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突来的债务/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和我结婚的目的。

果然和家里有关,和她母亲有关。

同样普普通通,苏倾年难不成想知道他母亲会怎么待我?

“顾希。”四表哥第一次叫了我的名字,随即又说道:“我不喜欢你,不是因为你普通,而是因为你不一样。”

这什么破逻辑?

“然后四表哥还想说什么?”

“顾希,趁早离开他。我们苏家不会有任何人会欢迎你回去。”

四表哥丢下这句话,就潇洒的转身离开,我还一脸的懵逼。

我都说了这些事对我说没用,他怎么还这么固执?

难道他对苏倾年不了解?

何苦来为难我这个小虾米!

很显然,四表哥这趟是白跑了。

因为我压根没有听进去。

我转身进了公寓大厅,坐电梯回了自己的房子。

回到苏倾年买的房子。

苏倾年依旧没有回来。

下午一个人又没有活动,索性我就将这套公寓前前后后都清理了一次。

将地板擦的超亮,又将白色的毛毯铺上。

苏倾年这套公寓不大,但是比我和赵郅以前住的房大的多。

应该说现在是李欣乔的房子。

而且苏倾年将这里面的装修弄得超级豪华,地板必须要地毯,沙发也是高档货,就连灯我上网查过,也是有钱人家别墅里装饰用的。

我睡的床也是席梦思。

这就是差距,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有的人为了这些东西不费吹灰之力,而我和赵郅要存很多的钱。

存钱过后也舍不得去买这些玩意。

正这个时候,外面的门铃响了起来,我连忙起身跑过去开门。

是一个年轻的快递小哥。

“你好,有你的一份快递。”

他客气说,递给我一个纸盒,我没有在网上买什么东西啊。

我疑惑的看了眼发件人,是另一个城市的陌生名字。

碎新。

我签收后,将盒子抱到房间里。

这是一个很轻的盒子。

不可能是苏倾年的,因为上面收件人写着我的名字。

碎新,一看就是假名。

我拆开盒子,里面只有一张黑白照片和一个白色的封信。

信?

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还要写信!

而且他知道我的手机号码,想给我看照片,用手机号发过来就行了。

做什么这么麻烦?

可是当我看了照片之后,吓了一大跳,瞪着眼睛不可置信!

不可能!

我和赵郅已经离婚了。

他的欠款根本和我没关系!

这照片上面拍的欠条,是赵郅在今年初夏的时候,借的巨款。

对我来说是巨款。

一百万!

寄给我的目的,我很明白。

别人拿我当成了债主!

我抖着手打开信封,整齐的印刷体洋洋洒洒的打印了一百字左右!

赵夫人初次见面,打声招呼。

你丈夫在半年前借了我们的钱,连本带利的话是一百万。

现在已经到了还款期限。

希望赵夫人三天之内别让我失望,不然……赵夫人明白我们这一群只为钱不要命的人会做些什么。

还有祝你今日心情愉快!

去他妈的赵夫人,我已经和赵郅离婚了,他借的钱关我屁事!

一百万,他居然去借高利贷!

我本来不想理会,可是这钱是赵郅在我和他婚姻续存的时候借的。

按照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如果婚内配偶背着自己在外面签借条,自己纵然不知情,也会因为是夫妻关系而要承担连带责任的。

除非能证明这是赵郅的个人债务,或者我和他婚姻期间是实行的AA制,或者证明这个钱没有用到夫妻共同生活上。

该死的,我突然有点后悔自己这么懂法律,将这些记得一清二楚。

我没有证据能证明我是不知情的。

也没有证据能证明这是赵郅的个人债务,即使我说我一分钱没有用,说出去鬼都不信,谁知道你用没用?

因为赵郅一口咬定我是知道的,我是没有办法解释的,而且这上面还有一个指纹印,我突然想起半年前。

赵郅让我按压了一张纸。

所有的一切渐渐清晰,他妈的我是被赵纸坑了,这个债务上面有我的指纹印,我根本逃脱不了。

半年前,他就对我没有了怜惜之情,他已经开始算计我。

这时候我想起他离开的时候,那个犹豫的想说又没说的表情!

当时他肯定就是想说这件事!

这个混蛋男人。

当时我居然还同情他。

我气得牙齿发抖,心里慌乱的不行,一百万是我这个连白领工资都比不过的人,万万还不起的。

我起身跑到卧室里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抖着手给赵郅拨通了电话。

第一次他拒接,我又打!

