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杨悦给我难堪/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从我的房间离开,我索性脱下衣服又在床上躺起来。

昨晚喝了很多酒本来脑袋晕晕沉沉的,又和苏倾年那男人裹了那么久!

身体不疲惫是不可能的。

这一睡就是到中午的时间,但不是自然醒的!

又是被电话吵醒的。

我睁开眼缓了好大一会,这才伸手从一旁捞过手机按了通话键接起电话。

宋言这小子噼里啪啦一股脑道:“顾检,昨晚去了洗手间后你怎么不见了?我昨晚也喝醉了,刚想起这回事,就连忙打电话过来问问。”

好小子,竟然忘了还有我这么大一个活人!

即使他忘了我,我还是温柔的安慰他说:“没事,昨晚提前回来了。”

宋言说:“哦,下次记得告诉我们一下,我们都担心你被别人拐跑了。”

我:“……”

我发现我此刻有些无言以对,他不是刚记起我吗?

昨晚我的确被苏倾年拐回来了。

今天难得的出了太阳,暖暖的阳光透过窗户落在整张床铺上。

我舒服的叹息不想起床。

我将手机扔在一旁,在床上睁着眼睛躺了许久。

半个小时后才缓慢的起身穿衣服。

打开门出去,苏倾年不在。

我在厨房的冰箱里找出一瓶奶,两块面包,坐在客厅里吃着。

过不久苏倾年从外面打开门进来,他看见我这样,出声问道:“饿了?”

我看着他,他的手上拿着一份文件,我收回视线点点头说:“有点。”

“去拿外套。”苏倾年将文件扔在客厅的玻璃桌上,自己进了卧室说:“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他进去不过半分钟,换了一件黑色的大衣出来,目光疑惑的看着我道:“你不是饿了吗?带你去吃饭。”

好吧。

我去卧室拿了一件长款的白色羽绒服,打直膝盖,又穿了一双黑色的半筒靴子,和苏倾年的差不多。

我发现,苏倾年好像偏爱这一款。

那天在商场的时候,他给我选了几双,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笑意。

苏倾年开车带我到了一家高档的餐厅,点了两份牛排。

还有一些甜品。

他将手机放在桌子上,问我:“你要不要喝一点红酒?”

我摇摇头说:“不想喝,昨晚喝的有点多,脑袋还有些晕。”

苏倾年满意说:“下次吃住教训,和他们出去玩的时候注意一点。”

和朋友们出去玩,还要吃教训。

苏倾年这人真的莫名其妙。

我沉默,没有搭理他。

这时牛排上来,我连忙切成小块,吃完了不说还吃了很多甜品。

我擦了擦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看见苏倾年还优雅的切着牛排。

我连忙打断他,提议说:“苏先生,其实我们两个人吃饭的时候,你真的不用这么优雅的。”

“哦?”苏倾年轻佻一声。

“你这样反衬了我的行为粗糙。”

“我又不是不了解你。”苏倾年无所谓的回答,塞了一块牛排到嘴里。

他吃东西的动作真的很好看,像电影里的男主一样!

光看着都能让人流口水。

同时我也觉得很心塞,苏倾年他说的没错。

他了解我,所以无论我什么样子,他都不在意。

他见过我最邋遢,最狼狈的模样!

所以即使以后我再丢脸,他都可以淡定从容的一笑而过。

这真的是一件让人很心塞的事。

填饱肚子过后,苏倾年正打算去开车过来,没想到遇见他的熟人。

我记忆力超好,一夜过去,这三个人我恰好都还记得。

前面这个漂亮的女人,大冬天的穿着一条短裙,也不怕冷!

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鲜红的唇瓣,细长的眼线。

还有全身的优雅气质……不,用董佛的话说就是骚。

她就是昨晚一直黏在苏倾年身旁的女人,还有两个年轻的男人。

没想到我今天好死不死的遇到他们,运气真是好爆了。

其实我不太想遇见他们,因为这个女人的存在,让我觉得有些心塞,

昨晚苏倾年没推开她,更让我心塞。

心塞归心塞,但是她给我打招呼的时候,我必须表现得大度一点。

“你好,我是杨悦。”她伸手直接对我介绍她自己。

就在餐厅大门口,堵着别人的生财之门,我笑了笑伸手过去,还没有说一句话,她就已经收回了自己的手。

我一愣,听见她问我身边的男人,“倾年,这个女人是?”

