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你在发什么脾气?/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在这边急迫解释。

苏倾年却未搭理他,垂着脑袋喝了口咖啡。

见他这样,陈国突然向他走了几步,我们的警员连忙抓住他。

“真的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看着陈国,他额头上的汗水不断,这是担心和恐惧造成的。

董佛让两个警员先将他带到警车上去,我们等着财务方面的资料。

办公室里上班的工作人员,突然看到这一个场景,都沉默的没有说话。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

但知道肯定是不好的事。

“顾大检察官,苏倾年那枚帅哥的视线一直落在你身上的。”

董佛的声音悄悄的落在我耳侧。

我强制忍住好奇,没有看过去。

相关的工作人员将部分资料送来,宋言立马抱在手上看了眼。

工作人员略有些为难的说:“还有一份财务报告在苏总的手上。”

我偏头看向苏倾年,他沉默的看着我,眸子里有莫名的情绪。

他在等我开口。

“先生,这资料我们要带回去,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闻言他将手中的咖啡杯递给一旁的员工。

西装裤下的两条长腿迈开步伐,沉稳的从我身边走过。

我一愣,他这是做什么?

在出口的时候,苏倾年微微偏头看过来,语调冷清道:“跟上来。”

他消失在这间大办公室里,身旁的工作人员立马解释说:“检察官,苏总的办公室在楼上,你们跟他去取吧。”

在楼上?

那他怎么端着一杯咖啡从里间里出来?还正巧被我碰上。

我对董佛点点头说:“你们等我。”

我出去的时候,苏倾年正在走廊上的电梯口等我,背部微微靠着墙壁,双手揣在西装裤里,人很修长。

平时他很少穿西装,但是见他穿一次西装,都是一次不动声色的诱惑。

他见我过来,站直身子,径直的进了电梯,我连忙跟进去。

我挺着身子站在电梯里面,苏倾年伸手按了最高一层的数字。

最高一层,他的身份显然不低。

“我这还是第一次见你穿制服。”

苏倾年突然开口,我抿了抿唇没有说话,他转身看着我又说:“比想象中漂亮。”

他在夸我,但是我这人特别有自知之明,内心并未澎湃喜悦。

“顾希,说话。”

我伸手将掉落在耳边的头发别在耳后镇定说:“我现在是工作时间。”

“别拿这借口来忽悠我。”

苏倾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唇角微微勾着。

这时电梯突然停止,已经到了。

他率先丢下我出去,我缓了缓心情,镇定的跟在他后面。

他的办公室特别的大,依旧是冷色调的装扮。

等我走进去,他转身反手关上门,将我抵在门上。

我没有挣扎,挣扎对苏倾年来说没什么用。

他不想放开你就不会放开。

他伸出一只手扯着我脖子上的领带,露出里面被他啃咬的斑驳痕迹。

苏倾年他用他宽厚的手掌在上面摩擦了好大一会,忽而有些急迫的低着头吻上来,用舌头轻轻的舔舐,锁骨上湿润的感觉袭来。

我心底颤抖的不行,身子也渐渐的要软了下去。

我抱着他的头,语气特别好的说:“苏倾年,我在工作。”

苏倾年搂住我的腰,用自己的唇瓣摩擦着我的唇。

温热的气息迎面而来。

“顾希,犯错的一直都是你。”

他吻上我的眼睛,吻上我的额头,嗓音冷艳的说:“你在和我发什么脾气?”

他的意思是,一直以来我都在犯错?

我的双手从他脑袋上松开,苏倾年接住放在他脖子上,继续温存。

我没有发脾气。

他昨晚生气是应该的。

只是经过昨晚,我清楚的明白,我不能碰他。

苏倾年发疯起来,像一头野兽,饥饿中的狼匹,只锁定你,让你沦陷。

我现在应该顺着他,所以我说:“我没有发脾气,真的。”

他将我的手塞进他白色的衬衫里,手心里紧致的肌肤让我一顿。

“摸一摸。”

摸一摸,这三个字让我心底软了起来。

像丢失主人的小狗一样,急迫的需要安慰。

可是他是狼,不是小狗。

我顺势的摸了两把,将手抽出来,对他说:“我同事在下面等我,我现在需要将这份财务报告拿回去。”

闻言苏倾年亲了亲我的唇角松开我,转身在办公桌上拿过一份文件递给我。

我从他手上接过,听见他说:“天成集团这遗失的资金不重要,只是想要查出哪些人在背着天成做这些事。”

苏倾年话里的意思是,他们不在乎钱,他们只想找出叛徒。

财大气粗的口气。

我点头,整理好他给我弄得凌乱的衣服。

刚转过身子打算离开却被他伸手拉回去。

苏倾年微微垂着脑袋,将英俊的侧脸凑到我面前说:“给个吻再走。”

我:“……”

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是典型的打你一巴掌再给你一颗糖的人。

这求吻的小模样,和昨晚惩罚我的男人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我了解苏倾年,如果不按照他说的话,我短时间内都出不去。

示弱谁不会?

