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他的愤怒/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情还没有着落,夜晚就来临了。

苏倾年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我正在厨房里做饭。

他进卧室换了一件白色的衣服,出来到厨房里视察。

他声音有些微微的哑,问我道:“苏太太在做什么啊?”

他打趣,说明他心情不差。

可是我的心情肯定很郁闷。

我随意答了一句说:“晚饭。”

骨头汤煮的滚烫,很远都能闻到香味。

而我正在切菜打算炒两个小菜。

苏倾年过来双手自然的扣上我的腰,将他的脑袋轻放在我的肩膀上。

他语气自然而然的问道:“晚饭吃什么?”

他偏着脑袋蹭了蹭我的侧脸,和他肌肤相亲,我还是下意识的移动了一下脚步,掩饰住心中的紧张说:“苏倾年你放开我,我在切菜,危险。”

“我又不碍你事。”苏倾年无所谓道,大掌从我的衣服里伸进去,摩擦我腰间上面的软肉,还用了点力捏了捏。

我连忙放下刀,按住他的手转身看着他说:“我正在做饭呢,我饿了。”

苏倾年眸光一闪,轻轻的勾了勾唇角。

他微微弯腰垂着脑袋吻上我,含糊不清的说:“正好,我也饿了。”

唇齿间全是他冷冽的气息,他的舌尖开启我的唇瓣,伸了进来将我含住,手掌搂住我的后背,固定在他怀里,任由他为所欲为。

苏倾年想要做那档子事。

可是我没有心情,心里的烦躁与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压迫着我。

我吻了吻他的唇角,立马从他怀里退出来,背对着他说:“我先做饭。”

后面没有了熟悉的气息。

我转过头去,苏倾年已经去了客厅。

他正拿着桌子上的文件翻阅。

我收回目光,将菜切好,然后将火点燃,放油,把菜倒进去下锅。

二十分钟不到,两个小菜已经做好。

我将骨头汤倒出来端到饭桌上,又将饭菜端出去,到客厅去喊他道:“苏倾年,吃饭了。”

苏倾年从文件上抬起视线看着我,眸光里深深沉沉的。

被他盯着,我镇定的移开视线。

不能去看他,容易深陷。

苏倾年今晚没有吃什么,就喝了一碗骨头汤,想来是吃了晚饭回来的。

我收拾了碗筷,回了自己的房间,拿出手机给总检发了一个消息。

事到临头,只有问问他的意见。

他年长我,肯定懂得多。

我去浴室洗了澡出来,总检的消息已经发过来了。

他说:“这事已经贪在你头上了,丫头你懂那个法律,而且对方又是高利贷,你处境很差。”

我皱着眉头回复:“那有没什么其他的解决办法呢?”

“你个丫头,总是背这种黑锅,明天我和你嫂子先不去北京。这个房子我和你嫂子本来打算买了,心底还有些犹豫,现在你直接给我决定了。”

他想自家的卖房子,给我凑钱。

总检的这几句话,让我心头发热,眼泪不知不觉的掉了出来。

我对他们来说,就是手底下的员工。

曲终人散的时候就该各奔东西。

他们这是又要做什么?

我连忙回复,说:“总检,你别担心,明天你和嫂子安心离开,事情还没有到那么窘迫的时候。”

总检的消息很快回过来:“你能想出啥玩意办法?我和你嫂子说了这事,她让你一个人别承担,房子先卖了。这钱权当借给你的,等我们在北京买房子的时候,你再还给我。”

又补充一条短信:“连本带利。”

我心里的暖意直线上升,下午听到这消息的烦躁全部被抚平。

无论发生什么,还是有人愿意帮我。

我抹了抹眼泪编辑短信说:“总检,这事我已经……”

这条短信还没有发过去,总检就打电话过来了。

他怒其不争的痛骂了我几句,随即又叹息说:“你别着急,明天麻溜的滚过来,我们去找房地产中介转让。”

“不用了,总检大人。”

他吼我:“别说这些屁话。”

“总检,赵郅将房子还给我了,我明天找人去处理了。还有他今下午也给我打了三十万元,他现在也在想办法。”

“真的?”

我肯定道:“真的,相信我。实在没有办法,我就躲在警察局,一年365天都不出来了,他们也不敢做什么。”

总检说:“说什么傻话,这几天让潘队派几个年轻的小伙子在你身边。”

“不用不用,他们不敢做什么的。”我语气轻快的说:“总检你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坐飞机去北京,帮我给嫂子说一声晚安,我先挂电话了。”

“好吧,有事打电话给我。”

“嗯,好。”

我挂了电话,将手机扔在床上。

无论这次总检帮没帮到我。

但这份情我是承下了。

他们是我这26年人生为数不多的温暖,甚至比我爸都贴心。

正在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我皱着眉头拿起来看了眼备注。

按了通话键,我站在窗前直接不客气道:“大半夜打电话过来做什么?”

