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苏倾年回北京/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昨晚喝酒了,但是今儿个还是起来的比我早,来敲我的房门。

我打开门,他身子斜靠着门框,已经收拾整妥,额前的头发都裸露了出来,很少见的穿着一件白衬衫。

长袖处有一颗金色的纽扣,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的西装。

他穿的这么正经,这我倒还是第一见。

我疑惑,问:“今天有正事?”

“为什么这样问?”他抿了抿唇,伸手摸了摸我杂乱的头发解释说:“小姑娘挺聪明的,我要回北京处理点事,明天早上回来。”

我问:“多久的飞机?”

这里离北京不远,只是坐两个小时的飞机,就可以到达首都。

“早上九点四十的。”苏倾年收回手,吩咐我说:“去收拾自己,等会送你上班,将车停在你那里,晚上你可以自己开回家。”

和苏倾年下楼之后,他同我在小区下面的店里吃早餐。

我刚喝了一口稀粥,似乎想起什么,有些担忧问:“你家人不知道我的存在,是不是四表哥告诉他们了?所以你今天突然要回北京?”

“是不是他们让你回去的?”

冬日的寒风顺着门缝处吹进来,苏倾年放下手上的勺子,眼眸沉静的看着我,问:“为什么这样想?”

“这很明显啊,无论我配不配的上你,按照四表哥的话来说,你家人肯定是不同意我们两个领证的。”我叹息一声,解释说:“我倒没什么,就是委屈你了,你回去肯定会挨骂。”

闻言苏倾年低声笑了笑,嗓音笑骂道:“你一天胡思乱想些什么?我回北京不是因为他们,而是有私事。”

私事?

我想起昨天四表哥几次提起一个人的名字。

我好奇的看着他问:“是不是你的小情人锦云?听四表哥讲了好几次,昨天他那个当初还没有说出来,你就出手打了他,其实我还是蛮好奇他会说一些什么。”

听到这,苏倾年的表情明显一僵,随即无所谓笑道:“顾希,你就瞎想吧,总有一天自己会后悔去。”

我能有什么好后悔的?

我低头又喝了一口稀粥,苏倾年将一张银行卡从自己黑色的皮包摸出来,直接放在饭桌上。

我一愣,问:“这是要做什么?我不缺钱的,你给我银行卡做什么?”

“留着。”苏倾年将皮包装回自己西装裤里,语气有些愉悦说:“这不是给你的,你以后若觉得有想买的家具或者必需品,都可以买一份回去。”

苏倾年顿了顿,又说:“顾希,这不是施舍给你的,夫妻俩共同生活,开支是必须的,这是我的工资卡,你收着万一以后有用。”

他的工资卡?我拿起来一张金色的小卡,这明显是VIP金卡。

我问他:“这是你所有的资产?”

这次苏倾年直接斜了我一眼,反问我:“你觉得我身家只是这一张卡?”

我沉默,继续吃早餐。

苏倾年送我去了检察院之后,自己坐了出租车去了机场。

我本来想送他过去,他直接拒绝说:“顾希,你上班快迟到了。”

好吧,不强求。

我将车开进车库,刚巧遇见萧炎焱在停车库里,她下车看见我开的车一愣,又看了眼车牌号,出声疑惑问:“顾希,这车是谁的?”

我笑着解释说:“我一个朋友的。”

“车牌号很牛啊。”萧炎焱依旧冷漠着一张脸,解释说:“这是北京的车牌归属地,这种号码都是有钱人家的。”

这是四表哥的车,车牌号归属地是北京很正常的,号码也是77649。

这种号码很特殊吗?

萧炎焱忽而问我,“你那个朋友姓什么?”

“苏。”我回她,昨天苏倾年喊四表哥的名字是苏伽成。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现在这车是苏倾年的。

我这一个字让萧炎焱脸色瞬间苍白,她表情不同于以往的镇定,有一丝丝惊讶和不敢置信。

我见她这样,有些疑惑问她道:“萧检,你认识这车的主人?”

“认识。”萧炎焱恢复镇定点头,解释说:“我老家在北京,我和这车主的主人住在同一片地方。我对数字敏感,所以就记住这个号码了。”

萧炎焱对数字敏感,这我是知道的,她这个人能力强,记忆好,对这个车牌号有印象很正常。

没想到四表哥和萧炎焱以前还是邻居,这缘分真的奇怪。

茫茫人海中,这样也能有巧合。

将车停好,我和萧炎焱一起坐电梯,回到检察院办公室。

董佛那个小姑娘还没有来,我和宋言说了几句,便溜达到隔壁的警察局。

我运气挺好,潘队也刚从外面回来,风尘仆仆,一脸的疲倦。

他老远看见我,便笑着招呼道:“小顾啊,你回来都两天了,也不知道来警察局望一望风,是不是忘了我们警察局这些大老爷们?”

