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免我一生颠沛流离/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他打开牌室的门进来,手上拿着一件崭新的白色大衣。

他过来将大衣温柔的披在我身上,随即坐在我身边勾着唇解释说:“刚刚想起你今天穿的挺少的,就去了附近的商场一趟,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

他居然是去给我买衣服了!

我偏过脑袋,小声的在他耳边说:“我将你的钱输了很多。”

闻言苏倾年骤然一笑,不顾其余三个人的脸色,松着眉头,轻声安慰我说:“我的钱也是你的,随便输。”

我随即明白他的意思。

这恩爱秀的满分。

我视线之处清楚的看见,杨悦的脸色更加苍白,目光恶毒的看着我。

苏倾年这个男人,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的好。

在外人面前,他是极其的维护我剩下的可怜不多的自尊。

他回来了,我当然不会坐在麻将桌上,继续让他们几个人来虐我。

换上苏倾年坐镇之后,形势明显有了极大的改变。

我刚刚输得钱,苏倾年花了一个多小时,连本带利的赢了回来。

下午四点左右的时候,我接到老顾的电话。

我打开门走到外面去,听到他说:“希希,欣欣今天要搬过去住,你雪姨想让你过来帮一下忙。”

我拿着手机的手一顿,突然明白早上老顾说的下午联系的意思。

小钢琴家后妈怎么好意思的来吩咐我?

她女儿前阵子到处散播我的谣言,这刚过去几天,她就要让我去给李欣乔当苦力,跑腿?

真当我不记仇?

我虽然不想去,但是又不想让我爸为难,敷衍的答应了。

等会晚点过去就好了。

我挂了电话,回到牌室,苏倾年偏过眸子看着我,问:“有什么事?”

刚刚我手机放在麻将桌角处的,离他的胳膊很近。

他看见备注是我爸,将手机拿起来递给我说:“你爸的电话。”

但他现在出声关心的问我……

我立马秒懂说:“我爸让我回去帮我妹子搬家。”

苏倾年推了牌,起身说:“等会有事,那就不打了。”

杨悦连忙问他道:“那倾年下次又一起?”

苏倾年听完她这句话,我看见他的眉头明显的皱了皱,随即听见他说:“以后不必来往了,还有杨悦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没有亲密到直接唤我名字。”

他的声音冷漠,无情。

三人一愣,苏倾年突然要和他们断绝关系。

我很佩服他这点。

苏倾年这男人,从来都不会说要委屈自己。

比如上次那个水管漏水的事,他可以直接出声呛楼下的业主惹来物管,也不肯自己吃一个闷亏。

惹到他的人他会直接不来往,刚刚杨悦说我,已经让他不高兴。

他不高兴不是因为他喜欢我,而是他亲口说过他要罩我,所以不容许别人欺负我。

好吧,这都是我的猜测。

我感觉我很了解苏倾年,那是从心底的一种了解,自然而然的。

可是我和他认识不到一个月,以前也没有见过,但这种感觉很强烈。

苏倾年的情绪,我大多数都很能懂,也特别会看眼色。

甚至不会在他不高兴的时候去触碰他,免得惹得自己一身骚。

苏倾年开着车,回我爸的那个小区,他们还等我回去帮忙。

在车上,苏倾年似想起什么,偏头看了我一眼道:“你刚刚是不是对他们说我喜欢你,你喜欢我?看不出你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还挺厉害的。”

我抓着包的手一抖,他怎么听见了?他不是去商场了吗?

我笑了笑看着他解释说:“我刚刚就是气他们的。”

“你也挺能说的。”

苏倾年不轻不重的说了这么一句。

我连忙安他心说:“你放心,我知道你不会喜欢我,我也不会喜欢你的。”

车速突然加快,我连忙拉着车把,对苏倾年说:“你开慢一点。”

苏倾年沉默,他生气的时候就是沉默,但是我哪句话说错了?

我态度诚恳问他:“你在生气吗?我说错了什么?”

车速降了下来,苏倾年唇角的弧度偏下,明显的不悦道:“顾希,你是不是自认为很了解我?”

这次换我沉默,多说多错,还是不说话的好,不去踩他地雷。

半个多小时后,到了小区,苏倾年按照我指的方向,将车停在车库里。

想起小区里的那些大妈,我有些犹豫的说:“你能在这里等我吗?”

他坐在驾驶座上解安全带的手一顿,偏头淡漠的看着我道:“为什么?”

为什么?!

小区里的那些大妈以为是我出轨,现在带着苏倾年去,明显的不打自招。

我向他解释了原因。

苏倾年不屑的勾了勾唇,继续解安全带,沉呤道:“现在我是你丈夫,是受法律保护的,你在害怕什么?”

