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钱有了解决/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今天不一样。

他语气开始有哄着我的成分,对我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

我淡定解释说:“刚拿到天成的资料,还有很多都没有处理,今晚在加班。”

苏倾年默了一会,说道“等我,我十分钟后过来接你。”

“不用,恐怕还需要很久。”

“顾希,撒谎选一个高级点的,这资料能让你晚上十点还在检察院?”苏倾年顿了顿,语气明显不悦戳穿我说:“可以带回家看的东西,为何要赖在检察院?昨晚的事……”

我打断他说:“你过来吧。”

我挂了电话,将手机紧紧的捏在手心里,手指骨泛白。

他居然知道我今天买了手机。

十二月的凛冬,停了几天的雪,在这夜晚的时候又下了起来。

从落地窗望出去,洋洋洒洒的雪花在办公室里灯光的照耀之下,缓慢的飘落,有种时光静好的错觉。

夜晚是安静的,安静的能听到自己的心跳,能听见自己心底的秘密。

能听见我对苏倾年渴望的心。

这是一种百感交集的情绪。

我转身到办公桌将资料收拾好,想了想又抱在怀里关灯出了办公室。

这一层楼,还有一盏亮着的灯。

是萧炎焱的办公室。

她今晚又要加班吗?

刚这样想,她就从办公室里面打开门出来,看见我还在,她依旧镇定说:“今晚加班吗?”

我摇头,说:“马上回去了。”

她穿上检察院发的黑色大衣说:“一起走吧,这么晚了我送你。”

“不用不用,等会有人接我。”

她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

我们一起进了电梯。

和萧炎焱待在一块更多的是沉默,虽然我和她共事很多年,但平时都未曾说过什么话,很陌生的关系。

“赵先生来接你吗?”

她突然这样问,我表情有些错愕,这完全不是她的风格。

她现在不知道我离婚了。

我摇头,笑着解释说:“我和赵郅离婚了,现在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现在提起赵郅,我平静的很。

“离婚?”萧炎焱有些惊讶的语气,随即抱歉说:“不好意思。”

“没什么。”

在检察院下面的时候,萧炎焱要去车库开车,正在这个时候远处开来一辆黑色的宾利,灯光刺眼而来。

我眯了眯眼,看见苏倾年从车上下来,他走到我身边,用自己温热的手掌摸了摸我的脸,温和问:“冷吗?”

他的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我还愣在当地,萧炎焱已经转身离开了,悄无声息的。

我摇头,绕过他说:“不冷。”

我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上,苏倾年也随后进来坐在驾驶座上。

“吃完饭了吗?”

“没呢。”

“想吃什么?”

“随意。”

“今天工作累吗?”

他想找话和我聊天,我愣了愣说:“苏倾年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吧。”

像以前一样冷讽热嘲的对待我。

听我这样说苏倾年沉默下来。

不大的空间里有压抑的气息,车速忽而快了起来。

一个小时的车程,四十分钟就回到了桓台小区。

回到公寓苏倾年没搭理我,径直的回到自己的卧室。

我不在意的换上拖鞋去自己的房间脱下制服,换了家居的衣服。

想起两人没吃饭,我又去厨房。

昨天的骨头汤还剩很多,我从冰箱里拿出来,打算煮骨头汤面条。

十多分钟后,我将面条装进两个大碗里,又拿了两个苹果窄果汁。

装进杯里,端到饭桌上。

我犹豫一会敲了敲苏倾年卧室门,里面没有回应,我伸手打开门进去。

苏倾年正望着窗外的雪景背对着我,背影微微有些孤寂,悲凉。

这时我想起苏伽成说过的话,六年前苏倾年执意要娶一个20岁左右的小姑娘,却被自己的母亲狠心送走。

那时候他也不过24岁,24岁的年龄正步往成熟,心里有些脆弱。

我出声喊他道:“吃饭了,苏倾年。”

他站在原地,身姿没有一丝的移动,我又喊了他一次,“吃晚饭了。”

“顾希,你觉得婚姻是什么?”

苏倾年忽而出声,语调清冷的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

婚姻是什么?

“两个人幸福相守。”

这个问题其实问我是没有什么答案的,我的婚姻失败的一塌糊涂。

我想了想又补充说:“我结过婚,也明白两个人幸福相守不容易,婆媳关系,邻里邻居的关系,还有生活中鸡毛蒜皮的事,都会影响到婚姻。”

苏倾年接上我的话,自信强大的说:“顾希,婚姻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承诺更重要,还要互相坦诚。而你说的那些影响婚姻的事,都是小事。当你足够强大的时候,没人敢说你什么。”

苏倾年忽而转过身,眸子幽远的盯着我,像一潭死水,冰封冻结。

我愣住,慌乱的低头说:“吃饭了。”

“呵,顾希你就逃避吧。”

他不屑的呵了一声。

我在逃避什么?

