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娘娘架子很大/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和我领结婚证,可能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家庭吧。

他娶我难道是因为像电视里演的那些家庭剧一样?

富家子弟为了和父母对抗,然后娶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女人来气他们?

想到这,我就觉得自己好笑。

苏倾年是一个成熟的人,不可能会做这么幼稚的事。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

这个问题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我笑着回着他说:“好啊,其实除了开会的时候去过一次,我还没有悠闲的时候去过北京,天安门故宫什么的啊,我都没去过。”

“希望你喜欢。”

挂了电话之后,我回到办公室,董佛和宋言一脸期待的看着我。

我对他们翻了个白眼坐下,没有搭理他们八卦的眼神。

晚上的时候,我从车库里将苏倾年的车开出来。

董佛和宋言眼睛发光的看着这辆宾利。

宋言夸张的趴在上面欢笑着说道:“顾检,这是豪车啊!”

董佛连忙坐上来,说道:“苏倾年帅哥和你关系好啊,车都给你了。”

“他今天在北京,让我晚上给他开回去呢。”我笑着解释。

此地无银的感觉,因为董佛明显不信。

“难不成你们住在一起的?”

检察官比一般人谨慎,更能从一些话语中,听出蛛丝马迹。

我识趣的闭嘴。

宋言坐在后面,脑袋伸到前面来,一副受伤的模样说:“你有男人都不告诉我,害得我还打电话询问我妈她的那些朋友,有没有什么青年才俊,还想介绍给你。”

“你怎么不介绍给我?”董佛听闻这个话,鄙视的看着宋言道:“臭小子,平时我多照顾你去了,你犯了错都是我兜着的,要不然萧炎焱会轻易放过你?”

宋言连忙坐回去,当没听见。

“我让你介绍了吗?”我转动方向盘打了个弯,将车开出去说:“你每次介绍,我都是给拒绝的,是你听不进去话。”

“好吧好吧,是我瞎操心,我们顾大美人,肯定有很多男人追求。”

他油嘴滑舌,我笑了笑没搭理他,一分钟左右就到了警察局。

潘队看见我车,也笑着打趣了几句,和董佛宋言属于一个路子的。

我这车只能载三个人,他们开了警察局的一辆黑色便车。

按照他们的话说,今天周五喝酒只是放松一下。

喝醉了躺车上,醒来直接执行任务。

的确,最近警察局调查案子,周末根本没有自己的时间。

这家酒吧,以前经常和他们来,后来赵郅的妈妈知道明着批评了我几句。

赵郅也是一脸不喜的模样,所以后来我也很少跟他们来了。

夜晚的城市歌舞升平,我们一行人在酒吧闹的很嗨。

我和董佛被灌了很多酒,宋言那小子也一个劲的找借口灌我。

随后趁着酒劲拉着我去台上跳舞。

跳了不到一会,我有种想吐的感觉,立马从台上下来,去了洗手间呕吐起来,酒味浓烈。

我打开水流洗了洗脸,冰冷的触觉让我清醒了不少。

董佛这时候也进来洗手间,她的酒量在检察院也是出了名的厉害。

和我一样,很能喝。

她低头用冷水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眼睛里的迷离退了一大半。

“走,出去继续。”她拉着我的手,我点头跟在她后面。

前面传来她疑惑的声音,道:“咦,那不是苏倾年帅哥吗?你不是说他今天在北京吗?难道我喝醉了看错了?”

听她提到苏倾年,我连忙顺着董佛的视线望过去。

卡座上的那个男人是苏倾年没错,还穿着今早的那件衬衫,长袖微微挽了上来,露出手臂上坚实的肌肉。

只是……他身边的那个女人亲热的靠着他,还挽着他的胳膊。

而他正和坐在一旁的两个男人玩游戏,看样子谁输了谁就喝酒。

前些日子,苏倾年总说晚上有事,回来的时候身上有酒味。

原来是出来玩了。

他这样的男人,不出来玩恐怕谁也不相信。

不过和我没关系。

曾说好过互不干涉。

我摇摇头头,道:“你认错了,那不是苏倾年,我们过去吧。”

董佛也只是昨天中午的时候,在我身后见过苏倾年,只觉得很帅,看着熟悉,具体模样她现在喝醉了也是想不起来的。

她点头肯定说:“那就是我认错了,苏倾年帅哥身边怎么会有那么骚的一个女人,衣服都快没了。”

