赵郅妈妈面色突然不好,连忙问:“你难道真的比赵郅先出轨?不然刚离婚几天怎么就会结婚?除非你们之前就认识,暗度陈仓。你这样的女人,还好我儿子和你离婚了。”

哎哟,暗度陈仓。这老人家用的词,真是毒辣。

她说话一直都是不管我听不听的,也不管我生不生气,直接撂出来。

以前我和赵郅刚谈恋爱的时候,会觉得尴尬,后来就习惯了。

我抱紧怀里的文件,纠正她说:“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你自己清楚是你儿子先出轨,你看关小雨都有你赵家的香火了,你也别给我往身上泼这脏水。”

赵郅妈妈可能也没有想到我敢顶她,她气的脸色发白,伸出一只手指着我凶神恶气的说:“顾希,你别得意,是我儿子不要你的,你这个烂女人。”

她的声音拔的很高!

开始泼辣了。

突然我觉得特别没意思,不想理会她,而且远处走过来了几个人。

我不想将事情闹大,我白她一眼连忙抱着文件匆匆的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