我越发看不懂他了。

吃饭的时候,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我视力超好的看见上面的备注……宝贝儿。

苏倾年的宝贝儿?

我清楚的看见他本来冷漠的神情,看到这个电话时突然柔和下来。

苏倾年拿起手机到了阳台之上,断断续续的我听见他的话。

“嗯……我记着的。”

“别闹,很晚了还不睡吗?”

“元旦提前一天放假了?”

“听话,我就回来陪你。”

他全程都是一副宠溺的语气。

我开始胡思乱想了,他在给谁打电话?这么久我还没有见过他这样。

还有……后天就元旦了。

检察院明天下午会放假。

我垂着脑袋吃面条,骨头汤现在吃起来完全索然无味。

两分钟后,苏倾年从阳台上回来,他将手机放在桌子上,坐下来拿起筷子吃了两口面条,随即放在一边。

见他这样,我问他:“不好吃吗?”

他摇头,眸子清明的看着我,好大一会才问我道:“元旦你会做什么?”

“我应该在家。”

苏倾年将手臂支在白色的饭桌上。皱着眉头道:“后天你想要去北京吗?”

他这算邀请我?

我当然想去,刚要点头,想起那个一百万的债务。

后天晚上就是最后的期限,我还没有想到办法,我还要打款。

背着苏倾年打款。

实在没有办法只能用他卡里的钱。

我喝了一口面汤说:“这几天我刚好有时间,我想将自己房间里重新换一下风格,下次再去北京吧。”

苏倾年点头,好像泄了一口气一样眉头微微松开,没有再问我。

我小心翼翼的问他说:“我可能要用你的卡买一些家居。”

“嗯。”

他对这些不在意,嗯了一声说:“你随便用,信息我用的你的手机号。”

我擦,他太善解人意了。

我本来想问这张卡的消费信息是不是他的手机号。

如果是的话,这卡我不能动!

他居然告诉我直接用的我的手机号,他怎么以前都不告诉我。

我假装淡定的问:“怎么用我的?”

“你用钱,用多少,都不需要通知我,这是你作为妻子拥有的权利。”

这番话,太暖心了。

我本来想问里面有多少钱,随即打住,这个事自己等会下去查就行了。

“你真好,苏倾年。”

我想我笑的可能很殷勤。

听我这样说,苏倾年抬头藐视的看了我一眼,随即不客气的戳穿我道:“今天一天还对我发脾气,给我甩脸色,现在别来这套忽悠我。”

“你真好,苏倾年。”

“呵。”

这次他直接丢下我起身去了卧室,一个眼神也没有甩给我。

无所谓,反正我现在很高兴。

苏倾年这张VIP金卡,即使没有七十万,但是按照他这财大气粗的口气,里面应该不少。

赵郅打来的三十万,加上苏倾年的,如果还不够只有找总检借了。

可是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苏倾年早就知道了我的事,他那些话都是故意告诉我的,让我安心的用这些钱。

那年,苏倾年用自己的能力小心翼翼的保护我,用我最想用的方法,用最不容易戳穿我自尊的方法。

即使我在他面前毫无自尊。

但他还是愿意陪我演戏。



苏倾年离开以后,我将碗筷拿到厨房里去,洗净,又收拾了厨房。

等一切妥当,我拿着从检察院拿回来的资料回自己的房间。

今晚的月光清明的落在我的房间里,外面还飘着大雪,白茫茫的一片。

翻年过后的这座城市,会更冷。

看资料看到大半夜,我去浴室泡了一个热水澡,所有的疲惫都消失了。

吹干爽头发,我想起苏倾年的那张银行卡,立马连接支付宝。

我用支付宝转了五百出来。

手机转存短信过来。

余额……还剩,

他妈吓了我一跳。

二百九十九万九千五百块。

苏倾年这张卡上居然有三百万!

我连忙解除支付宝。

这么大一笔钱,连接第三方应用,一定不安全,肯定不安全。

苏倾年真的是有钱人,随随便便给我的一张卡里,存款居然三百万。

这……太刺激人了。

是赵郅的十倍。

我翻出赵郅给我打的那张卡,还有苏倾年这张卡,我放在一起。

明天就给他们打过去。

我不怕他们赖账,我只要这边开好收据,留下他们的账号,在警察局备案,让潘队给我做个见证。

到时候他们赖账,就是属于诈骗!

这就是犯罪。

他们是要钱不要命,但是也不会愚蠢到一定的境界。

这次过后,我完全和赵郅没有任何关系了,他再有什么我也不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