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差点被渣男迷惑/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手心捏着挎包的链子,心头有些震惊,苏倾年这个男人居然只花了两天的时间,就从一个公司的首席财务执行官成了另一个公司的副总。

而这一瞬间,我有些明白他在做的事和赵郅接下来要说的话。

“希希,你是想对我复仇吗?”赵郅此刻有些无措,脸色苍白,像一个脆弱的孩子一样。

我毕竟和他夫妻一场,心底虽然恨他,但是此刻见他这样我于心不忍。

这个不忍不关于爱情,而是怜悯。

赵郅稳了稳情绪,犹豫说:“苏倾年大换血其实没什么,但他要查公司的账单。希希,我为了拿到十万块现金给小雨父母聘礼,偷了公司的钱。”

我猛的偏头看向他,差一点点,差一点点又被这个男人蒙蔽。

他就是知道怎么对付我!利用我的心软和柔软,想一举拿下我。

我真傻,差点又上当!

他拿这十万肯定是他守财奴的妈当初不给,但关小雨逼的紧,所以才做了这样的蠢事。

公司查账单,他肯定也给他妈说了这事的严重性,拿钱补了回去。

只是做过毕竟就是做过,查出来传到这个业界去,基本上就没有其他的公司敢再录用赵郅。

“是你当初为了关小雨不管不顾的做这种蠢事,现在对我说有什么用?我又不是苏倾年,不是你们老板!”我身体有微微的颤抖,是生气所致,但是克制住的,我他妈差点又被迷惑。

渣男出轨,苏倾年为我复仇,而我刚刚还差点同情赵郅!

这不是罪有应得吗?

我居然还同情他!

“你对他说一下,我离职没什么,但求他给我一条后路。”

赵郅面色着急,过来抓住我的手腕,我使劲挣扎从他手腕里挣脱出来,可是他突然猛的抱住我说:“当初是我做错了事,希希你就帮我这一次好吗?就这一次以后我就不打扰你了,房子我也还给你,我不要了。”

他不是不要,他今天肯定收到了苏倾年托律师给他的起诉书。

他没办法要了,要不起了!

这一瞬间,这个怀抱让我感觉到恶心,恶心的气息传到我的鼻孔里,心间里,居然忘记了挣扎。

突然咔嚓一声,我连忙推开赵郅,偏头看向照相的人!

李欣乔!

“你在干什么?”我伸手整理好自己刚刚散落的耳发,看着李欣乔一副嘚瑟的模样质问道。

“哎哟,刚刚离婚的俩人突然抱到了一块,而男人的现任女人正在急救室抢救。这话题怎么看怎么都有说头。”李欣乔扬了扬手上的手机,笑的欢快道:“顾希,等我连上医院WIFI,我就将这张照片传给你,你自己回味回味。”

“胡闹,赶紧删了。”我厉声道!

“不删,等会就传给你!”

我胃里泛着酸,想吐的感觉越来越浓烈,是被眼前这两个人恶心的。

说不过李欣乔这个丫头,我推开眼前的赵郅去了洗手间,吐了好大一会什么也没有,真的不能见他们!

一个比一个恶心!

我用冷水拍一拍脸,这时候手机响起来,我赶紧用卫生纸擦了擦手,从包里掏出手机看见跳动的三个字。

这三个字让我心一下安定。

我接起来,听见男人清浅、淡漠的声音问道:“在哪里?”

“在医院呢。”

苏倾年,问:“在医院做什么?”

“我妹子将赵郅现在的女人推下了楼梯,人还在抢救中。”我将手机搁在耳朵处,偏着头用肩膀抵着,补妆。

苏倾年听闻,顿了顿道:“将地址定位用微信发给我。”

“哦,好。”

挂了电话之后,我发现我还没有加苏倾年的微信,连忙利用电话号码加上,后者很快同意。

我将地址定位发了过去。

我在洗手间待了一会,出去的时候,关小雨还没有出来。

直到半个小时以后,医生才从里面出来问:“谁是家属?”

赵郅犹豫的看了我一眼,他的妈妈连忙接上话问:“我是家属,孩子怎么样?有没有事?”

医生脸色瞬间有些不好,赵郅看见立马打断自己妈的话,说:“我是家属,大人和孩子怎么样了?”

“大人小产,现在没事了。”医生态度有些冷硬补了一句说:“里面是要给你们生孩子的人,以后第一个询问的应该是那个病人,而不是孩子!”

我听了心里暗爽,终于有人能明目张胆的教训他们母子了。

听到孩子没了,赵郅的妈一脸的颓废,就像这么久给关小雨养身体用的鸡鸭鱼肉,全都白费了一样!

关小雨被推到了病房里,麻醉的劲儿还没有过去,还在昏迷中,我们这些人杵在病房里有些拥挤。

但是赵郅妈不允许我们离开,非要一个说法和赔偿的事。

一个孩子值多少钱?

至少五万吧。

这是赵郅妈的最低要求。

她说她还没算怀孕期间关小雨用的那些营养费,还有他们的精神损失。

这话虽然说的有些可笑,但是遇上任何一家人,大家都会这么算。

我们两家现在非亲非故,你弄掉了我的孙子,凭什么不赔钱?

这是歪理也是正理。

李欣乔躺在床上还在一个劲的破解医院的无线密码,小钢琴家后妈不成器的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眼沉默的老顾,最后视线落在我身上问:“小希觉得五万块怎么样?”

“看你吧。”这是私事,我不是给她们打官司的,只有他们自己处理。

但是五万块,确实有点多。

平常人家一年都挣不到五万块,还是小钢琴家后妈小有本事。

将这点钱虽然不放在眼里,但是也要让她辛苦几个月。

她也明白自己女儿这次事做的确实错了,低头想了想镇定说:“五万块我们可以赔,但是房子的事是我给小希按揭的,这个事今天也一并说清楚吧。”

虽然作,虽然故作优雅!

但是活了这么多年的小钢琴后妈也不是一个什么都忍让的优雅女人!

房子问题,这是大事!

趁着现在这个时间,大家说清楚,免得后面大家还有什么多余的来往。

也免得再相见厌烦!

赵郅妈一听见房子问题就不答应了,立马瞪着眼凶道:“这个房子现在写的我儿子的名字,谁也拿不走!”

听到这赵郅赶紧伸手扯了扯他妈的衣服示意她别说话,现在这里面只有赵郅是最清醒的人了。

他清楚的知道现在自己是个什么困境,陷入窘迫的模样。

“妈,房子他们要就给他们,我们拿着五万块就行了。”

他心底居然也是想要这五万块的,我望过去,赵郅移开了视线。

李欣乔这时候呸了一声,说:“臭不要脸,五万块,怎么不去抢?”

这一句话让赵郅脸色瞬间苍白,他毕竟是男人,有脾气的,暴躁说:“李欣乔,你别得寸进尺!”

“我得寸进尺怎么了?”李欣乔从我爸后面绕出来,瞪着赵郅说:“有你们家这么欺负人的?我还从没有见过一个小三儿躺床上,大家都来看的!”

“还不是你惹的事!”

“你早还了房子不就没事了吗?谁他妈想缠着你这个窝囊废!”李欣乔说话很毒,我在一旁看戏,没有说话。

其实我心底还是很爽他们之间的对骂,至少我心头出气了些。

我爸也是辛苦,使劲的扯着李欣乔,就怕她一个劲的冲上去。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还是外面的护士进来,凶巴巴道:“吵什么吵?要吵出去吵,别在这影响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