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隔壁同学的偶遇/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没有不认账!”

当初是我在酒吧一个劲的巴着他,缠着他,和他去了酒店开房。

“瞎说。”

他跻身进来,完全没有前戏。

我痛苦的皱着眉头,他伸手摸了摸我的脸,欢笑道:“让你痛一晚上,你才知道我苏倾年有的是方法治你。”

我终于怕了,苏倾年这个男人变态。

变态的用这种方法折磨我。

他啃咬着我的身体,身上的疼痛太深刻。

我倔强的不想流下眼泪。

可是最后还是坚持不住。

我红着眼眶骂他,将骂赵郅的话全部骂到了苏倾年这男人身上。

天色泛白的时候,苏倾年才停止动作,神情满足的趴在我身上,微微喘息。

热热的呼吸落在我光裸的脖子上。

昨晚我痛呼挣扎了一晚上。

我视线下垂看着将脸埋在我锁骨上的男人,只留给我一个后脑勺一动不动。

苏倾年这人报复心太强。

从他的话语中我清楚的明白。

他不爱我,可是不允许我因为赵郅哭的这么伤心,所以他惩罚我。

只是我没想到,他会这么生气。

我昨晚一直认错也没有用。

他根本听不进去。

身上的疼痛很深刻,我的手腕也被绑住固定在头顶,双手早就麻了。

而且他昨晚的动作不小,我被顶到墙上。

等我痛喊出声,他才伸手将我拉回去。

几分钟过后,苏倾年从我身上起来。

他赤裸着身体站在我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嗓音冷漠警告的说:“吃着这次的教训,下次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你。”

我闭着眼沉默,不去看他。

等到关门声传来,我这才睁开眼,神情一愣。

我以为他关门离开了。

苏倾年站在门内嘲讽的语气道:“顾希,讨厌我是吗?那就讨厌个够。”

我有气无力的看着他解释说:“苏倾年,我从来没有讨厌你。”

我没有讨厌他,我怕爱上他。

“是吗?”苏倾年从我的床上拿过自己的衣服,穿上说:“顾希,你这个女人知道自己最擅长什么吗?”

我下意识反问:“什么?”

“作。”

苏倾年穿好衣服,过来蹲在我身边,伸手将我从地上弄起来拥在他怀里。

他取下我手腕上的皮带,嗓音冷清说:“因为你作,你前夫才出轨,因为你作,我昨晚才这样待你,难道你就不明白吗?”

他松开我,我连忙从他怀里退出来,扯下床上的被子遮住自己。

身体上一塌糊涂,脏的不行。

我解释说:“苏倾年,昨晚我难过,是因为赵郅这人太过份,并没有什么。”

“他给你三十万还过份?”

苏倾年抿了抿唇瓣,目光如炬的看着我。

可我不能告诉他一百万的事情。

我说:“这是他欠我的。”

这是赵郅该拿的。

苏倾年忽而将我拥在怀里,紧紧的抱着我,手掌摸着我头顶的乱发,他嗓音软了下来说:“顾希,你要钱我给你就是,别再和他联系。”

一夜折腾,他也累了。

能和我正常沟通了。

能听的进话了。

“不会和他联系了。”

我这辈子都不会和他联系了。

而苏倾年这个男人,我也不能靠近他。

他是毒药,沾不得碰不到。

苏倾年回了自己的房间,我去浴室清理身体。

这身上大大小小的痕迹都是他掐出来的的,还有锁骨。

锁骨上面全是他的牙印。

他是果断下口的。

苏倾年送我去检察院,这一路上都是安静的。

他不说话我也沉默。

等我下车的时候,他才出声说:“中午我们一起吃饭。”

“今天不行,中午加班。”

今天要去天成公司拿账单。

听见我这样说,苏倾年看着我挑眉反问道:“你在逃避我?”

“我要和同事去天成。”

我现在的确想逃避他,身上的疼痛时时刻刻的提醒我,苏倾年这男人能离他多远就有多远,别奢想靠近。

苏倾年不语,沉默的看了我半晌。

他眸光里隐晦不堪,我分辨不清。

等他开着他的那辆宾利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这才无所谓笑笑转身进检察院。

昨天快递过来的那封信,下面有一个电话号码。

我记了下来。

我进办公室里,借了宋言的电话发短信过去问:“这是赵郅瞒着我借的,你现在应该知道我和他离婚了,也应该知道我没有那么多钱。你能不能宽限点时间,或者少点利息?”

