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领结婚证/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浓烈的冷冽气息,能进这间房的只有苏倾年,他单手扣住我的手,另一只手在我身上到处游走。

到处点火!

他的唇薄而热情,覆在我唇上有清淡的酒味,苏倾年喝酒了!

难不成他现在是精虫上脑?

我连忙从他身下挣扎出来,但他又扣住我的腰给拉了回去,嗓音含糊不清道:“顾希你这个坏女人。”

我一愣松懈下来,我在苏倾年的眼中是一个坏女人?

苏倾年趁我愣的这个时间,手已经摸上了我柔软的地方,另一只手又有些急迫的脱下自己腰间的黑色皮带。

第一次和苏倾年见面的时候是在床上,虽然白天俩人也做过,那飞上云端的感觉还清晰犹如眼前。

但我实在想不起夜里发生过什么,而这一夜我是清楚的记得。

明明是苏倾年惹火的,最后却是我抱着他一个劲的要着不肯他离开,我贪恋他身上的每一块皮肤,紧致的让我摸着身下都有湿意。

这样一个极品,让人欲罢不能!

最后苏倾年额头略有些汗水,平躺在床上将我抱在怀里,我伸手擦了擦他的额头,感觉到他身体一僵。

我抱着他的脖子,问:“苏倾年,你是不是因为赵郅抱我而生气?”

他没有说话,只是搭在我腰间的手使劲摸了一把,有些小脾气。

我偷偷的笑了笑解释说:“是赵郅主动的,我还没有来得及推开他,我那个妹子就拍照了。”我不想苏倾年误会,不管他在不在意我都想解释。

“不用给我解释。”苏倾年半阖着眸子,放松说:“以后注意点。”

“你在吃醋?”我故意这样问,即使我知道原因不是因为喜欢。

“顾希,人要懂得自知之明。”苏倾年忽而伸出手,将手掌放在我脖子后面箍着,我的脸埋在他的胸膛上,耳边听见他淡淡的语气说:“睡觉。”

忽然之间,我心里很难过,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很简单。

被保护,被照顾,被温柔相待就可,这些苏倾年都做过。

短短一周多时候,我心里清晰的感觉到,我好像爱上了苏倾年这个男人,我内心挣扎痛苦,不知如何自处!

但既然爱上,就希望他能够以同样的心情来对待我,只是……

我还没有问他关于赵郅的事,他现在已经在开始对付赵郅。

这些他却一点也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都是默默的。

第二天微明的时候,苏倾年将我丢在公交车站扬长而去。

天气依旧寒冷,我吐了几口白气在手心暖了暖,公交车就来了。

刚到检察院就碰上董佛,她一副神精气爽的模样对我扬手打招呼道:“顾检,吃早餐了没?”

我和董佛坐在离检察院不远的一个小巷子里喊了两碗混沌,两杯豆浆,很有食欲的吃起来。

董佛吃了好几个混沌,解决了馋意,这才出声八卦说:“听总检说上面会派新的总检过来,不知道是不是大帅哥。你看我们检察院的比我小的都帅,比我大的要么秃顶要么成家。”

她眸光发光的看着我,期待值爆棚,我咽下口中的豆浆,笑着问她:“难不成你想将注意打到总检上面去,再说了能混到总检位置的年龄至少30多岁左右,比你大七八岁呢。”

“还真别这样说,听总检说是个年轻的小伙子。”董佛对我眨眨眼,邪笑着说:“如果和总检大人一样的长相,我就不要了,让给你去。”

“你这是看不起总检?”我反问。

“我可没说这话。”董佛吸了口豆浆说:“他只是长得有的寒碜,但是人挺不错的,不然嫂子怎么看的上他?”

无辜的总检大人在清早这么一个有希望的日子,不知不觉的就躺枪了。

和董佛吃了早餐,就心满意足的卡着上班的点回到检察院。

一早上也没什么重要的大事,就是坐在办公室里和几个实习生废废口水,不像萧炎焱,一大早的就出去了。

董佛也刚结束一个案子,清闲的发霉,坐在我办公室里磕瓜子。

见我手下哪个实习生说话特逗,她也要跟着逗几句,然后哈哈大笑。

宋言这小伙子中枪的最多,他自己倒没有觉悟,和董佛聊的一个比一个带劲,嘴皮子耍的比谁都溜。

这笑声引来了总检,他推开门进来,瞪了董佛一眼,沉着脸说:“不回自己办公室工作!在这胡闹什么?”

“总检大人,你这可误会我了。”董佛将瓜子扔在宋言小朋友的面前,讨好的对总检笑着说:“我们这是在一起讨论案子呢,不然我跑来干嘛?”