我又看了过去,靠着苏倾年的那个女人,性感的不行,也漂亮的不行。

我回到卡座,一个劲的闷声喝酒,随后和他们玩起游戏。

但我今天运气真不错,摇骰子都是大点。

潘队和几个他手下的人,连连败北,喝的一塌糊涂。

董佛也是醉的不行,还好玩的时候将宋言排除出去的,不然等会没人管她。

宋言这孩子也甘心的坐在一旁看戏,嫌事儿不大在一旁干闹腾。

喝的不要不要的,我摇晃着起身,宋言看见连忙起身扶着我,殷勤说:“顾检,去洗手间吗?小的送你去。”

我点点头,伸手攀上他的肩膀,摇晃着去了洗手间。

我坐在马桶上许久,还没有缓过来劲儿。

本来就喝的多,又想起刚刚苏倾年那个模样,心里堵的慌。

越想越堵,我索性不想,洗了脸软着身子从洗手间里出来,口里喊着道:“宋言,快来扶着本宫。”

一声嗤笑从头顶传来,“娘娘的架子倒是蛮大的。”

娘娘二字语调轻佻,这声音对我熟悉的不行,我靠着墙壁猛的抬头,对上苏倾年似笑非笑的眼眸。

眼底深处含着浓浓的冷漠。

我沉默低头绕过他,胳膊被人攥住,我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掌心在慢慢的收拢,生疼的感觉从胳膊处传来。

“娘娘不认识我吗?”苏倾年使劲,将我甩在墙上。

我惊呼一声,他已经用自己高大的身躯抵着我了。

他伸出一只手缓慢的摸着我的脸,我感觉到来自他的压迫,危险的气息。

我抬眼看着他,走廊上暗紫的光芒落在他侧脸上,额前的短发落了些许下来,显得他有些冷艳。

深黑的眸子里散发着魅惑人心的光芒,苏倾年的另一只手放在我的腰间,锁住,轻轻摩擦着那里的软肉。

他这番动作做的行云流水,我反应过来连忙伸手推他,气道:“苏倾年,你发什么神经,起开!”但推不动他。

这时走廊上传来脚步声。

苏倾年垂着头微微抿了抿唇,立马拉着我到了走廊的另一处夹角,这里隔绝了外面的喧哗。

苏倾年压着我的身子,忽而低头吻上我,他的舌头在我口中滑过,含着我,有着淡淡的酒味。

我不知道这是他的还是我的,我下意识伸手攀上他的脖子。

这时他突然松开我,眸光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不客气讽刺道:“怎么跑这来喝酒了?和那么一群大老爷们喝成这个样子,你就这么饥渴?”

我喝成什么样子?

无论喝成什么模样比他好,刚刚一个女人那么暧昧的依偎着他。

他都无动于衷,推都不推开她!

而且这几日他都在外面玩。

我忍住心里的委屈,使劲推了他一把,他不防,脚步退后了一步。

我低头理了理自己的衣服道:“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还不是在外面玩?”

苏倾年脸色瞬间黑了下来,伸手将我扣在怀里,用自己的身体抵着我问道:“真的和我没有关系?”

他自动忽略了后面那一句话。

“没有。”我嘴硬道。

“呵,娘娘这是喜欢我霸王硬上弓?”苏倾年在我耳边轻吐了这么一句话,手已经放在我的胸前,用了劲握住。

我心底一惊,连忙抵住他的手,脸色苍白的瞪着他说:“这是酒吧,你要做什么?”

“不就是玩吗?”苏倾年眸子里深黑无比,他一步上前将我扣在怀里,手压向我的臀部,抵着他身体。

我连忙在他怀里挣扎,骂道:“苏倾年,你这个混蛋!”

“我混蛋?”他的唇移动到我的耳边,温热的气息钻入我的耳孔。

我心里一慌,身体软了下来,瘫在他怀里。

苏倾年搂住的腰,笑着取笑问我,嗓音依旧魅惑,“娘娘这是想要我?”

他和我上过几次床,他对我的身体有一定的掌控。

他懂我受不起他的引诱,所以从刚刚开始他一直都是故意的。

故意发挥自己的优势,来引诱我。

苏倾年突然打横抱起我,向酒吧外面走去,我连忙说:“我的包和外套还在卡座里。”

苏倾年无所谓的笑笑,沉默没有搭理我,到外面的时候,寒风吹来,苏倾年轻声问我:“车停在哪里的?”

我悄悄将头埋在他的怀里,指了一个方向。

我现在鼻间呼吸的气息全是他身上的味道,好闻的淡淡薄荷味。

清冽迷离。

苏倾年将我扔在车后面,自己钻进来压着我,脱了我的衣服上下手亲热了许久。

最后一吻轻柔的落在我额头。

他起身淡定的出去,理了理衣服坐上驾驶座,发动车子离开这里。

我躺在后座上微微喘息,忽然发现,苏倾年这男人自制力太强!

可是他脱完我的衣服这算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