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没有不散的宴席/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天的日子有点触霉头。

去吃个饭都能遇见苏倾年认识的人,还被他们三挤兑了一番。

帮李欣乔收拾行李也能被她嘴损。

还有遇见那个花斑狗大妈。

甚至……一个神秘的电话。

现在想吃个晚饭面条也糊了。

我有些认命的将面条捞起来,重新做。

填饱肚子收拾厨房之后,我去了阳台。

坐在外面的沙发上观赏这座城市绚烂的霓虹灯,许久才将视线落在小区下面黑漆漆没有光亮的道路。

今晚小区的路灯出了故障。

刚刚回来的时候还有相关的工作人员在维修,只是还没好?

盯着下面许久,我这才收回视线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睡觉。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发现苏倾年昨晚没有回来过。

因为他的房间里没有他昨天穿的那件衣服!

苏倾年每天都会换衣服,也都会随手扔在床边。

可是今天没有。

他昨天没回来去了哪里?

我叹息一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再次警告自己,不要去对这些好奇。

不要对苏倾年这个男人好奇。

今天星期天,依旧是周末。

明天总检就要离开这座城市,嫂子刚给我打了电话。

让我和董佛过去吃一顿饭,大家在一起聚一聚。

嫂子的话里有着惆怅。

大概想到以后我和董佛再也吃不了她亲手做的饭,语气里带有一些伤感。

挂了电话,我给董佛打了电话,让她在23路公交车站等我。

这个公交路线是通往嫂子家的路。

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平时联系的也是身边关系比较好的。

如果等到有一天工作调动,或者离开的时候。

即使刚开始会经常联系,但是总有一天关系会淡下来,这就是现实。

一辆列车,总有上下的时候。

在23路和董佛汇合,一起去了总检的家里,嫂子正在厨房忙活弄菜。

而总检正在收拾家里不能带走的东西,用白色的布遮住。

我们进去,自己找了个地坐下,我关心问他说:“总检,那边工作都调动好了吗?房子也买好了?”

“买什么房?哪有这么容易?我和你嫂子在那边检察院附近租了一套房子,等过去再做打算。”总检给最后一个家具遮上白布,用毛巾擦了擦手。

他过来坐下解释说:“在北京那边买房子是个头疼的问题,我和你嫂子又不是当地人,只有先过去等检察院安排五险一金的事。”

董佛问:“那不买房子了?”

总检看了我们一眼,有些惆怅的说:“房子要买,但要等几年。这样正好,等过几年我和你嫂子手上的钱多了,还能买到更大的房子。”

正在这个时候,嫂子听见声音从厨房里出来,看见我们,脸上温柔的一笑说:“我刚听见声音,果然是你们来了。”

董佛立马笑着接上话说:“正打算去厨房看嫂子在做什么菜呢。”

“对啊,嫂子。”我附和道。

“都是你们平时爱吃的一些菜,今天还有骨头汤哦,给你们补一补。”

嫂子对我们眨了眨眼,吩咐总检说:“照顾好这两个孩子。”

笑着转身进了厨房。

总检可能看自家老婆对我们太好,叹息一声说:“看看,你们比我都受宠,让你们平时少跑过来,总不听!”

总检刀子嘴豆腐心,要离开了,他也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的好。

其实以前很多时候,都是他让嫂子给我们打电话,让我们过来吃饭的。

只是他脸皮薄,故作淡定。

董佛听了当自己家一样,软着身子半躺在沙发上,欢笑着对他说:“嫂子喜欢我们两个,你嫉妒?那也不行。”

“得了吧。”总检斜了她一眼,又想起什么说:“那个新上任的总检,是同你们一个大学出来的。”

我惊讶问:“我们一个大学?”

“是谁?帅吗?多大年龄?”

还是董佛会捡重点。

“这样说不准确,他是在北京读的政法大学,读研究生的时候选的你们大学,硕士的时候又回到了北京的政法大学。他在这边的时候我还带过他几个月,能力不错,是个好小伙子。”

总检说了这么多,董佛不耐烦道:“总检大人,捡重点说。”

见她这样,总检瞪了她一样,转开视线看着我说:“他当年也跳级读书,比你还多跳几个级,所以现在年龄也只三十岁。他的名字叫宋之琛,听过没?”

