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他太魅惑人/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家人都在帮李欣乔收拾东西。

而苏倾年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也不太好,所以我率先对他说:“你去将车开到楼下,我们等会就下来。”

他这么矜贵的人,帮我后妈的闺女收拾东西,我想着心里就不舒服。

他不适合做这些事。

可是苏倾年却摇摇头,眸子里含着轻许笑意,需要我爸亲自搬的大件物品!

他都亲自抬胳膊上手。

从我爸手上接过来,转放在门外,等搬家公司过来抬走。

做事的神情很认真。

他的这个动作让我心底暖暖的,苏倾年他是在为我表现,在顾全我爸。

有稍许灰尘落在他身上,我看见出声提醒他说:“脱掉大衣吧,等会弄脏了。”

他听了勾着唇角,伸手脱下黑色的大衣,放在我的怀里。

我连忙跑到自己的房里放起来。

苏倾年做什么事都是从容不迫的,明明是在干活,却一点都不显得狼狈。

李欣乔可能看到我和苏倾年这一互动,在我去房间里帮她收拾被褥的时候,她跟进来笑话我说:“你看看你刚才那个蠢样子,那个殷勤劲儿,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你是倒贴的,哦……不对,了解的人也知道你是倒贴的。”

“别胡说八道。”她嘴损,但我从来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我故意装作生气的甩掉手上的被子说:“自己过来收拾。”

李欣乔白了我一眼,自己收拾被褥,装进黑色的行李袋里。

“老顾,这年轻人不错,是你家亲戚啊?我怎么从没有见到过?”

外面传来熟悉的声音,我几步从李欣乔的房间出去,眼睛看着她不说话。

搬家公司还没有来,抱着花斑狗的大妈却来串门了。

我心底有些厌恶她。

她看见家里突然多了这么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眼睛发光的问着我爸。

老顾有些腼腆的搓着手,抖了抖上面的灰尘,说:“这是我家大丫头的丈夫,今天过来帮欣欣搬家。”

“大丫头的丈夫?”花斑狗大妈顺了顺自己怀里狗脑袋上的杂毛。

视线又看了眼刚从房间里出来的我,又看了眼苏倾年,立马笑着说:“不错不错,郎才女貌,顾希真有福气,你也真有福气。”

最后一句话是对我爸说的。

可是我心底明白,上次李欣乔在小区里造谣说我出轨,她可能还有些半信半疑,那么这次直接证明了她的疑惑。

而且我上次明明给她甩脸色了,她怎么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花斑狗大妈战斗力太强!

小钢琴家后妈接上她的话说:“是挺好的,希希有福气。”

她们互相聊了几句,我不想搭话,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我躺在这张床上,虽然很少回来住,但是老顾将这整理的很干净。

棉被上还散发着一股阳光的味道。

应该刚拿出去晒过不久。

外面传来交谈的声音,应该是搬家公司来了,这时候我的房门被打开。

我望过去,苏倾年正进来,他坐在我床边,问:“这是你的房间?”

他脑袋上有蜘蛛网,还有一些白色的灰尘,他自己可能没注意到。

我点头,起身拉着他进我的浴室,用蓝色的毛巾擦拭着他的发顶。

用水洗了一遍毛巾,我伸手擦拭着他的侧脸,很坚硬俊郎的一张脸。

擦着擦着我就想歪了。

苏倾年突然伸手将我拥入自己的怀里,我双手顺势抱上他的腰,夸奖道:“苏先生今天真的很棒!帮我报仇,又主动帮我爸爸搬东西,在邻居阿姨面前还帮我挣回了脸面,她们肯定羡慕我。”

她们会在背后议论我坏话,这个没事,但是她们肯定也会羡慕我。

因为我这个名义上的丈夫,他太优秀,优秀的让所有人都会羡慕我。

觉得是我踩了狗屎运。

他在这个城市出现的莫名其妙,在我生活里也出现的莫名其妙。

但事事却都在维护我。

在我最崩溃的日子里,给了我支柱和希望,还有……温暖。

“我说过,我很好。”他接的很自然,他明白自己的优势。

我脑袋在他胸口上蹭了蹭,他抬手大掌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脑袋,随即松开我说:“衣服上很脏,帮我清理一下。”

苏倾年脱下白色的毛衣,他这个人很高,肩也宽,衣服可以拢下两个我。

我从他手上接过来,在半空中抖了一下,然后用毛巾拍打着。

视线里,他的肌肤呈现着极致的诱惑,他的身材真的很棒。

应该有经常锻炼。

不像赵郅,肚子上只有一块。

清理干净,我将毛衣还给他,他很利索的穿上,突然抱着我抵在墙上。

我一惊,连忙阻止他说:“这是在家里,外面的门没有关,别乱来。”