半年过去连本带利是一百万,赵郅当时借的时候肯定没借太多。

高利贷利滚利,就是这么可怕。

很快对方消息过来:“赵太太,我们也不为难你,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99万这是最后的价钱,时间固定。”

时间固定还是三天。

九十九万,少了一万。

这条短信还是很值钱。

其实也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

苏倾年曾经给过我一张银行卡。

里面肯定有一些钱。

我把这两条短信删了,将手机还给宋言,让他去申请手续。

等会调查令下来就去天成。

董佛今天来的很晚,说好请她吃早餐也错过了,只有等明天。

今天办公室里的人都在,因为等会新的总检就过来了。

很多人还不知道来的人是宋之琛。

但是在这个业界里,大家对他都是很熟悉的。

他很有名气。

但等到中午的时候,宋之琛还没有来。

等的人都懒散了。

该出去调查案子的就都出去了,萧炎焱也在早上十一点左右的时候,带着一大帮人离开了。

她最近很忙,听董佛说是个大案子。

天成的调查令还没有下来,我在外面随便吃了点东西,去了营业厅。

昨天手机被苏倾年摔成渣了,没有手机,联系什么的就都不方便。

我选了一个便宜的手机,一千块不到。

这是我身上全部的资产。

在补办手机卡期间,营业厅玻璃旋转大门外面进来了一个人。

黑色的西装,里面穿着白色的衬衫,没有打领带,领口微微松开。

我面上惊讶,但是很好的收敛住。

他还是没有认出我来。

我依旧是隔壁同学。

“先生有什么需要?”

“帮我办一张当地的手机卡。”

宋之琛声音很磁性,像低音炮,微微垂着脑袋。

从我这个视线看过去,他的侧脸轮廓分明,高贵的不行。

和苏倾年一样优秀的男人。

这样的男人杀伤力最大。

董佛恐怕要陷进去了,她一直期待的新总检完全符合她的择偶标准。

想到这,我暗自笑笑。

我的卡比宋之琛要快一点,工作人员将我的新卡装到手机里,递给我说:“顾小姐,你以前的卡已经办好。”

我拿过来开机,里面的电话号码都不在了,什么内容也没了。

但还好,我在百度云有备份。

我抬头交钱的时候,宋之琛的视线正落在我身上。

我对他笑笑没有说话。

我交了钱,拿着手机离开。

后面传来工作人员好奇的声音,“顾小姐,这签名怎么是隔壁同学?”

回到检察院的时候,刚好是上班时间,上面的调查令下来了。

是我和宋言一起去天成。

本来有董佛,但只拿个财务报告,她不想跑想留在办公室。

在离开检察院之前,潘队给我打了电话,问我说:“小顾,小宋给我说你今天要去天成?”

小宋就是宋言同学。

潘队消息真灵通。

我当时正在后勤部领衣服,我疑惑问他说:“是啊,怎么了?”

“带两个警员过去,这边最新的证据查到他们的财务人员陈国,在死者死亡的当天晚上,去过死者的家里,你一起帮我把这个嫌犯带回来。”

潘队噼里啪啦的解释,我连忙答应说:“好的,我等会就过来。”

我的工作服终于定制好。

这检察院的工作服,我已经半年没穿了。

我在厕所换好衣服,将检徽带上出去,宋言递给我一件黑色的大衣,笑着说:“刚刚后勤部的大爷说你大冬天的大衣都不拿,出去会冷成狗。”

刚刚着急忘了,我笑着接过来穿上说:“谢谢你帮我拿过来。”

“我可舍不得冻着我的大美女。”

“别贫了,去警察局。”

宋言说:“等等董检,她刚回办公室拿手机。”

“她不是说不去吗?”

宋言无奈的摊手解释说道:“董检刚听说这次有嫌犯,激情立马来了,叮嘱我一定等着,不然回来就要我好看。”

小宋同学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我们几个人坐了警车到天成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钟左右了。

相关的工作人员带领我们到了财务部,在那里我看见了苏倾年。

他穿着黑色的西装,正端着一杯咖啡从里间走出来,视线落在我们这边。

我心底微微有些惊讶,难不成他又从赵郅的公司辞职,回来了?

我出示证件和逮捕令,董佛比对照片,然后吩咐人将陈国抓起来。

陈国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看起来却像五十岁一样。

他表情非常惊慌,不知所措的东张西望,看着远远站着的苏倾年求助道:“苏总,袁总的死和我没关系,你要相信我,真的和我没有关系,他不是我害的。”

他的这种解释,有种不打自招的感觉。

真是愚蠢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