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宋之琛说,我忘了他/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清早苏倾年没来敲我的门,我多睡了那么半个小时。

醒来的时候捞过手机看了眼上面的时间,连忙从床上爬起来。

匆匆洗漱完出去的时候,苏倾年正坐在沙发上悠闲的喝着一杯果汁,膝盖上放着一本最新的经济杂志。

我过去抱怨他说:“怎么不喊我起来?快迟到了!”

“你和我睡,你就不会起不来。”

苏倾年放下自己翘着的二郎腿,起身将自己手上的果汁塞在我手心里说:“喝了它,我送你上班。”

我一脸心塞,什么叫和他睡?

和他睡得还少吗?

苏倾年伸手摸了摸我的脸,安慰着我说道:“乖,相信我,不会迟到。”

我……一大早他怎么能用这么性感魅惑的声音。

苏倾年肯定是故意的!

我将他喝过的果汁,几口都给解决完,把杯子放在桌上就出门。

他慢悠悠的跟在我身后。

“你快点!”我催促他说:“今天是新上任的总检,我可不想迟到。”

现在这个不再是以前那个会包庇我和董佛的总检大人了。

苏倾年花了四十分钟将我送到检察院门口,时间刚刚好。

我踩着上班的点进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之际,有只手突然伸进来挡住,随后侧身进来。

我一愣,连忙欢笑着殷勤的打招呼说:“早上好,总检。”

宋之琛也是踩点上班的。

“早上好,隔壁同学。”宋之琛吐出这几个字,目光落在我身上。

我心里略为惊讶,没想到他还记得昨天那个事。

昨天营业员只是喊了一句。

而且他都没看我,却记得我的长相。

“总检记忆真好。”

作为一个下属,夸领导这是职场的常态。

再说我这个夸的是多么不露山水。

“顾希是吗?”宋之琛忽然唤了我的名字,沉呤道:“等会来我办公室。”

他刚来检察院就记住了我的名字?!

这时电梯门打开,宋之琛一身笔直的西装,步伐沉稳的迈出去。

我落在他后面两步,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宋言他们早就到了。

一群年轻人叽叽喳喳的聊着八卦,见我进来他们识趣的闭嘴。

我将昨天带回去的资料放在桌子上说:“按照我标记的去查。”

宋言欢笑问:“顾检这么快有线索了?”

我坐在办公椅上笑了笑说:“瞎说什么呢?标记的地方我不懂,你们去查一查,还有开放你们的脑洞去想想这个案子,到时候谁出的力多我都记在心里。”

众人:“……”

刚说了这句话,我手机就响起来了。

是董佛这姑娘打过来的。

她的大概意思是,她被她妈妈强制的弄上车回老家了。

听说是老家里的爷爷身体不好,外面的子孙都在赶回去照料。

她让我替她在办公室打一下掩护。

打掩护简单,到时候办公室里有人问起她来,就说她跟着潘队出任务了。

检察院和警察局修在一起的好处,显而易见。

在办公室待了一会,我想起刚刚宋之琛说的话,连忙起身去他办公室。

我伸手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低沉的声音:“进来。”

打开门进去,他正微微的垂着头,伸手合上一本厚厚的文件。

宋之琛抬头看着我疏离的说:“坐。”

他的眸子里,有一丝恍然。

恍然之中带着一丝疑惑和迷茫。

我怎么会在他身上想到这几个词语?

我打住心里的胡思乱想,坐在他对面。

宋之琛双手交叉放在办公桌上,目光落在我身上,打量了许久。

我有些微微不适应。

他的眼睛看着我,让我有种熟悉的感觉。

他半晌才出声说:“你还记得隔壁同学的事?”

“记得啊,难道……”我说着,想起什么事一样连忙收住话,惊讶的问他道:“总检你怎么知道这事?”

隔壁同学是我心里想的一个词语。

而且他问的是……我还记得隔壁同学的事?

这个话的意思是他一直都知道这词。

不是因为我昨天写的原因。

“顾希,十年前我到这座城市读研究生,而你是我记得的唯一一个同学。后来你去……”宋之琛说到这顿住,缓了缓说道:“你曾经向我抱怨,我将你当成隔壁同学,顾希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

他这些话信息量太大,我惊讶的张着嘴,心里想了半天。

他离开这座城市后,自己后来从未和他有过任何的交集。

我无措的捏着我的衣角,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我喃喃的问:“我好久说过这些话?”

“顾希同学。”宋之琛目光里有些波涛暗涌,他身子往前弯了弯,嗓音磁性的说:“十年前,我没有记住你,将你当成了隔壁同学是我不对。”

宋之琛说:“现在你要将我当成隔壁同学吗?”

