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心远,身近/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从前面的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我也刚巧对上他的视线!

只看见他唇角微微勾了一个弧度,像笑但又像讽刺,似乎有稍许厌恶。

厌恶……这不止是我第一次从他身上想到这个词。

或许苏倾年心底真的讨厌我。

可是讨厌我,为什么还要同我结婚?同我亲热做爱?

真是一个矛盾的男人。

我心里暗骂自己一天胡思乱想,职业病惯了,什么都喜欢去分析一下。

急促的呼吸平复之后,我坐起身子将自己的衣服裤儿穿上。

车窗外的霓虹灯转瞬即逝,暗黄的灯光落了些进来。

我心底有丝丝落寂。

刚刚苏倾年还和另一个女人暧昧,可是刚刚……刚刚他什么解释也没有,难道他以为我没有看见吗?

但是我该以什么立场问他?

揣着这个问题,也没有半分结果,索性就摇头不想了。

从酒吧到桓台车程有一个小时,苏倾年似乎觉得气氛有些沉默,出声问我:“今天那些是什么人?”

“同事。”我说。

“今天聚会?怎么没告诉我?”

前面刚巧碰上红灯转变。

苏倾年停下车子,偏头望向后面的我。

他的眸子深邃,看一眼都让我觉得难以自拔。

我微微垂着头,收敛视线,无所谓的摇头说:“就是同事聚一下会,没有什么好说的。”

“嗯?”苏倾年嗓音淡淡的,反问道:“意思我今晚没发现,我还不知道你和一群大老爷们那么能喝?”

“都是同事。”

都是同事,再说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还不是出来玩?

“顾希,你就不长心吧。”

苏倾年冷漠的说了这么一句,又发动车子,脚下踩油门开了出去。

这一路沉默了下来,他没有再和我说话,苏倾年这人我摸不透。

不知他生哪门子气。

回到桓台以后,我下车率先进了电梯,没有等苏倾年。

刚打开房门,苏倾年就从后面跻身进来,伸手将我抱在怀里。

浓烈的气息迎面而来,苏倾年将我压在墙上,胸膛抵着我,他低头吻上我的锁骨,啃咬着。

他求欢,我没有拒绝的必要,我双手抱住他的脖子,配合他起来。

苏倾年将我扔在沙发上,没有一丝的怜惜,扯掉我身上的衣服。

前戏也没有,直接生猛的进来。

我经不住痛呼一声,下面完全没有准备就接纳了他。

他一个劲的发泄,我双手抱着他的腰在他身下承欢。

他的技术很好,而我也不是什么都不会。

最后两人都很愉悦。

我满足了他,他也满足了我。

苏倾年抱着我躺在沙发上,呼吸气息有些不稳,但是神情依旧淡漠。

淡漠之中有一丝妖艳。

我看着看着就入迷了。

客厅的暗灯开着,只有微微的紫色光芒,我抱着他的腰收回视线,将脑袋枕在他胸膛上听着他渐渐平稳的心跳。

明明两个人的心隔得很远,却做着世界上最亲密的事。

苏倾年伸手捏了捏我腰上的软肉,略有些兴趣的说话,“明天周末想做什么?”

我知道他想和我聊天,但是见我不出声,他侧了侧身子,偏头眼睛对上我的视线。

我疲惫的闭上眼。

我和他是坦诚相见,感觉到抱着我腰间的手臂一僵。

他搂紧我,欺身上来性感的问:“是不是没有满足?”

他语气轻佻,手也不老实,我们又在沙发上玩闹了一个多小时。

我从他怀里起身,回自己的房间洗澡,他也自然的跟了进来。

我无奈的转身看着他道:“我很累,想睡了。”

“我陪你。”他伸手摸摸我脑袋上杂乱的头发,轻声笑着说:“明天周末,我不用上班,可以陪你睡觉。”

这话说的我多想和他睡似的。

我无语的去浴室洗澡,出来的时候他已经侧躺在我床上。

从抽屉里拿出吹风机,等一头长发吹的干爽的时候,我转身去了床上。

扯过一半的被子盖住自己。

其实我很少和苏倾年睡在一张床上,这次仅仅是第三次。

我心底还是有些紧张。

被褥里全是他的味道,这么好闻的味道……

我怕有一天习惯了就会舍不得了,会迷恋会贪恋,就想要的更多。

身后突然伸出一双手将我捞进了怀里,炙热的温度贴着我的背部。

苏倾年从后面将脑袋放在我肩膀上,轻轻的摩擦了一下。

我伸手推开他的脑袋说:“别闹。”

这太刺激人了。

苏倾年又蹭上来,吻了吻我的肩膀道:“娘娘觉得我伺候的你不满意?”

