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李欣乔又惹事了!/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我疑惑这两天李欣乔没找我麻烦的时候,她又惹事了。

赵郅打来电话让我去医院。

而那时候我正在检察院和一些实习生讨论案子,接电话听赵郅说的很严重的模样,声音焦急。

在赵郅的描述中,我终于将事情的脉络弄了个清楚。

就在今天中午的时候,李欣乔跑到赵郅的家里去闹,想要回房子,而家里只有关小雨和赵郅他妈在家。

三个女人一台戏,结果只会越吵越厉害,李欣乔是个受不了气的,而关小雨和赵郅的妈看她一个小丫头片子,骑到她们头上来也是忍不了的。

结果打起来了。

对方虽然两个人,但是一个孕妇一个老年人,李欣乔从小又泼辣,在学校打架请家长的事也不少见。

因为每次都是老顾瞒着我那个小钢琴后妈偷偷的去,李欣乔没承担过什么厉害后果,行事越来越嚣张跋扈,有种这世界唯我独尊的感觉。

三人打架打到不远处的楼梯口,李欣乔失手将关小雨推到了楼梯下面去,后者捂着肚子一个劲的喊痛。

现在都还在医院。

赵郅喊我去,明显是将我当成了主要的责任人,即使我当时不在场。

挂了电话我犹豫了一会,视线扫了眼几个好奇盯着我的实习生,抱歉的笑笑说:“还有一个多小时下班,你们先自己回去讨论一下,我有点事先离开。”

宋言这小伙子此刻特别懂事,说:“那顾检先忙,我们先过去。”

他对我眨眨他那对不算大但明亮的眼睛,我也对他眨了个眼睛,然后他就带着他们一起出去。

等他们出去后,我头疼的揉揉脑袋,认命的拿起黑色的挎包离开。

其实说实话,我不想去。

李欣乔惹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赵郅想将这盆屎扣在我脑袋上,不去的话他会一个劲的给我打电话。

赵郅这个男人,相处快六年,我了解的不行,他做什么事第一个就会想到我,以前说好听点是依赖我。

而现在说难听点就是将我推出去,一点都不懂的保护自己的女人。

为什么我以前没能明白这点?!

现在他不想惹李欣乔这个胡搅蛮缠的野丫头,只有给我打电话了。

我坐出租车到医院花了二十块大洋,肉疼的不行,又是一顿饭钱。

我去前台问了护士小姐有没有一个叫关小雨的病人。

她甩脸色不耐烦的给我指了方向。

左拐上二楼的第三个手术室。

其实护士小姐不用说的这么清楚,因为一上二楼就可以看到那个阵仗,老顾,小钢琴家后妈,赵郅,李欣乔还有那个前婆婆,都在走廊上杵着。

两家人全部出动,关小雨这个小三儿的面子也不是一般的小。

李欣乔远远的看见我来,态度恶劣的问:“你怎么现在才来?”

“为什么不能现在才来?”她这话让我有些摸不透,这个她犯错的时候不是最希望我不在场的吗?

免得她觉得我在看她笑话!

李欣乔,说:“我因为你没有处理好房子的事,才找上门,你现在这么淡定真的怪我咸吃萝卜淡操心。”

明明是她李欣乔一天事儿精!

她却将话题引到我身上来,无非就是想将小钢琴家后妈的注意移过来,不想挨骂!也表明她真的是在为我考虑,不是故意去找事的!

“别这样对你姐姐说话。”果然小钢琴家后妈又开始作了。

李欣乔瞪我一眼,乖乖的闭嘴,坐在走廊上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副吊儿铃铛的痞子样。

小钢琴家后妈有些歉意对我说:“小希,欣欣还小不懂事犯了错,我等会多说她几句。其实她心底也是为你好的,这事现在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我无奈摇头,我是真的不知道,关小雨的情况现在也是未知的,不过抢救了这么久,孩子应该是保不住了。

小钢琴家后妈现在脸色有些焦急,毕竟关小雨还在手术室抢救,这事落在他们身上,本来就是他们的不对。

听到这里,赵郅的妈再也忍不住,她眼睛里充满着恨意,瞪着我和小钢琴家后妈一家人说:“我孙子如果出了什么事,我和你们没完!”

她记挂的是孙子,而不是关小雨。

这一瞬间就知道她心头的重要性。

一个媳妇说到底始终是外人,比不上自己的香火!

赵郅的妈是个小学还没毕业的村里人,一生没见过什么世面,是赵郅出来工作的时候才将她带出来生活。

但村头村尾扯着声音那嗓子骂人的劲倒是也一并带了出来。

即使知道小钢琴家后妈曾经是我和赵郅的媒人,是赵郅一个远方表叔的好朋友,她也不管不顾的开始骂道:“李洁,你看看你平时虚假的模样,还有养个女儿也是这么个出息样,你到底要害我们赵家怎么样才肯甘心?呸!”

“你个老巫婆说什么?信不信我撕烂你那张嘴!”赵郅妈妈说的话让李欣乔瞬间炸毛起身,还好老顾拉着她,不然又会打起来。

赵郅的妈刚才这话说的真的太不给面子,我望了望小钢琴家后妈,她脸色唰的苍白起来,是被人戳中心事的难堪。

也难怪,她优雅了一辈子,被赵郅的妈这样指名道姓的说,也是头一遭。

她现在心底肯定也是很后悔结交赵郅这一家人了。

赵郅心里似乎觉得自己的妈说的有些过份,扯着她的胳膊劝着说:“妈别说了,等小雨出来再说。”

说完他视线望了望我,眸子里有深深的无奈,我看着他这眼神一愣,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意思。

“希希,和我来一下。”他突然出声,然后转身到楼梯口去。

希希……

这是离婚之前他常喊我的小名。

我脚下犹豫了一会,就跟着他到楼梯口了,直到消失在后面人的视线里,他才转身看着我。

他的目光惆怅,无奈。

“有什么事就说!”我躲开他的视线看着一旁的楼梯台阶!

他犹豫疑惑的声音传来,“顾希,你和苏倾年是什么关系?”

我微愣,他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妈说你们在一起了。”他又道。

他这样说的已经算委婉了,如果是他妈,话肯定难听百倍。

“和你有什么关系!”面对他的质问我有些不耐烦,不是害怕,而是心底实在不想和他们有什么交往。

“苏倾年调到我们公司了。”赵郅声音顿了顿,继续说:“是新上任的公司副总,一来就对公司大换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