他突然起身过来按住我放在衣角上的手,忽而笑着说:“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紧张就要捏自己的衣角。”

他了解我!

我心里大惊,宋之琛的话超出了我的想象,我连忙起身退后几步,看着他震惊的说:“你说的这些我都不知道。”

“顾希,我知道。”宋之琛挺身而立,前面的短发遮住他的额头。

宋之琛的发丝染过,是淡淡的奶青色,是很好看很帅气的一种颜色。

他的脸庞看上去很冷酷,和苏倾年的魅力不一样。

他是安静的一朵莲,是冷漠的美。

他说:“我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

“你什么意思?”

有一种自己心底坚持的东西渐渐破裂。

我听见宋之琛说:“顾希同学,你忘了一些事,这事包括我。”

我连忙反驳他说道:“我没有忘记你,你是宋之琛,是辩论社我隔壁的同学,是我们学校出名的风云人物,是大家都钦佩的人。”

我瞪着他,手指甲掐住自己的手心,微微的喘息着,我心里紧张!

我一直没有忘记他!

“还有呢?顾希。”

宋之琛问我,还有呢?顾希。

还有什么?!

宋之琛向我的方向走了两步,伸手轻轻的将我拥抱在怀里。

男人身上清爽的气息,满满的包裹住我。

宋之琛嗓音略为叹息的说:“我是宋之琛,是你去北京实习那一年,你的上司。也是你一直说喜欢的男人,宋之琛。”

这话太突然,我太震惊!

我使劲推开他,眼泪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流了下来。

有什么东西,被我遗忘了。

而我遗忘后,认识赵郅和他结婚,然后和他离婚,又和苏倾年结婚。

此刻我心里很空。

所有的认知都被推翻了。

宋之琛说,他是我喜欢的男人。

宋之琛说,我去过北京实习了一年。

可是都没有!

我从小到大都在这座城市读书,也在这座城市实习,更在这座城市结婚。

我只是去北京出过一次差。

然后再也没有去过。

我反驳他道:“你胡说。”

宋之琛面上有一丝悲伤,他看着我,无奈说:“九九,相信我。”

九九,这是我小名。

这是连赵郅都不知道的小名。

我忽的跑了出去,以最快的速度去了洗手间,将自己关起来。

我坐在马桶上,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宋之琛说的话。

可他没有必要骗我!

我是谁?我是顾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

更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

他们这样优秀的人不屑来骗我。

九九,这两个字让我心底潮乱涌动。

如若宋之琛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我到底遗忘了些什么?

在北京那一年,到底发生过什么?

到底什么造成我间接性失忆?偏偏不记得那年的事!

可是我该不该相信他?

但我没有去过北京实习!

我在26岁这一年结婚,也在26岁这一年离婚。

更在26岁这一年二婚。

我的26年人生里平平淡淡!

从未和宋之琛这样优秀的男人有过任何交集,我只是他的隔壁同学。

越想心里越难过,眼泪一直流个不停。

我的人生好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好像真的忘了很多事。

脑袋里混沌的厉害,我使劲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出去用冷水洗脸。

无论怎么样,工作还是要继续,日子还是要接下去过。

这一天我都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我在躲避宋之琛,我怕他。

我怕他揭露一些我不知道的事。

下午检察院放假,我提前十分钟离开办公室,打车回到小区。

小钢琴家后妈住的那个小区。

老顾当时正在楼下和一伙老大爷下棋。

他看见我回来,连忙起身让了另一个人,向我走过来。

“希希,怎么想起今天回来?”

我挽住他的胳膊,语气很认真的问:“爸,你还记得我刚从大学里出来,找工作那年在哪里实习的吗?”

我仔细的观察着他的表情,他回答的很轻松也很快说:“当然记得,是你现在工作的地方啊。这么多年除了你结婚后辞职的那半年,你都是在那工作。”

我突然有些委屈说:“爸,今天有人告诉我,他说我忘了一些东西,可是我不知道自己忘了什么。”

我爸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说:“你这么大的人了,发生过什么事即使记得不清楚,也不至于会忘啊。别听别人瞎说,万一他是骗你的呢?”

“对啊,他和我开玩笑。”

如果我真的离开过这里,我爸怎么可能会忘?

他是我爸,他一定记得我的事。

宋之琛果然是骗我的!

而且今天下午我还专门去人事部查了自己的调动。

档案上面清晰写着,从毕业到现在,我一直都在这里工作。

哪里都没有去过!

如若我真的哪里都没有去过,为何我的心里会这么慌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