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希希,对不起/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冷,苏倾年将自己的围巾扔在我脑袋上,从我手中抽走结婚证,说:“这交给我保管。”

我从脑袋上取下来,握在手心的质地特别柔软,我将他宽大的围巾绕在自己脖子上好几圈,跟在他身后说:“这结婚证领了也没什么用。”

这个结婚证一领,就是扔在抽屉里的,平常谁会去管它们?

刚才拍照的时候,苏倾年的嘴角是冷漠的,薄唇微微抿起来,没有一丝一点的喜悦。

我想可能因为是四表哥找茬,而他打了四表哥自己心里也难受。

无论什么原因,谁也不想在自己结婚的这一天,出这档子事。

其实我挺理解四表哥的,我也想不出苏倾年为什么突然看上我,想要和我结婚,即使他说有别的原因,

但这世界上女人那么多,也不是死绝了,按照他的条件完全可以选择一个从未离过婚、家庭条件好的女人!

可是他偏偏选了我,一个在他眼前没有自尊,狼狈到底的女人!

这点我也是奇怪的。

奇怪虽然奇怪,但我没有去问他,因为我知道我问他,他会讽刺我。

“还要去上班?”苏倾年等我坐上车,偏过头来问我。

这时候他已经恢复到以前的模样,唇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眸光点点,徒生魅惑。

我镇定的收回目光,说:“今天第一天上班,还是想表现好点。”

苏倾年没有搭话,也没有将我甩在公交车站,而是将我送到了检察院门口,下车的时候,他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顾希,从没想过你这样的女人,做的会是这样的工作,很好。”

我这样的女人?

是指我被赵郅们欺负成这个样子的人,却做了最独立强硬的检察官?

他这是夸我的意思?

但他前段时间还说检察官和白领领的差不多的工资,还看不起来着。

果然苏倾年的话只能信一半。

我对他摆摆手,说:“嗯,快两点了,你别上班迟到了。”

苏倾年点头,说:“晚上我有事不来接你了,你自己花两个钢镚回去。”

“嗯,好的。”

苏倾年扬长而去,这时候董佛从我身后冒出来,八卦的眼神打量着我道:“刚刚那个男人是谁?开的还是宾利,而且还长的那么帅!简直就是极品!”

还未等我说话,董佛就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惊讶道:“你居然围着两条围巾,这上面黑色的是不是那个男人的?这香味还不错,淡淡的薄荷味道,也不刺鼻,不错,有品味。”

她像忠犬一样,凑在我围巾上面闻了闻,我有些无语的推开她。

刚刚忘了还苏倾年的围巾了。

“他是谁?”我转身向检察院走去,董佛跟在后面不依不饶。

“我朋友。”我解释。

董佛明显不信的鄙视了我一眼,说:“骗谁呢?我还不了解你?顾学姐,我们认识多少年了?我算算,今年可是第七年了,大学里两年,工作五年,我对你可是知根知底的。”

董佛是小我一届的学妹,但是年龄却比我大两岁,这是因为我上学的时候跳过级,所以是我占了便宜。

我没有她年长,所以平常她都是喊我顾检,是不喊学姐的!

拉不下那个面子是其次,还有就是我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把我当成了学妹,喊的可亲热了。

当时我也不知道她什么系的,也不知道她是第几届的,索性就当她是学姐,反正也不吃亏。

可是后来她发现我是她学姐之后,尴尬的不行,连忙给我认错。

什么有眼不识泰山,狗眼不识学姐,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来了。

后来我考了司法进了检察院,她也跟着来了,一直合作到现在。

她说的对,她对我知根知底。

我想苏倾年这人,她以后肯定还有见面的机会,我想了想找借口说:“那真的是我朋友,离婚时他帮了不少忙,房子也是他帮我要回来的。”

董佛听了攀上我的肩膀说道:“这样的朋友我怎么没有?不过他帮你要回房子也是一个好人,有机会我们请请人家吃个饭,感谢一下。”

“有机会再说咯。”

下午的时间,董佛和我看了一些天成的资料,没个眉目索性就先放在一旁了,这个案子先不急。

听董佛说,警察局的人今早接到这个命案,现在还在调查中,也是一筹莫展,还在事发地找证据。

董佛没个姿态躺在沙发上,无聊的和我说话,似想起一件事,眼睛突然发亮的对我说:“攀队说你回来了,等明天周末,我们抽出晚上时间去酒吧聚一聚,穿便装。”

我问:“攀队多久说的?”

