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苏倾年,很温柔/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一道漩涡,在拉扯着我。

我努力镇定下自己心底的起伏,不去想宋之琛今天说的话。

我问老顾说:“爸,你最近身体怎么样啊?”

“挺好的,就是你雪姨身体越来越差了,欣欣也不知道体谅她。”

老顾这话有一些惆怅。

李欣乔平时顶他倒没什么!

但是他是真的疼小钢琴家后妈。

李欣乔不听话,他心里也跟着着急。

我劝慰着我爸说:“你和雪姨两个人过自己的日子,少去管她,等过几年她自己都会明白过来。现在你们越去管她,她心里越想和你们抗争,最后谁也讨不了好,闹的大家都不安心。”

“她是你雪姨的女儿,怎么可能不去管她?等欣欣长大一些就好了。”

老顾操心李欣乔比操心我多的多。

以前我还觉得吃醋,后来习惯了。

“那你别去管,你也管不住她,有什么事和雪姨商量,我先回去了。”

我叮嘱他,老顾有些惊讶的问我说:“刚回来就走,不在家里吃个饭吗?”

“李欣乔万一回来了怎么办?爸我不想和她碰面,我先走了。”

老顾无奈的点头,叮嘱我说:“那你慢点,回到家给我打个电话。”

我笑话他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你是我女儿,在我眼里永远都是小孩子,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你一岁时候的模样呢。”

他这话说的我眼眶莫名的红了起来,连忙点头转身离开。

老顾平时虽然没怎么关心我,但是他心里头还是记挂的。

毕竟我是他唯一的女儿。

我坐公交车回了桓台,给爸打电话报了平安。

不久赵郅的短信就进来了。

他问我:“顾希,凑到钱了吗?”

呵呵,我好笑的在键盘上编辑回复:“没有,我没有钱。”

赵郅明白高利贷的人得不到钱,他的下场会是什么!

所以,我现在不想让他心里好受。

“没有钱,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

赵郅的短信倒来的很麻溜!

我想试探他,所以故意发短信道:“你这个混蛋借高利贷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这些?真的只借过这么一次?反正我只有一条命,他们要拿去就好。”

“我当然知道借高利贷的下场,但是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我不傻,知道这个高利贷利滚利的厉害,这辈子也只敢借这么一次,你帮帮我顾希。”

他胆小怕事,他懦弱胆怯,他开始求饶了!

只借过这么一次就好。

别以后又有什么婚姻期间的债务。

我没有回他短信,他现在心里应该很恐惧,随后又打电话过来。

我挂断没有接,立马把他的号码拖进黑名单!

这次是真的断干净了!

晚上苏倾年还没有回来,我正打算给自己做饭的时候。

他电话就过来了。

他问我道:“你在哪里?”

我说:“家里。”

“下来。”

他说了这么两个字就挂了电话。

但是他让我下去,应该是在楼下。

我下楼的时候,看见不远处的宾利,车顶上面已经有一层淡淡的积雪。

苏倾年在这里待了很久了。

那他为什么才给我打电话?

我走过去,问他:“为什么不上楼?”

他打开门下车,伸手取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替我围上两圈。

这才嗓音淡淡的解释说:“刚有事,打了个电话。”

一个电话就能打到车顶堆上一层薄薄的积雪?

“哦,让我下来做什么?”他替我系好围巾,也伸手抚平边角。

苏倾年这样真的很温柔。

“带你去一个地方。”

语气神神秘秘的。

而他口中的那个地方,在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后才到。

是海边景区。

“怎么突然来这里?”

“这边开发的很好,有海鲜餐厅,还有度假的海景房酒店。”

我知道,这条海岸线是这座城市开发最好的风景区。

海边灯光璀璨,晚上人流也多,自然消费也很高。

突然明白他的意图,我笑着问:“你要带我吃海鲜大餐?住海景房?”

他可能见我一脸的期待,勾了勾唇伸手将我脑袋夹在他胳膊下,打趣说:“瞧你这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

我伸手顺势抱着他的精壮的腰,不服气的说:“海鲜大餐我还是吃过的,一年前检察院聚会的时候,我和同事们就是一起去吃的海鲜大餐,那个虾的个头很大呢,也很好吃。”

“哦?”苏倾年哦了一声问:“还有什么好吃的吗?等会给我推荐一下。”

他单手拥着我,向远处的热闹走去,我说:“有啊,我想吃螃蟹。”

“那等会让你吃个够!”

“喂,你的车就停这吗?会不会罚款?”

