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危险/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看着这些照片许久。

陌生,熟悉,怀念。

复杂的情绪在我心里翻腾。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脸上冰冷的泪水。

果然心底共鸣,才会难过的不行。

我合上照片,走到厨房门口,低着声音问宋之琛道:“季洛是谁?”

宋之琛将菜放入锅里,动作特别优雅熟稔的翻炒着。

听我这样问,他镇定的回答我的问题道:“以前同你一个检察院的,当时你和她关系很好,她现在在北京发展。”

“北京的朋友?”

“也可以这样说吧。”宋之琛眸子闪了闪,解释说:“当时在北京,你就和她走的最近,我上周离开北京的时候和她见过面,她还问起了你。”

我心中好奇,连忙问宋之琛说:“她问我什么?”

见我这样急迫,宋之琛微微弯了弯唇角,嗓音好笑的说:“她问我,顾希怎么毕业后就消失了六年。她知道我来这个城市,这里的检察院又只有那么几个,她说如果我有机会见到你,问问你为什么这么狠心。”

问问我为什么狠心。

可是……

“我不记得了。”

在我的印象中,是没有她这个人的。

季洛这个名字对我来说很陌生。

宋之琛将一旁锅里炖着的汤,用勺子舀了一碗,转身递给我说:“这是我早上离开的时候炖的,现在味道刚好,你尝一尝看好不好喝?”

我从他手上接过来,用勺子往自己嘴里送了一口。

香甜瞬间的弥漫在口里。

我略有些惊讶,宋之琛炖的汤很好喝,甚至比我做的都好。

这时宋之琛忽而开口说:“九九,这是排骨汤,里面我放了点玉米,有种淡淡的香味,你以前最爱喝的就是我做的这个。”

我愣住,宋之琛神情忽而轻松说:“所以你不记得事,我都记得,你想知道的事,我以后慢慢讲给你听。所以……有我在,你别怕。”

这算是老天莫名其妙塞给我的一个极品男吗?

还是上的厅堂下的厨房那种。

其实宋之琛现在说的这些话,我心中有微微触动,但是不深。

一些对于我来说陌生的事,听起来就像是别人的故事。

觉得匪夷所思,觉得荒唐,但是又理所当然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我点点头沉默,不知道说一些什么的好。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宋之琛倒也没在意我沉默,转过身去炒菜。

等他做了几个菜出来以后,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他做的几个菜……其实是我爱吃的,不是小钢琴家后妈的鲫鱼汤。

而是土豆烧肉,红烧茄子,清炒小白菜,排骨汤……这真的是我偏爱的。

而且口感很好,很好吃!

这样一个男人,能做到这样的地步,其实一点都不容易。

我心中略为感动,但还是理性。

吃了饭以后,我向他告辞。

宋之琛也没有出声留我,而是将他的手机递给我。

我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他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说:“将你的号码输进来,我想存下来。”

宋之琛摸我脑袋的这个动作很自然,我有些不适应的退后两步。

他手一顿,略为尴尬的收回去。

我从他手上拿过手机,将我的号码输进去,连忙塞在他手心离开。

身后还传来他磁性,略为担心的声音,“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到停车库的时候,我的心还砰砰砰一个劲的跳,不是因为喜欢。

而是紧张,也有点无措。

我的面前展开了一副全新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忽而多了宋之琛。

我深吸一口气,开着车离开这里。

天上还下着雪呢,我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只有回桓台小区。

只是没想到,有人等着我。

我不知道关小雨怎么打听到我现在的住宅的。

当然不只是她自己。

还有一个背对着我的陌生男人。

我看不清他的模样,只是很高有点虚胖。

而关小雨在那个男人的怀里,被他吻的一塌糊涂。

呼吸急促,大力喘息,偶尔露出一丝呻吟声。

她的腿还缠着那个男人的腰,真是开放呐。

甚至那个男人的手也扣住她的胸,使劲的抓了起来。

这些看多了长针眼!

而他们一点也不怕走廊上出来邻居,一点都不害臊。

不对,这一层楼是只有两户人家,其中另一户邻居的工作朝九晚五。

昨天碰见的时候,还苦逼的向我抱怨说,大过节的还要去加班。

我站在走廊上没有从包里掏出钥匙开门。

现在他们两个对我来说有危险性,我不会引狼入室。

“你终于回来了?”