我顺从的伸过脑袋在他脸颊上亲了亲,然后快速的打开办公室的门出去。

后来还传来他轻笑的声音。

再次见到董佛的时候,她一脸坏笑的打趣我说:“这么长时间都没下来,和苏倾年帅哥在上面做了什么?”

我直接白了她一眼,绕过她和宋言小朋友,进电梯下楼。

在车上,陈国一个劲的解释,但我们沉默都没有理会他,有什么事到警局自然有专门的相关人员询问他。

我们一行人回到检察院已经是下午五点半的时候。

听办公室里的人说新的总检已经过来了。

刚刚吩咐人事部将我们检察院所有的人资料送过去。

宋之琛一来,就要了解所有的人。

我笑着对董佛说:“宋之琛是一个很英俊的男人,你不会失望的。”

“有多英俊?”

我问她道:“见过苏先生没?”

“刚不见过,我……”董佛立马顿住,眼睛发光道:“你是说?”

我肯定的点头。

董佛连忙从宋言的手上拿过资料,吩咐我们道:“赶快整理资料,下班的时候去他跟前溜达一转。”

“饥渴的老女人。”

宋言瘪嘴,一脸不高兴的看了我一眼。

董佛听见威胁他说:“你说什么?再说一句试试?”

宋言识趣的闭嘴,低头整理资料。

天成公司雄厚资料太多,只看了一半的时候就到了下班的时间。

但董佛还是厚着脸皮去宋之琛的办公室里溜达了一圈。

回到我办公室的时候整个人都是亢奋的。

她掐着宋言的胳膊说:“疼不疼,你告诉我这不是梦。”

宋言油嘴滑舌道:“不疼,这是梦。”

但他脸上是忍着痛苦的,脸都变形了,我看着他这幅模样,好笑着说:“董佛别为难宋言小朋友了。”

“宋之琛说话好好听,人也长得很帅,早知道这样我当初就报北京的政法大学,这样好当他的学妹。”

“得了吧。”我斜她一眼打击说:“这样的男人崇拜就行了,自己且行且珍重,别哪一天跌进去爬不起来。”

“跌进去也行。”董佛坐在我身边,一脸忧愁说:“我又没说喜欢他,只是检察院突然来这么一个极品,办公室里那些小妖精又要飞天了,明天肯定打扮的花枝招展来上班。”

办公室里面的小妖精是一些走关系进来的助理检察官。

在这里就是混个时间,领点工资。

她们爱美,当然她们也美。

而她们也看不起我们这些平淡的女人。

即使工作能力比她们出色,她们也不当一回事。

眼神特别藐视你。

这种人大多数都在男检察官的手下工作。

我和董佛很少和她们接触,各做各的。

再说我们职位的比她们大,她们明着还是会对我们客气相待。

所以大家还算和平相处。

我出声安慰她说:“大家都是成年人,有自己喜欢的男人,当然想吸引他的注意。现在宋之琛就是她们眼里一块肥肉,就看谁最后会赢。”

“万一宋之琛有女朋友呢?万一结婚了呢?”董佛眼睛发光说:“这么大年龄肯定结婚了,结婚就好了,扼杀那群小妖精的歪心思。”

她刚刚不是也打歪心思吗?

她的逻辑我跟不上,揉着太阳穴打发她说:“下班了快走。”

“那你呢?”

“我将这点资料看了就回去。”

说实话,我现在不太想回去,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苏倾年。

“那好吧。”董佛转身对宋言小朋友一副施舍的模样说:“给你个机会送本检察官回家,宋大帅哥你愿不愿意?”

宋言有一辆小甲壳虫车子。

“那你请我吃饭。”

董佛听了立马暴怒道:“老子坐公交车只要两块,你吃顿饭几十块,你当我傻是不是?”

宋言立马识趣改口说:“那你开车。”

两人勾肩搭背的就离开办公室了。

我翻阅着这些资料,将里面的重要内容记下来,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

这时候手机铃声响起来,我看了眼跳动的名字,心底有些抗拒。

但我还是拿起手机走到窗边,接起来好脾气问:“有什么事吗?”

男人性感魅惑的声音通过电话波传来,“还没下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