他的车停在公路上的,而且还在交警大哥很容易看见的位置。

“罚就罚吧,再说这大半夜交警也下班回家陪老婆孩子了。”

他说的很任性。

“也有单身的交警啊。”

他没有接话了,轻笑了一声。

我和他走路到了这边最好的海边餐厅,他很任性的点了很多菜。

而现在苏倾年刚刚起身去洗手间了,我坐在这里等他回来。

这个餐厅的位置很高,从透明的窗户里望下去,全是霓虹彩灯。

还有远处拍打岸边的海浪,在灯光的照耀下,看的一清二楚。

等会想和苏倾年去玩一玩。

我将视线收回来,盯着苏倾年那边的方向很久。

他将手机放在这里的。

我想起他刚刚说的话。

到底和谁打电话,那么久?

我又想起昨晚看见他手机备注上那个宝贝儿,心里越发好奇了。

这种好奇就像在心底抠痒痒一样。

促使我伸手去拿了他的手机。

他的手机没有密码。

我翻着他的通话记录,他的很多条都是和宝贝儿来往。

几乎每天,两人都会打电话联系。

我害怕他突然出来,连忙把他的手机放回原处。

宝贝儿究竟是谁?

是谁能让苏倾年取这么一个肉麻的名字?

好吧,一点都不肉麻。

情人之间这样取,很正常。

我心底叹息一声,不再去想这个问题。

因为想也是没有结果的。

苏倾年回来的时候,海鲜也刚好上桌。

各式各样的有很多,摆放了整整一桌子。

就连螃蟹也点了两份。

看得我连连咽口水。

服务员将红酒打开盖送上来,苏倾年接过来给我倒了少半杯说:“喝点这个。”

我点头,等他给自己添上我就拿起来和他碰杯说:“元旦节快乐。”

苏倾年点头,薄唇抿了一口。

我也有模有样的学他抿了一口。

等我解决一盘的螃蟹,找着话题和他聊天说:“你明天多久去北京?”

“明天早上。”

苏倾年将大虾里的嫩肉用叉子弄出来,放在我盘子里道。

我随意问:“哦,你老家是北京吗?”

苏倾年收回自己的叉子,端起桌上的红酒杯抿了一口,嗓音低沉道:“我祖上一直都是北京人,土生土长的。”

“明天回去过节,你多久回来?”

苏倾年说:“过几天吧。”

他没有再邀请我去北京。

其实我能感受到他心底的犹豫。

他至少现在是不太想带我回家的。

我点头,也没有再说话。

苏倾年放下刀叉,突然说:“顾希,等新年,我带你回北京。”

我点头笑着说:“等新年再说吧。”

苏倾年眸子看了我一眼,也没有再说话,更没有再吃东西。

结账过后,他带我去海边。

我将手揣在他黑色大衣的口袋里,有些期待的说:“我想去踩一踩海水。”

“大冬天的,生病了怎么办?”

我以为他担心我生病,他下一句反问我说:“你难不成想要我伺候你?”

我白了他一眼,从他口袋里抽出自己的手,弯腰脱下鞋子塞到他手心里,让他拿着。

我踩在软软的沙滩上,用脚尖碰了碰海水。

真……他妈刺骨的冷啊。

刚想退回来到苏倾年身边,一个大浪就直直的甩了过来。

我慌忙的退后几步,但到膝盖以下的裙子还是不可避免的湿了。

苏倾年低笑了一声,我转过头瞪着他。

他当没看见,语气有些宠溺道:“这下玩安逸了吧?”

他将我鞋子放在沙滩上,脱下自己的大衣走过来拥在我身上。

他里面穿着西装,最里是一件纯白色的质地衬衫。

他身材挺拔,高大,肩宽窄腰,穿着很有型!

苏倾年蹲下身伸手直接从我腰上扯下裙子。

我一惊连忙退后几步。

他拉住我的手扯回他身边去,然后扣上黑色大衣的纽扣。

完完全全的将我包裹在他的衣服里面。

原来他想这样。

都不知道打声招呼?

也好在他很高,我身上穿着他的大衣完全可以当裙子了。

我走过去穿上自己的鞋子。

苏倾年忽而蹲下身,宽厚的背部背对着我,吩咐我说:“自己麻溜点爬上来。”

好吧,我就麻溜点自己爬上去。

苏倾年背着我,我抱着他的脖子,手上还拿着自己湿哒哒的裙子。

他虽然嘴上会说我,但是行动上也会护着我。

我将脑袋放在他肩膀上问:“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不是想住海景房吗?”

他手掌拖着我的屁股,用了点力把我往上面带了带。

我心底高兴的问:“你今天怎么这么好?”

他昨天到今天都很好。

“我还记得你现在是我妻子。”苏倾年顿了顿,又问:“对你好不行吗?”

“行啊。”

妻子这两个字让我心底一抖。

这个词我不能多想。

结婚前,苏倾年就让我认清了自己的位置。

苏倾年口中的海景房,不是酒店之类的!

而是真真正正的一栋海景房别墅。

面朝大海的这种。

我惊叹问:“这住一晚要多少钱?”

“要不把你卖了,看够不够?”

“当我没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