娘娘……刚刚在酒吧,我好像说过让宋言扶着本宫。

他今晚拿来打趣了好几次。

我没有搭话,苏倾年的腰从后面顶了我一下。

我连忙求饶说:“满意,很满意。”

苏倾年有时候有些孩子气。

这是我刚发现的。

第二天周末,在我埋在被子里睡的一塌糊涂的时候。

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不耐烦的皱着眉头,从被子里伸出手胡乱寻找。

这时有只手按住我,将手机递到我手上,还顺势的摸了摸。

我猛的一惊,立马将脑袋从被子里拱出来。

看见苏倾年才松了一口气。

没有习惯身边的人是他。

都忘了昨晚我和他一起睡得。

我看了眼手机上的备注,又看了眼用一只手支着自己脑袋侧身望着我的苏倾年。

清早起来的他,墨黑的发丝微微有些凌乱。

我接起电话,无聊的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他凌乱的头发,抚平。

苏倾年眸子有些古怪的看着我,随即笑了笑,拉着我的手在自己手心玩耍。

一根一根的握着我的手指。

电话筒那边传来老顾的声音,依旧是慈祥安和,他说:“希希,赵郅将房子还回来了,你雪姨让你搬回去住,说你不能总住在朋友那里。但欣欣也想搬过去,你可以和她一起住。”

我和李欣乔一起住?

疯了吧?

家里有我爸和小钢琴家后妈,我都能和她吵起来!

何况没有小钢琴家后妈的约束,那她岂不是要飞天了?

我连忙说:“爸,那个房子你让李欣乔去住就是,我不和她争。我和我朋友一起合租,这样挺好的。”

刚说完这两句话,苏倾年扯着我的手将我抱在怀里。

预料不及,我惊呼一声,抬头看见他正一脸调笑的望着我。

老顾听见这声音,立马担心问我:“希希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瞪了苏倾年一眼,趴在他身上说:“没事,刚刚差点被石头绊倒。”

“你这么大的孩子了,做事一点都不稳重。前天听赵郅说你的工作辞职了,你怎么都不告诉家里人一声?”

老顾叹息一声,似乎很忧愁。

“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我回到了以前的地方工作,爸你别担心我。”

我爸今天格外的唠叨。

“希希,你是不是怪爸没有保护你?赵郅做了那样的事,可是我什么也没有帮到你,还让欣欣乱说话。”

我叹息一声,我和我爸这说了半天的话,苏倾年都只是听着,沉默的抱着我,玩着我的手指。

我安慰他说:“爸,别瞎想,我怎么会怪你?我这边有点事,先挂了?”

“好,下午联系。”

老顾挂了电话之后,我没有想通他说的下午联系是什么意思。

苏倾年从我手中抽过手机,扔在一旁,好奇的问我道:“你爸对你做了什么让他觉得内疚的事?你妹子说了什么?”

“没有什么。”我从他身上起来说:“我爸就是敏感,担心的多。”

“那他过得也不容易。”苏倾年莫名其妙的冒了这么一句出来。

但他说的没错。

我好奇问:“你怎么知道?”

“我又不傻。”苏倾年用一只手枕着自己脑袋说:“你上次说你雪姨是你后妈,而你那个妹子姓李,想来是两个家庭各自带着孩子组成的新家庭。你爸我见过一次,性格有些懦弱,而你的妹子性格太强硬,夹在你和她之间,你爸爸当然过得不容易。”

苏倾年只见过他们一次,就分析的头头是道。

那小区里生活了这么久的邻居,心里肯定也觉得我爸不容易。

但按照他们的心理,又觉得我爸是自己活该,好好的一个男人不出去工作,成天就在家里靠女人。

这点本来就是惹骂的。

只是只有我和那个后妈知道,我爸身体一直不好,做不了重活。

而且他那样的性格也不适合出去工作。

小钢琴家后妈舍不得我爸去受外面的冷落,她太爱他了。

我不知道他们怎么认识的,但是她对我好,只是为了不让我爸伤心。

她太痴心。

我叹息一声,从床上下来打开衣柜,拿出一套衣服说:“我爸这么多年习惯了,我也不想他为难。”

“所以有时候你吃亏了,也不肯多去计较,只是舍不得他为难?”苏倾年接上我的话,忽而又说了一句:“我真没有想到你也是一个会心软的女人。”

后面一句莫名其妙,我背对着他换衣服说:“我心本来就不硬,别人说一点好话,我就会妥协。”

“是吗?”

苏倾年反问一句,从床上起来进浴室洗澡,出来的时候头发湿漉漉的。

他下意识的去开黑色的柜子,发现清一色的女装过后愣了一下。

他抿了抿唇,镇定自若的打开房门出去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腰间还搭着一条白色的浴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