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他今天回北京/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将我放下来,从西装裤里取出一把银色的钥匙,把门打开。

他伸手按了门边的灯光,将我拉进去吩咐说:“二楼卧室里有浴室,你去洗个澡,别感冒了。”

我脱下鞋子从他手掌里抽出手心噔噔的跑上楼去。

二楼上面的那间卧室很大,有一面是巨大的落地窗。

落地窗外面是私人游泳池,游泳池不远处是掩入夜色的大海。

我洗澡出去看见苏倾年也在卧室里,他正站在落地窗旁看向外面。

我过去,问他:“在看什么?”

他沉默的偏过身子,视线略为清明的看向我。

他最近总是喜欢这样看我,不言不语的。

苏倾年忽而伸出手取下我包着头发的毛巾,走到我身后替我擦拭头发。

我愣住,头上传来他手指间的力度,脑袋还偶尔碰到他的胸膛。

我现在离他很近!男人的荷尔蒙气息很浓厚。

犹豫许久,我还是忐忑出声问:“苏倾年你是不是生病了?”

闻言苏倾年好奇的吐出两个字,“怎么?”

“没生病做什么变得这么温柔?”

我刚说完这句话,头上的力度一顿。

苏倾年将毛巾扔在我脑袋上,语调冷清的说:“自己擦。”

我从脑袋上巴拉下白色的毛巾,心底着实松了一口气。

苏倾年如若一直这样,我还真的不习惯,我会瞎想的。

等头发干爽也是十五分钟以后,我将毛巾扔在一旁的凳子上,利索的爬到床上去问正在玩手机的男人,“明天依旧是九点四十的飞机吗?”

“嗯。”

他淡淡的嗯了一声。

我真诚的劝慰他说:“那早点睡吧,不然明天起不来。”

苏倾年似笑非笑的说了这么一句:“呵,你以为我是你?”

他语气不善,我不服气的瞪他一眼说:“我又怎么了我?”

苏倾年将手机扔在一旁的纯被里,伸手脱掉外面的西服。

手指正在取衬衫纽扣的时候顿了顿,他忽而摊开手说:“过来帮我。”

“你又不是没长手?”我连忙将自己塞进被子里,背对着他。

“顾希,这么好的一个地方,你当真以为只是盖着棉被纯睡觉吗?”

苏倾年顿了顿,半威胁说:“我数三声,是我亲自来,还是你主动一点。”

他数都没数,我连忙就从床上爬起来。

我伸手取下他的白衬衫纽扣。

衣服脱下,苏倾年紧致的肌肤就这样直直的入了眼。

我偏过脑袋不敢去看他,摸索着取下他腰上的皮带。

苏倾年却突然伸手大力的将我拥入怀里,双手紧紧地抱着我倒在床上。

他压在我身上,眸子定定的看着我,很专注。

专注到我以为他在看自己的爱人。

苏倾年忽而低下头用自己的唇瓣摩擦着我的唇边,不深入。

只是反复的做着这么个动作。

他从我的背部将手抽出来,用指腹轻轻的摩擦着我的唇。

手指抵着我的牙齿,自己低头吻上来。

他这一刻的缠绵,依恋,渴望,都通过这个吻全数的让我知晓。

让我心底恍惚了好大一阵。

甚至隐隐期待的想问出口。

“顾希,你是不是喜欢我?”

苏倾年轻轻的低笑,温热的手掌摩擦着我的脸,无所谓的问我。

这句话我还堵在喉咙口,苏倾年就这样以这种开玩笑的方式打破了我心中的一点涟漪。

我按耐住心中的浮动,冲他欢快的笑了笑。

我伸出手抱上他的脖子吻了吻他的额头,很真诚的说:“你觉得是就是,你觉得不是就不是。”

他不屑挑眉说:“你还和我玩这种话锋?”

苏倾年扯下我放在他脖子上的手,将我拥在怀里,似乎也失去了兴致,他温柔的摸摸我的脸,声音略为性感道:“睡吧,明天送我去机场。”

闻言我快速的闭着眼,很快在他怀里睡过去。

不出意外,第二天我起的依旧比苏倾年晚。

我醒来的时候,摸了摸身边的位置,掌心下一片冰凉。

我打量了一下周围,视线之处,苏倾年正站在落地窗外。

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清早的海风迎面而来,吹的他衣服里鼓鼓的,头发也有丝丝凌乱。

我想他的视线里是一片蔚蓝的大海,是极致的广阔之美。

如同他这个人一样,让人欲罢不能。

我穿上他的黑色大衣,打开落地窗,走到他身后问:“快八点了,要准备走了吗?”