苏倾年无所谓的抿了抿唇,伸手关上浴室的门,他低头对上我的视线。

他的眸子里泛着异样的光芒。

苏倾年伸手摸了摸我的脸,随后另一只手掌拿着我的手,伸进他的衣服里。

他声音略有些暗哑,含着期待说:“顾希,摸一摸。”

这……这……这他妈太刺激人了。

我上手,摸着他的皮肤,来到他的胸前,一股电流传到我全身。

这是压抑的,亢奋的心情。

他忽而压住我的手,低头吻上我,吸允着我的舌尖。

他接吻的技术很好,能够恰到好处的挑逗我。

简直欲罢不能!

我一只手依旧放在他胸膛上,另一只手伸出去抱着他的脖子。

主动的配合着他。

我心里颤抖的不行,感觉自己要化成了一潭水。

苏倾年紧紧的将我抱在怀里,胸膛死死的将我压在墙上,背部压的生疼,他的手已经开始不老实了。

我和他是夫妻,没有忍让的必要。

只是……这个地方,不合适。

果然,我和苏倾年单独待了不到十分钟,李欣乔那个丫头就在外面喊道:“顾希,顾爸喊你出来走了。”

小钢琴家后妈在,她就喊顾爸。

人前人后两张脸,真恶心。

苏倾年不理会她,将我的手压在他的下面,炙热的气息相迎而来。

我手一抖,苏倾年随即松开我。

眸子里隐晦不堪,明显不满足。

他伸着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唇角,我见了身子一软要滑落下去。

他赶紧搂住我,心情愉悦的取笑着道:“回去伺候你,苏太太。”

这个男人,太妖孽。

太魅惑人心!

我伸手替他整理好衣服,又整理好自己的bra,顺了顺耳发,和苏倾年一起出去,我顺手在床上拿起他的大衣。

老顾看我们出去,说:“搬家公司已经去桓台了,我们现在过去吧。”

过去就是帮那个丫头片子收拾。

我有些不想,正在这个时候董佛打电话过来,我心底一喜,接起来率先开头说:“董佛,那边的事解决了吗?”

这是我们曾经的暗语,想从一个地方开脱的时候,就是这句话。

以前董佛经常被她妈妈逼着去相亲,这句话她在我跟前用了不下二十次!

虽然半年没用过这句暗语,但是她肯定记忆深刻。

果然,她反应很快也很上道的说:“解决啥玩意啊?一点头绪都没有,总检打电话让我通知你过来办事!赶快的!迟到了我可不帮你兜着!”

语气很强硬,焦急。

这戏演的,我给满分。

“我等下就过来。”

挂了电话以后,我有些无奈的看着老爸,刚刚董佛的声音不小而且我这破玩意手机声音也挺大的。

“那快去工作,我和你雪姨过去就行了。”我爸撵着我道。

小钢琴家后妈也说:“希希快去工作,过两天我准备准备,你和女婿回来吃饭,到时候做你爱吃的鲤鱼。”

苏倾年转眼成了她的女婿。

而且我是不爱吃鲤鱼的。

我连连点头笑着应付,李欣乔哼了一声没说话,她可能觉得我虚假。

苏倾年也点头,客气的告辞道:“岳父,我送她过去。”

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喊岳母。

我和苏倾年下楼的时候,花斑狗大妈正在花园里和几个老大妈聊天。

看起来很兴致勃勃,眉飞舞色。

她看见我下来,热情的打着招呼说:“顾希,你要走了啊?”

这么多人,我也不好直接拂她的面子,只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几分钟后,和苏倾年到了停车库。

苏倾年将车发动开出来,等我坐上去才出声问我道:“去检察院?”

刚刚那个只是出逃的借口,我摇头说:“不用,回家吧。”

苏倾年面色有些疑惑,见他这样,我不好意思解释说:“刚刚是我同事配合我演戏的,检察院没有什么事需要我回去处理。”

“还不笨。”苏倾年开着车,目光落向远处,忽而问我:“既然不喜欢你那个妹子,为何刚开始不找借口推脱?”

我解释说:“我爸打电话过来的。”

“就说你在出差不就完了?”

苏倾年随便一句话就堵了我。

“对啊,下次就用这个借口。”

似突然想起什么一样,我抓着腿上的挎包,垂着脑袋略有些忧愁说:“以后和她住在同一个小区,千万别碰面。”

李欣乔还不知道我住哪里的,我对我爸说我现在和朋友一起合租的房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