第二次他直接关机。

我靠,这个混蛋男人!

这个时候他躲避什么?

有些事我需要问清楚。

我发了一个短信到他的妈妈手机上,“赵郅,话说清楚,接电话。”

我知道他能看见。

果然,十分钟过后,他想通了。

自己主动给我打了电话过来。

一开口就是:“希希。”

我皱着眉头道:“别这么恶心我,赵郅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我的语气不好,肯定凶他的厉害!

可是这个时候我什么也顾不上了。

“顾希。”他果然很听话的改口,解释说:“你还记得半年前,你生病吗?”

我记得,那时候我身体不好,在医院住了半个月。

回家之后赵郅对我就没有以前那么好了。

那段时间我还很疑惑,以为自己那里惹到他了,一个劲的对他献殷勤。

现在想来真是可笑。

“关半年前什么事?”

赵郅的声音有些压抑,说道:“顾希,你对我有很多事都是隐瞒的,你说你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可是我第一次和你上床的时候,你没有落红。”

第一次是没有落红,我还奇怪来着!

可是现在这社会,没有落红并不代表我和其他男人上过床。

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不清楚?

赵郅顿了顿,又说:“顾希,很多事恐怕连你自己都不明白。”

我吼他说:“别他妈扯远了,就说这一百万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别他妈自己做错了事,来挑我的刺头,现在最冤枉的人是我。

不是他,不是这个混蛋。

“顾希,有一件事我不能告诉你,但是那就是我对你疏离的原因。你总是在怪我,可是你却不知道自己的问题。我承认出轨是我的不对,但是这一百万……”

他默了默,继续说:“你是检察官,你懂法律,你应该知道这是我们夫妻续存之间的债务,你逃脱不了,你和我都是担保人,这是事实。”

什么事让他疏离我?

还是只是他的借口?!

我颤抖着声音问:“你的意思是?”

“顾希,我现在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来源,我卖掉了老家的房子想尽了办法才凑够三十万,今下午会打到你卡上去,你还是以前的银行卡吗?”

工资卡不是,其他的都是。

“你的意思是剩下的七十万都由我一个人承担?赵郅你到底用了一百万做了什么?!”

我气得不行,眼圈都红了,突然面临这么大一笔债务,谁都不好受的。

我以为离开赵郅,生活会起来。

他现在直接给我闷头一棒。

他这辈子根本就是和我过不去。

赵郅解释说:“那一百万,是为了替我哥哥还债,所以才想办法借了高利贷。”

“你家里不是只有你和你妈妈两个人吗?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哥哥?”

“是我妈嫁给我爸之前的孩子。”

赵郅替他同母异父的哥哥还债?

他会这么好心?

真是渣到另外一种新境界。

“赵郅,这债务和我没关系。”

“顾希,你懂法律。”

我直接挂掉电话,甩到一边,七十万又不是小数目,他真的是疯子!

不过一个小时,手机有短信,是三十万现金通过银行柜台转了进来。

这次他倒是干净利落。

这次他倒是没有逃避,还肯舍得给这三十万,赵郅这男人!

怎么不去死?

做什么这样缠着我?!

七十万,三天的时间。

我现在有些烦躁,因为我根本找不到能借给我钱的人。

苏倾年不行,我已经欠他的够多了,如果再拿他的七十万。

那我以后在他面前根本抬不起头。

而且他怎么可能会给我这么大一笔巨款,既然再有钱也不应该这样花。

再说了这钱是帮前夫还债,他不反对就是好事,还拿钱?

做梦吧我。

可是我非常清楚这个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完全将我圈死。

打官司时间来不及,而且我肯定会输!

这证据,这指纹,这婚姻法,全部都指向了我一个人。

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拿出电脑,上网具体查了婚姻法内容,和我记忆中的没有一点出入。

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做。

赵郅,赵郅!

这一刻,我痛恨他的不行!

他就是我的梦魔,没离婚的时候让我痛不欲生。

离了婚之后更让我绝望,瞬间丧失生活的希望。

无论怎么想,这七十万我根本拿不出来。

可是我绝对不能求助苏倾年。

他会看不起我,他会骂我,骂我像个傻子一样想尽办法帮前夫还债。

还有赵郅说的话,顾左右而言他,有什么不能告诉我?

他究竟知道些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