苏倾年听见声音转过身,视线在我身上停留了一会。

然后身体凑近,伸手从黑色大衣的衣兜里摸出一包烟出来。

他将点火的扔在我手上,我秒懂的为他点燃。

其实我不太喜欢男人抽烟。

但苏倾年很少在我面前抽烟,而且我也管不着他,随他去。

苏倾年深吸了一口,点点烟雾顺着他的手指袅袅而上,随即消失在空气里。

烟头白灰点点的掉落在地上。

我低头看了一眼,这时苏倾年一口烟吐在我脸上。

我咳嗽着连忙后退了几步,哀怨的看着他说:“别闹。”

苏倾年漠然的看了我一眼,问:“不喜欢?”

“谁会喜欢吃二手烟?”

清早的海边有些冷,我抱着胳膊解释说:“再说了,这个对身体不好,当然不喜欢。”

他莫名的看了我一眼,扔掉手上的烟卷说:“既然不喜欢为什么不说?”

我犯得着说吗?

他过来伸手揉揉我的脑袋,绕过我说:“走吧,等会赶不上回北京的飞机。”

我昨晚说的话果然没有错,苏倾年这车停的位置太显眼了!

而交警大哥又不眼瞎,怎么会看不见?

车前面的刮雨器上面卡着一张罚单,这肯定会扣驾驶证的分。

苏倾年从上面拿下这张小纸条塞在我怀里说:“等会记得去将罚款交了。”

我拿着这张小纸条说:“为什么是我?这肯定会扣分!”

苏倾年很坦荡很理所当然的模样解释说:“我马上要赶飞机,再说正因为要扣分才让你去的,难不成要扣我的驾驶证?”

我无语说:“昨晚我说了,是你非要停在这里的。”

“我是你丈夫,你帮我背次黑锅怎么的了?”

我哑口无言,战斗力低下,识趣认栽。

送苏倾年到了机场,等他挺拔的身姿消失在机场门口,我才开着他的车离开。

似想起什么一样,我连忙将车停在路边,转身跑进了机场里面。

机场人流涌动,苏倾年消失在这人潮中。

我抱着怀里的黑色大衣站在原地默然。

苏倾年进了机场就会不见。

我不知道他的家在哪里,也不知道他的家里人怎么样,好不好相处?

还有苏倾年和他们的关系好不好?

对苏倾年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一无所知。

身后忽而传来清朗明媚的声音,“像个笨蛋一样站在这里做什么?”

我猛地回头,苏倾年脸上正带着微微笑意看着我。

我眼眶莫名的酸了起来,故作淡定将手中的大衣递给他笑着说:“听说北京那边天气也寒冷,你把这衣服带上。”

苏倾年笑着,将衣服接过去打趣说:“小样,这衣服本来就是我的。”

我无所谓道:“嗯啊,本来就是你的,我专门给你送过来。”

“给你个机会,给我个送别拥抱,我给你带礼物回来。”苏倾年顿了顿,嗓音温和问:“苏太太,你看这样划算吗?”

这很划算。

我向他走了一步,将脑袋埋在他胸膛上,语气微微不舍说:“我要值钱的礼物,别随便拿个东西敷衍我。”

“你觉得我值钱吗?”

苏倾年伸手将我抱在怀里,用轻松的语气说着这话。

“你不是礼物。”

他听了也不生气,勾了勾薄唇提醒我道:“我要走了。”

我松开他,等他消失在视线里,才转身离开机场。

我瞪着眼看着这辆黑色的宾利上面又贴着一张罚单,一脸的颓废。

我的驾照分肯定会一次性扣完。

想着没办法,只有给老顾打了电话。

老顾接的很快,问:“希希有事?”

我有些委屈说:“爸,把你的驾照给你女儿用一下。”

以前家里小钢琴家后妈买了一辆大众的小车。

为了接送她上下班,老顾还专门去考了驾照。

后来他身体不好,再加上李欣乔又一直想要车。

索性小钢琴家后妈就给了她,自己每天打车去学校。

所以老顾这驾照就空了下来。

老顾好奇问我说:“突然要驾照做什么?”

“我今天开倾年的车,被交警抓了两次,要扣分。”

老顾很直率说:“那你过来,我在楼下等你。”

等我开车回了小区后,没想到李欣乔这丫头也在!

她看见我开的车,眼睛发光的想坐上来。

不应该这样说,而是她已经坐了上来。

我白她一眼,从老顾手上接过驾照说:“分肯定会扣完,对不起爸,只能用你的了。”

老顾责怪的看了我一眼说:“说什么对不起?你拿去用,反正我留着也没用。”

“谢谢爸。”

老顾点点头,看了眼还在车上乱摸的李欣乔,无奈的叹息一声说:“欣欣,你姐要去交警大队,你先下来吧。”

“这么好的车?要不你借我开两天。”

李欣乔没理会老顾,眼睛直直的看着我,口里不要脸的说着这番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