他这样取笑我,我连忙笑着解释说:“我刚回来两天,很多事都还没有上手,你看我今天不就过来了吗?”

“去去去,别打马虎,从检察院到警察局就是几分钟的路程。”潘队笑了笑,又问我:“和你丈夫感情怎么样?”

丈夫?我想起苏倾年。

“挺好的啊,他对我不错。”

我微微低着头,提起苏倾年,想起他心头就觉得愉悦。

特别是他每天早上穿的那么好看,那么整洁的来我房门前敲门喊我起床,我这心头就像喝了酒一样暖和。

潘队似乎看见我的小动作,他哈哈一笑,拍着我的肩膀说:“对你好就成,你这姑娘就是享福的命。”

“对了,小董和你说过没?今晚周末我们带上局里的几个小伙还有你那个特别逗的孩子,叫宋什么来着?”

我接上说:“宋言。”

潘队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拍拍自个的额头,说:“对,就是宋言,带上他们几个年轻人,我们去酒吧聚一聚。”

“嗯,可以啊。”

“我知道你酒量可以,今晚不醉不归!”潘队笑着说:“我刚出任务回来,去睡一觉,晚上记得过来喊我。”

我点头,望着他离去后,这才去警察局的各个部门转了一圈就离开了。

目的只是让他们都眼熟眼熟我,知道我回来了就成。

我回到检察院的时候,董佛已经来上班了,她拉过我在一旁说:“今早迟到了,碰到了一起迟到的总检,他一脸尴尬的看着我,一路甩也没甩我,这样子看上去真装。”

“他好面子。”我想起董佛的性格,连忙问:“你不会说了什么吧?”

“我也没说什么啊。”董佛摆手一脸无辜道:“我就打招呼说,嗨真巧,总检大人,我们上班都可以一起迟到,这就是天生的缘分,今中午注定要让我和顾检去你家蹭饭。”

我:“……”

我知道董佛是故意的,这孩子就喜欢一天去逗总检大人。

用她的话说,生活就是自己找乐子的,宁愿逗逼的活着也不要像萧炎焱一样,眼睛里只有业绩。

“你成心的。”我从她手中抽出自己的手臂,斜着眼望了望她。

董佛一脸坏笑道:“还是你懂我。”

今天的工作很轻松,小半天就完成了一些小案子,剩余的时间就是董佛拉着她手底下的一些人过来吹牛。

正在这个时候我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来,铃声加震动。

宋言先一步拿在手上,看了眼备注一脸好奇的问我说:“顾检,苏倾年这个名字挺好听的,是男人?”

办公室里的一些人已经知道我离婚了,宋言就是其中一个。

所以他巴不得盼我有第二春,这几天就一直给我出谋划策的说:“顾检,赵郅那个渣男我们不理会他,让他一个人吃屎去,我在我亲戚家周围帮你留意留意看有没有好男人。”

这几天他推荐了好几个青年才俊的,我都一一的给否绝了!

我一脸无语,倒是董佛听见苏倾年这个名字,连忙从宋言手中抢过手机,快速的按了接听键。

男人清朗、魅惑的声音,隔了遥远的距离,从听话筒里传出来,“顾希,我到北京了,吃饭了没?”

董佛笑的极其欢快,打趣的对我比着口型,重复苏倾年说过的话。

办公室里笑声一片。

我连忙过去从她手里抢回手机,红着一张脸跑到外面的落地窗旁,将手机搁在耳边回他说:“刚刚是同事恶作剧,抢了我的手机,我刚拿回来。”

苏倾年哦了一声,声音一顿又问:“吃午饭了没?”

“还没有,等会就去吃。”

这时电话里忽而传入一个稚嫩的声音,不满问:“苏倾年同学,你在和谁打电话?”还伴随着轻微的吵闹声。

不一会,苏倾年似乎换了一个打电话的地方,那边安静下来。

我好奇问:“刚刚是谁的声音?”

“一个小孩子,平时很黏我。”苏倾年轻声笑了笑说:“一个很漂亮的小男孩,我也挺喜欢他的。”

我哦了一声,抬眼看了眼外面的天空,今天没有下雪,只是白茫茫的一片。

苏倾年忽而嗓音变重,沉呤道:“顾希,等以后有时间我带你回北京,见见我的父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