苏倾年也看到这一幕,我他妈有些尴尬的收回手,手突然被人握住。

手心有熟悉的温度。

我偏头看向身边的男人,他正勾着唇,眸光冷漠的看向杨悦。

另外两个男人见苏倾年这样,其中一个连忙打马虎道:“杨悦,你这还看不出来吗?这是学长的女人。”

学长?!

另一个人说:“嫂子不好意思啊,杨悦不懂事,我们向你赔礼。”

唯独杨悦脸色有些苍白,没有搭话也没有道歉。

本来是她不懂礼貌,但是我也不计较,看的出来她喜欢苏倾年。

但是现在这场景……很尴尬。

“学长,今儿个周末,要不我们去打牌?”他们提议道。

苏倾年看了看我,眼神询问我的意见,我摇摇头,他却说:“好。”

我:“……”

坐上车的时候,我有些不大高兴,我是不太想去牌室的。

特别是和一群我不认识的人。

还是一群这样的人。

苏倾年似乎发现我心情不好,他开口问我道:“刚刚杨悦打了你的脸?疼不疼?”嗓音有些不悦。

我知道他指的是那握手的事,杨悦看不起我,专门给我难堪。

我反驳说:“还不是因为你。”

他说:“所以我们要报仇回来。”

苏倾年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我好奇问他:“怎么报复回来?”

“他们是我在国外留学时候认识的人,比我小一届。”

难怪喊他学长。

苏倾年解释说:“前些天也不知他们从哪里听说我过来了,联系上我。而我刚到这个城市没什么朋友,也不想交朋友,但是和他们还是能玩的。”

比如去酒吧喝酒?

“这个和你报复他们有什么关系?”我翻了一个白眼,摊手问。

闻言,苏倾年偏头看着我,有些怒其不争的问:“顾希,你没发现我在给你解释他们的来历吗?他们对我来说不重要,那个杨悦也是一样。”

“为什么要对我解释?”我心慌,连忙说:“其实这些不用对我解释的。”

“是吗?”苏倾年嗤笑了一声反问,随即转移话题道:“等会打麻将,赢掉他们这个月的工资,让他们吃土去。”

这就是他的报复?

他怎么就肯定他会赢?

说到底还是我小看苏倾年了。

当看到他打牌那老练的动作,我就知道他以前是多么的放荡过自己。

他们下的赌注很大,苏倾年摸了一张牌,偏头问我:“你会吗?”

我点头又摇头说:“会一点,但不是很会。”顶多知道怎么打,不会算牌。

我会打麻将,但是运气不怎么行,十回就有十回输的记录。

所以每次过年,两家人聚在一起热闹的时候,赵郅的妈妈是不想叫我上桌打麻将的。

只要赵郅让我摸了两把,她会从一开始黑脸到我结束。

“那你来打,我去一下洗手间。”

苏倾年说完这句话就起身离开,我有些无措和茫然。

输了钱他会不会怪我?

我硬着头皮上桌,杨悦看苏倾年不在,立马甩了一张牌冷着脸问我:“你是怎么和苏倾年认识的?”

“缘分。”我也冷漠吐出两个字。

她不客气,我也不客气。

我和苏倾年的相遇真的是一场缘分。

如果赵郅不出轨,而我不去酒吧买醉,那我这辈子就不会认识苏倾年。

“杨悦,对嫂子语气好一点。”我寻着这声音望过去。

说话的这个人,留着超短的头发,快贴近头皮,穿着一身灰色的西装。

他好意解释说:“嫂子,杨悦也没别的意思,就是自己喜欢的人突然被人抢跑了,心里一时想不过。”

另一个男人接着说:“杨悦就是没想通自己输给你什么地方,嫂子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她计较。”

感情,苏倾年不在,一个两个的都来挤兑我,真是好样的!

“没什么想不通的,苏倾年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你们不是在喊我嫂子吗?有什么想不通的都说出来,我给你们解释解释,解释了或许你们就想通了,心里也不犯堵了。”

我身边有董佛和宋言这两个耍嘴皮子的,我听了这么久,自然也不会落了他们下乘,只是平时很少溜出来。

正在这时候,我打出一张九筒,杨悦糊了,我亏惨了。

苏倾年怎么还没有回来?

我认命的从桌儿里拿出几千块给她。

杨悦冷哼了一声,笑着说:“多谢嫂子给捐的零花钱。”

“不用谢,反正也是你们学长赢的你们的,权当拿你们的钱玩。”

我顿了顿,笑的欢快的说:“说起来,应该感谢你们。”

“那嫂子多输掉给我们。”

“没事,大家都是玩玩嘛。”

我心里一直期盼着苏倾年赶紧回来。

这个阵仗输下去,我受不住。

一把输赢抵我一个月工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