关小雨早就看见我回来了。

只是她想在我面前演这场戏。

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她。

我转身,正想走进电梯离开。

关小雨却突然飞奔两步过来,上前扯住我的手臂。

我使劲,一时之间居然没有挣脱掉。

没想到这姑娘手劲这么大!

我皱着眉头,不悦道:“放开我。”

关小雨眼睛恨着我还没有说话。

她身后的那个男人就走到她身后,用自己的腰顶了关小雨的臀部一下。

我恶心的想吐,看不下去。

而关小雨的表情也跟吞了一只苍蝇一样,难受的要命。

但这表情只是一瞬,她很快笑起来对我说:“顾希,你今天别想跑。”

我镇定问:“你要做什么?!”

她身后的那个男人走过来时我就看清了模样。

长得很难看,身高体胖,脸上油光光的,像一头猪一样。

而那个男人的手一点都不规矩,当着我的面捏着关小雨的胸部,笑嘻嘻的亲着她的脸对她说:“这就是你要送给我的礼物?就这么一个烂货色?”

我心中警铃大作,立马明白他们要做什么!

我连忙使劲从关小雨的手中挣脱,跑进电梯里。

刚进去,没想到就被那个男人一把从里面拉出来,拖到走廊上。

我跌坐在走廊上,膝盖被撞的很痛,手心也撞到墙角发痛。

我现在明白他们的意图,强制让自己镇定下来。

我心里此刻一定不能慌乱。

我瞪着关小雨,先厉声问她说:“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装傻充愣!

“我要做什么?我就不相信你不明白!”

我明白,但我不能明白!

关小雨伸手按住伸进自己衣服的那只手说:“你家妹子害了我的孩子,五万块被赵郅的妈拿走,现在赵郅又从我手上骗了三十万走!你说该怎么办?”

三十万?!

我他妈终于知道了,赵郅的妈妈怎么可能会允许他卖了老家的房子。

怎么会允许他给我这个离婚的女人三十万。

简直是我痴人说梦。

那声对不起很显然是赵郅自作主张对我说的。

我的那个前任婆婆怎么会对儿媳妇认错?

怎么会甘心道歉?

我嘴硬道:“和我有什么关系?”

“呵呵,顾希你别当我傻。赵郅骗我卖了我自己的房子,拿走这三十万,他早上才打电话告诉我,他给你了。”

这个渣男,真的是!

我以为他有心悔改,至少肯给这三十万。

没想到又是骗女人。

关小雨眼眶突然红了起来,再加上身上游走的那只猪蹄手。

她心里肯定很委屈。

毕竟从小她被男人拥护惯了,被人骗肯定也是第一次。

“你不是主动离开赵郅的吗?为什么会被他骗着买了房子?”

关小雨愤怒说:“都怪那个贱男人,寄给了我一张假的房产证。我以为是别墅,所以卖了房子将三十万给他。”

我问她道:“为什么要给他?”

她完全不用给的。

而且她也不想想,赵郅怎么可能有钱买一栋别墅?

“他说他妈要,不然不让我回去。当初是我主动离开的,回去肯定会被人说,所以我就给了。”

关小雨精明一辈子,栽在这里了。

我问她说:“你的意思你想要三十万?可是我没有!”

“没有也得有,不光有,我要让你尝一尝背叛我的痛苦。”

关小雨突然发狠的看着我,眼睛里全是对我的恨意。

她把对赵郅的恨转给我身上了。

因为她现在找不到赵郅。

我没有背叛她,是赵郅背叛她的。

“冤有头债有主,你不应该找我?”

我偏过视线,不去看关小雨,她身上的衣服快要没有了。

这时她身后的男人突然出声,猥琐说道:“宝贝,给我,我想要。”

“别在这里,乖。”

我听见关小雨安慰他说:“等这个女人开门,让她给你上。”

他妈……真恶心人。

我看了下楼梯口的位置,七八米的位置,不远。

我暗暗的脱下自己的高跟鞋。

“这女人怎么比你性感?”

我没有看见那个男人做了什么,只听见关小雨闷哼一声。

就是这个时候,我连忙起身往楼梯口去。

身后的两人动作也快。

“快抓住他。”

关小雨着急的声音响在身后。

我一个劲的跑,不回头。

刚下了一层楼,我就撞在一个人的身上。

我抬头,看见这个光头男孩,就像在沙漠中饥渴的人看见水一样。

我连忙说:“快走,报警。”

光头男孩看了眼身后追着我的男人,又看了眼我,果断的走了。

不过他是拉着我走的,飞奔一样扯着我回他的家,猛的关上门。

反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