“前几天的时候。”

前几天我还没有回来,应该是董佛提前告诉他们的。

我以前和警察局的攀队合作了六年,关系也是挺不错的。

离开赵郅,回到以前的生活轨迹,我发现很多事都明朗了起来。

至少心情舒畅。

晚上苏倾年有事,我回去的时候也比较晚。

但也是擦着公交车下班的时候,赶上了最后一班。

我舍不得坐出租车,四十块大洋来回可以坐二十趟公交车。

这样一想,我发现自己好吝啬。

回到桓台的时候,门卫的老大爷告诉我,说:“今天赵郅和他母亲找的搬家公司,下午就离开了。”

我一愣,他们离开的真快!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突然。”老大爷喃喃自语的声音传来。

我裹紧身上的围巾,没有搭话。

我去了一趟以前的公寓,房门前面全是杂物,垃圾之类的。

我站了一会,便进了电梯下楼,以后这房子就还给李欣乔,我不想和小钢琴家母子俩再扯上什么关系。

我刚出了公寓没走到几步,头顶的雪花和凉意忽而消失!

我抬眼,一把黑色的伞就这样撞进了眼。

我偏头望回去,赵郅正一脸颓废的看着我,我连忙从他伞下移出来,不客气的问:“你怎么还在?”

“我一直在等你。”赵郅神色不变道:“希希,我等了你半天了。”

我敌视的看着他问:“等我做什么?”我怕他突然打我,像上次一样。

“希希,关小雨听说我没了工作和房子今早就离开我了,她这个现实的女人始终比不上你。我也知道我现在的下场都是自己自作自受,苏倾年为你报复是应该的,我不怨你,也不怨他。”

“我明天就离开这座城市了,以后可能见不到你了。”赵郅声音顿了顿说:“走之前我想来看看你,我不奢望你原谅我,但是我还是想来看看你,想对你说声对不起,希希。”

他怎么好意思怨我或者苏倾年?

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关小雨那样的女人,爱的本来就不是他这个人,而是他的百依百顺和钱。

“你怎么好意思说这种话的?”我冷笑一声,愤怒说道:“你这个渣男,当初出轨的时候,打我的时候,将我送到警察局污蔑我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有想过对不起我!”

“希希,对不起,是我错了。”

“别喊我希希,恶心。”我瞪着他,突然感到非常难过,这不到十天的时间里,我也想过他来道歉,用低声下气的样子!

可是他无论怎么狠心对我,我都可以坚强下来。

但是他说对不起,示弱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做的可能有些过份。

赵郅他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吃苦的时候我陪着他的,很不容易!

全靠自己一个人打拼!

而在这个无依无靠的城市,突然没了房子,工作,对他来说就是致命一击!

难怪他要离开。

“你说不喊就不喊。”赵郅苦涩的笑了笑,随即神情有些犹豫。

我特别了解他,连忙问:“你想要说什么?”

“没什么,保重,我先走了。”

赵郅将伞留在原地,转身离开了。

我看着伞柄顶在雪地上,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气,上去就踩了几脚,直到它破损不堪才肯罢休!

从今以后,我和赵郅一刀两断!

恩怨不再!

过去的六年就是喂狗了!

我也不气了,心底顺畅了。

我回到苏倾年的公寓已经是晚上八点的时候,那个男人还没有回来。

阿姨做的菜已经冷了,我放在微波炉里,自己热了一下。

吃饱以后去浴室洗澡,又顺便把衣服洗了。

我在客厅里看了一会电视,九点的时候苏倾年还没有回来。

索性我也不等他了,留了客厅里的一盏灯就回自己的房间睡觉了。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像烙煎饼一样,心底有些烦躁!

我起身去客厅里接了一杯温水,正在这个时候外面的门被打开。

苏倾年趁着风雪回来,肩膀处的黑色大衣上还有几片雪花没有融化。

他身上冷冽的气息中带了微微酒味,醇香肆意!

他抬眼看见我站在客厅里,目光里微微有些错愕,问:“还没有睡?”

我摇摇头,说:“口渴。”

我还摇了摇自己的杯子,确定真实性。

他点点头,脱下自己身上的大衣偏身挂在一旁的架上,说:“去睡吧,明天还要上班。”

我本来想问他为何这么晚回来,但是想起中午他说的那些话,就失了勇气,我不应该多管闲事。

苏倾年去哪里,做什么事,都和我顾希没有任何的关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