他补充一句说:“难道你不想让她们知道你有一个这么好的老公?”

他又在夸自己。

苏倾年这自恋的毛病,即使有资本,也不知道收敛一下。

既然他这样说,他不怕那些大妈的八卦,也就随他了。

其实我是最不喜欢这里的邻居。

因为在这里生活的久,我对很多人都特别熟悉,她们也更熟悉我。

所以无聊时,我或者哪家倒霉的人都是她们聊天的对象。

有时候还有一些老大爷也来掺一脚。

而这些在桓台小区还好,因为我和赵郅搬过去不到半年,邻居之间都互不熟悉。

各自不知道各自的底。

这次倒没有遇见抱花斑狗的大妈,就是远远的几个老太婆看着我。

还有对我身边的男人有着浓浓的好奇。

我当做没看见一样,和苏倾年进了电梯。

他可能见我表情像吃屎一样,出声说:“顾希,不知道的以为你遇见的是洪水猛兽。”

苏倾年不知道,她们比洪水猛兽更可怕,她们背地里专戳人脊梁骨。

到家的时候,老顾、李欣乔和小钢琴家后妈看见苏倾年一愣。

我想他们可能也没有猜到,苏倾年怎么会突然过来。

我爸看见苏倾年,连忙招呼他坐下,倒了一杯茶水。

苏倾年也是懂礼的,客气的说了几句,礼仪还是很周全。

我们五个人尴尬的坐在沙发上,李欣乔发光的眼睛就看着苏倾年。

我了解李欣乔!

我知道,她对他感兴趣。

这样一个男人,完全符合她的择偶标准。

我爸先出声问:“希希,他真的是你的男朋友?”

“伯父,有件事我还没有告诉你。”苏倾年突然拉起我的手握在他宽厚的掌心,对我爸客气的说:“我和顾希已经结婚领证了,现在她是我妻子,我是她丈夫。”

除了我,其余的三人表情惊异。

李欣乔喃喃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她似乎不敢相信苏倾年会看上我。

我叹息一声,她从来没有高看过我。

我爸有些局促的说:“这孩子,这样的大事也不告诉我们一下,她刚离婚,这……这有点太快了。”

苏倾年面色淡漠,说话的声音不急不躁,嗓音清浅道:“我和顾希认识一段时间了,我知道她……刚离婚。”

“伯父,我会对顾希好,免她这一生颠沛流离,照顾她。”

“我看的出来,你是一个挺不错的小伙子,既然希希选择你了,我希望你以后能好好待她。”

这些话,我爸曾经对赵郅说过,可是现在说出来,有更多的无奈。

我猜在他心中可能认为,赵郅那样的男人都能出轨,何况是这么优秀英俊的苏倾年?

其实我想告诉他,让他别担心。

我和苏倾年没有爱,就不会有伤害。

即便是这样,那一句免我这一生颠沛流离,让我心底一颤。

有些东西在心中悄悄流逝,却怎么也抓不住,我好像曾经遗落过什么重要的东西,连我自己都忘了。

“她是我的妻子,我自然会好好待她,伯父……岳父请放心。”

苏倾年改口,握紧了我的手心。

小钢琴家后妈连忙笑着说:“老顾,希希能找到这么优秀的一个丈夫,应该为他们高兴,今晚我来做饭吧,大家一起吃一个团圆饭。”

“先搬家吧,吃什么团圆饭?”

小钢琴后妈呵斥道:“胡说些什么?”

李欣乔直接表现出不高兴的模样瞪着我,苏倾年低着头没有去看她。

他不屑搭理,面对赵郅他也一直都是不屑搭理。

只给敌人最致命的一击。

他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李欣乔刁蛮任性,狂妄自大,喜欢她的人真的不多。

搬家其实没有什么可以搬的,李欣乔收拾好自己的东西。

然后让搬家公司将她的床和衣柜什么的都运过去好了。

非得让我过来一趟,可能这是小钢琴后妈的意思,上次是李欣乔不对。

她可能想给我做一顿饭,缓解一家人的尴尬。

为了我爸爸,她是极力的想维护这个家。

其实她也是不容易的。

生了个这么不听话的女儿,我爸又一直纵容她,拿她没办法。

小钢琴家后妈现在也越来越有心无力。

李欣乔成年后,胆子也越来大了,很多时候都夜不归宿。

回来也是要和我爸顶几句,小钢琴家后妈要呵斥几次,她才听的进去。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李欣乔就是那本最难的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