总检看了眼桌上摊开的瓜子壳,额头的青筋跳了跳,留下一句:“你和顾希等会来我办公室!”咬着牙离开。

离开的方向,董佛看了眼,随即对大家拍手抱怨说:“为什么总检办公室里没有独立的卫生间?上个厕所也要来说我们几句,事儿多!”

能这样说总检的只有董佛,我轻轻的笑了笑,看了眼她身后脸色一变,立马给董佛使眼色。

后者秒懂,笑的异常欢快继续说:“不过我就喜欢这样的总检,工作特别认真!难怪检察院上上下下的人都对我说,总检好的不行。”

“现在到我办公室里来。”总检的声音响在董佛身后,丢下一句黑着脸转身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董佛对我瘪瘪嘴,无奈的摊手说:“这年头说两句话也要注意着身后有没有偷听者,你们这些小朋友多注意一点,我和你们顾检领奖去咯。”

敲门进去的时候,总检脸色还是难看的不行,看见我们进来,他嗓音含着怒气道:“我就说是谁在检察院传我的坏话,原来是你们这两个丫头,白眼狼,以后别来我家蹭饭了。”

“没有没有。”董佛和我立马识趣的上前替他捏肩膀,董佛说:“我们也经常夸你来着,刚刚总检大人不是听见了吗?我夸你夸的多好来着。”

“是啊,总检。”我迎合。

“好了好了,站过去。”总检从桌上甩了一个文件给我们,解释说:“下周我就要调回北京,这个案子是我给你们争取下来的,事情不小。本来想让你们几个组一起合作,但萧炎焱最近忙,所以就交给你们两个。”

“那新总检多久过来?”董佛下意识问着,没有看见总检瞬间黑下去的脸色,看他那样我心里笑的不行。

总检不争气的看了她一眼,说:“你就期待着吧,等我离开没人照顾你们,惹事了也没人给你们兜着!”

总检说的对,这么多年我和董佛惹下的祸事,都是他兜着的。

他又换了话锋说:“这个案子也不着急,你们慢慢来,等上面的申请下来了,你们就着手准备。”

“这是什么案子?”我翻开一个文件,看了眼里面的简单记载。

是一个贪污腐败的案子,金额数目巨大,贪污的人已经遇害,但这笔资金消失,还有谁害了贪污人?

总检吐出两个字:“腐败。”

我和董佛离开办公室,一人拿了一份文件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我翻阅了一会,又让实习生查了这个集团的资料,没什么特殊的。

就是一个做的很大的企业。

天成……天成不是苏倾年任职首席财务执行官的公司吗?

中午的时候,接到苏倾年的电话,他让我麻溜的下去。

大中午的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中午有几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我拿着挎包和围巾连忙下去。

外面下着雪,苏倾年将车停在一个不是很惹人注目的位置,而他正站在车外,手指间拿着一只白色的烟卷。

星星的点火明明暗暗,黑色的浓发上已经有了一层雪色,这样的苏倾年虽然镇定,但看上去有一丝浮躁。

他看见我来,掐灭手中的烟扔在一旁的垃圾桶里,问:“怎么这么久?”

“和同事说了几句。”刚刚在大厅遇见宋言从外面吃饭回来,我让他中午没事的话就将天成的资料整理出来。

但被他东扯西扯问了一些问题,是不是去约会什么之类的,嘴皮子越来越溜,话越来越多了。

所以时间耽搁了一些。

苏倾年沉默上车,我也随后坐上去,系上安全带问他:“我们去哪里?”

“先回桓台。”

桓台就是公寓小区的名字。

我愣,问:“怎么突然回去?”

“你带户口本和身份证没?”他发动车子偏头看了我一眼,见我一脸懵逼,苏倾年语气特别平静的说:“没有带,自然要回去。”

我心底一惊,望着他结巴道:“难不成……你今天要……要和我……”

“今儿日子不错,适合登记。”苏倾年替我接下话,说的风轻云淡。

结婚这事在他眼中,就是寻一个好的日子就行了。

我也忽然明白,苏倾年只是需要两个结婚证,其余的都是多余的。

他不会征求我的意见,询问我的想法,因为我们之前就有约定,他帮我报仇,而我做他的女人。

为什么会选择今天?

我想起赵郅昨天说的话,盯着他问:“你帮我惩罚了那对渣男渣女?”

“不然呢?”苏倾年解释,语调平稳道:“我不是一个失言的人,我履行了承诺,那么你也要遵守约定。”

他说给他几天时间,还真的只是用了几天时间,那么现在赵郅他们一家人怎么样了?

苏倾年说的惩罚,结果是什么?

我想问苏倾年,但最终沉默。

他如果要说,会解释的,但他没说,没说出来让我心底痛快一下。

我很疑惑这点。

后来我才知道,苏倾年比任何人都了解我,虽然我恨赵郅那般狠心待我。但是也极其心软,看到他们的下场心中会心酸,也会微微难过。

他当时是不想说出来让我糟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