这时我不知道,我的房间门已经被悄无声息的打开,有人进来了。

“顾希,你别太生气。”

赵郅颓废的声音传来,向我示弱。

“我凭什么不生气?”我吼他道:“赵郅我们认识快六年,即使你觉得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这样对我,你心里难道一点都不愧疚?”

我使劲的扯着深色的窗帘,手指骨泛白。

赵郅这个男人,真他妈渣,做了这事还让我不要生气。

“顾希,别难过,三十万我已经转到你的卡上。还有我妈妈也让我对你转告一声,对不起,这么多年是她不好。”

这个时候,她知道她不好了?

赵郅的声音很无力,我心里真的有种想崩溃的感觉。

我愤怒的骂他说:“赵郅,你这个混蛋,你他妈到底凭的是什么?”

“顾希,早点休息。”

他妈的!

我将手机扔在一边,清脆的声音打着墙滑落下来。

我滑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哭的一塌糊涂。

七十万我怎么想办法?

房子现在也是李欣乔的,我爸也没有钱,我身边又没几个朋友。

而董佛她只是一个上班的月光族而已,我不能将这事告诉她。

不能让她觉得自己无能为力。

正当我哭的稀里哗啦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讽刺的笑声。

我神经紧绷,转过头鼓大了双眼。

苏倾年是多久进来的?

“呵,顾希,其实说起来我还没有见过你哭的这么伤心过。”

苏倾年远远的站在门边,目光里都是一派冷漠。

唇角勾着冷漠残忍的笑容。

我忘了他有我这个房间的指纹锁。

我伸手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起身坐回到床上,镇定看着他问:“你多久进来的?”

苏倾年突然冷下眉目说:“你怎么不问我听见了些什么?听见了又会有什么感受?顾希你真是好样的。”

“你听见了些什么?”

刚刚还好没和赵郅提一百万的事,不然我不知道怎么和苏倾年解释。

苏倾年听我这样问,沉默不语的从地上拿起我的手机。

手指在上面滑动,半晌嗓音冷漠的说:“下午你给你前夫打了一通电话他没有接,十分钟过后他又给你打了过来,你们聊了十四分钟左右,而现在……呵。”

苏倾年将我的手机扔在地上。

那个力度已经让它报废了。

真好,又要想办法找钱买手机了。

苏倾年身上带着一股莫名的戾气,他突然伸手使劲将我从床上拉起来,手掌掐着我的脖子顶在墙上。

嗓音愤怒道:“和前夫打电话都能哭的这样伤心欲绝,顾希你这个女人是不是当我不存在?当我好应付?”

苏倾年将我顶在墙上,眸子里深沉不已,冷漠的不行。

他直直的盯着我,手腕上突然使劲掐着我。

我突然缺气,眼珠瞪着,脸色肯定泛白,立马拍打着他的手臂。

他不肯松手,我恐惧的低头使出吃奶的劲咬了他的手腕。

他吃痛将我甩在地上。

我坐在地上大力的喘息着,不明白苏倾年为何这么生气?

如果仅仅是我和前夫联系让他不高兴,他骂我几句就是了。

做什么这么一副想要杀掉我,异常愤怒的模样?

“你疯了是不是?”

我瞪着苏倾年,呼吸依旧急促没有平静下来。

但看着他的模样,我又立马沉默。

苏倾年一言不发的看着我,身上的冷意是我平生都不曾见过的。

“犯贱。”

他骂了我一句,将我压在地上,扯我的衣服,很快给我剥了个精光。

我伸腿蹬着他,苏倾年不为所动,使劲一巴掌打在我屁股上。

我惊呼一声,吃痛的皱着眉头,出声问:“苏倾年别发疯,我和赵郅没关系,你骂我就好,别这样折磨人。”

“你还知道什么是折磨?”苏倾年嗤笑的看着我。

他伸手将自己的腰上皮带取下来,将我的双手绑在头顶。

我完全被他掌控者,这个姿势太打脸,也太让人难堪了。

我瞪着他厉声说:“放开我!”

他不为所动,低头使劲咬着我的锁骨。

等我耐不住痛呼出声,他才抬头看着我,目光暗沉道:“顾希,还记得第一次见面吗?是你这个丑姑娘巴着我不放,到现在完全不认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