和宋言这小子一个姓。

大家没听过宋言,但是宋之琛这人,只要在这城市的A大学读过书的,都会有深刻的影响。

因为那个人无论是辩论赛,还是跟着警察出警,或者在现场找证据来说,都是一流的能手。

会轻而易举的打败对手让对方哑口无言。

或者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的痕迹,让案子继续下去。

他在我们那个大学,名声一直都很响亮。

董佛曾经还夸他是个人才。

而我在辩论社的时候,和他有过几次见面。

甚至点名的时候,名字是挨在一起的,但是他都记不住我。

好几次他都是说:“这个同学,你把辩论赛的资料给我一份。”

好吧,我就是隔壁同学。

那时候我刚进大学,他也刚转过来读研究生,读了一年就消失了。

听说是回了北京。

那他这次怎么突然调过来?

“我当然知道。”董佛一副万事通说:“宋之琛是我们大学时候的名人,那时候我刚进大学,听着他的事迹不到一个月,就听说他又回北京了。”

董佛比我小一届,还没有见过本人,宋之琛就淡漠离开了。

大学那几年,她就活在宋之琛的影响之下。

一直很遗憾没见过本人。

她听的多了,在我跟前就抱怨的多了。

这次听说他要回来,而且还是我们的领头上司,她高兴说:“那我以后就在他手下工作了,真憧憬。”

总检还坐在这里,她就期待新的领导。

我心里暗笑一声,看见总检翻了一个白眼就起身进厨房了。

一通菜做好,也到了中午十一点左右的时间。

嫂子一直给我们夹菜说:“这是你们喜欢的,来小佛这是你的糖醋排骨,小希这是你的红烧土豆块牛肉。”

是啊,我最喜欢吃的就是土豆烧牛肉,一直都不是鲤鱼。

没想到嫂子记住这个,我心里有些感动。

有些惆怅,百感交集。

“谢谢嫂子。”我和董佛说。

“谢什么?”嫂子笑了笑,给总检夹了块鸡肉说:“以后我们去了北京,就会很少见面,到时候你们过来出差的时候,要记得过来看看我们。”

“这是肯定的。”

吃了午饭,我和董佛帮忙收拾了碗筷,和嫂子聊了一会就离开了。

曲终人散,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这些,以后我和董佛还会经历。

而且总检调回北京,对前途好,这是一件很好的事。

在23路的时候,我和董佛分开,坐了公交车回到桓台小区。

没想到会在楼下遇见他。

他似乎很远就看见我走,打开车门下来,向我走过来。

他停在我两步远的地方,皱着眉头看了看我,直接出声说:“顾小姐,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但是你自己应该自己明白,你对倾年来说,一点都不配。”

四表哥的眼里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他看的起我就怪了。

听完他说的,我淡定的看着四表哥,不卑不亢的说道:“这不是配不配的问题,苏倾年决定的事没有谁能改变,而且我已经和他领证了,你阻止也没有什么用,除非我和他离婚。”

我顿了顿说:“这事只要他同意离婚,我完全没有意见。”

他肯定是说不通也管不着苏倾年才来找我的。

可能四表哥没想到我说话态度这么强硬,表情明显一愣。

“顾希,你让我想起了以前。”

四表哥忽而这样说,我疑惑看着他问:“想起了以前什么?”

“六年前倾年也有一个喜欢的女孩,是真真正正的女孩,20岁左右,刚到结婚领证的年纪。那女孩相貌清秀,但也说不上好看,而且家里普普通通。”

他顿了顿,我问:“然后呢?”

谁没有点过去?

再说苏倾年今年三十岁,没有恋爱过鬼都不信。

只是结过婚没?

结过婚也不重要。

因为我也是二婚。

再说即使有这些也都不重要。

因为我和他的婚姻是一场约定。

四表哥目光深沉的看着我,又道:“她什么都是普普通通的,但是倾年就只要她,要和她结婚,到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倾年的母亲瞒着他,将女孩送走。送到一个连倾年也找不到的地方,找到了也再也回不到曾经的地方,你觉得你比她强?”

苏倾年的母亲太强势!

上层人士果然重门当户对。

而且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苏倾年到现在都不知道,女孩是被自己母亲送走的,他心中还恨那个女孩。

这些都是后来,苏倾年亲口告诉我的,答案总是出乎意料。

我皱着眉头对这个自认为高高在上的人说:“四表哥,我刚刚说了这些你对我说没用,你要找苏倾年,而不是在这里和我说这么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