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苏倾年知道了/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你说了车库,我猜想就是桓台,然后就上网查了你们小区物业的电话。但是……对不起,还是让你受苦了。”

宋之琛是一个优秀的检察官。

他能凭借几个字,都能判断出结果。

不过他怎么知道我住在桓台的?

而且他没错,不用道歉。

我纠正他说:“你道歉做什么?今天真的谢谢你,还陪我来医院。”

“别和我客气。”宋之琛将方向打了一个盘,问:“现在回家?”

“是啊。”

刚才的事还盘旋在我的脑海里回荡。

其实我不太想回去

我佩服自己在那样的情况下居然还能保持清醒!

还能镇定的和关小雨说那么多。

只是我没想到,宋之琛所说的回家,指的是他的家。

我看他开车的方向不对,连忙问:“这条路不是回桓台的路。”

宋之琛点头,自若的解释说:“刚刚听物业说你的门锁还没有换好,你今天回去也不安全,到我的家住一晚。”

我喃喃道:“我怎么能……”

宋之琛打断我的话,沉呤道:“九九,别让我担心你。”

他明明是冷漠的男人,此刻却用这种温柔的嗓音和我说话。

这让我无法反驳。

回到他的公寓,他将我的药放在桌上,又倒了一杯热水递到我手心里说:“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出去一会。”

我本来想问他出去做什么。

但这样显得我多嘴,立马识趣没问。

我的羽绒服里面只有一件薄薄的毛衣和一条脏乱的打底裤。

刚刚被那男人在地上拖着走了那么远,怎么可能不脏?

我轻轻的揉了揉自己的脸,疼的我吸气喊了一声,连忙收回手。

我之前就不应该心软。

物业问我的时候,我就应该报警。

说到底是我自己活该,自作自受。

正在这个时候,我手机响了起来。

我从衣兜里掏出来,看了眼备注。

是小区的物业电话。

我按了通话键,问:“有什么事?”

物业的工作人员客气问:“顾小姐去医院了吗?身体怎么样?”

小区的物业真人性化,这么懂得关心业主。

不对,业主是苏倾年。

而苏倾年刚离开的这一天,我好像一不小心又惹出了问题。

我回他说:“没什么问题。”

“顾小姐,你的门锁明天早上公司的人会派人来换一个新的。还有逃跑的两个嫌犯警方正在全力抓捕,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

今天放假过节,没人想大冬天的跑来工作给换锁。

我理解的嗯了一声,说了句谢谢。

挂断电话以后,我本来想给赵郅打电话问问他这个事。

想想还是放弃了。

问他这些已经没意思了。

关小雨如果被警察局抓住,肯定会把他抖出来。

他用隐瞒的方式诈骗人家三十万。

坐牢是肯定的!

还有关小雨……她毕竟只是拿了一张废卡,罪没有赵郅的重。

早上我还认为还清一百万债务,我和赵郅再也没有联系。

没想到他在这里给我挖了一个坑。

他真的是,我所有的语言都不能形容他。

当年我的眼睛真的被胶水糊住了。

居然看上这么个男人!

现在想来真是搞笑的很。

现在想这些都是没有用的,我拿起桌子上的消炎药,仰头喝下。

而过几天苏倾年会回来,我发生了这个事肯定是瞒不过他的。

他肯定又会讽刺我,说我笨,说我不长记性,吃不住教训。

今天元旦,苏倾年现在正和自己的家人过节日。

他会想起我吗?

哪怕有片刻?

我发现我现在很想他,越在脆弱的时候,越想他在我身边。

其实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我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

只是他不在。

现实永远是现实,不会像电视剧里面的情景一样。

想见的人会恰到好处的出现,会恰到好处的去救自己。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宋之琛从外面打开门进来。

他的身上还有一些雪花没有融化。

宋之琛的手上拿着一个袋子。

他走过来放在我身边,目光落在我脸上,平静说:“这里面是衣服,你换一下吧。”

他……刚刚是去给我买衣服呢?

宋之琛很细心,很贴心。

我感激的对他笑一笑,然后拿着衣服顺着他的手势进了他的卧室。

他的卧室里是冷色调的,和外面的暖形成对比。

也和他的性格一样,冷冷的……

可是他给我的一面,是温柔的。

十年前的宋之琛和十年后的宋之琛,说一样但又有一些不一样。

他对所有人一样,却对我不一样。

我摇摇头,拿出袋子里的衣服。

是一件斗篷样式的外套。

是热情似火的红色,还有帽兜。

还有一条暗色碎花裙,打底裤。

还有一双白色的板鞋。

我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光脚的。

上楼的时候也是他抱着我上来的。

我心里异常的清楚,我不能和他走太近。

因为我现在是有丈夫的人。

我需要找个时间和他说清楚。

即使以前的我和他有过什么关系,但他口中的九九已经成了过去。

还有我丢失的记忆,我也想要寻找。

即使我猜想以前应该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

但属于我的一部分,我不能随意丢弃。

我刚换上衣服,手机就又响了起来。

跳动的名字异常的清晰。

我犹豫一会,走到窗边接起来,好奇问:“有事吗?你已经到家了吗?”

苏倾年声音很低沉道:“刚到家不久,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刚吃了饭,正打算看电视呢。”

苏倾年问:“没回家过节吗?”

他问的是小钢琴家后妈的家吗?

明白他的意思,我说:“没有呢,我现在一个人在家里。”

“顾希。”苏倾年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暗沉道:“你这个小骗子!”

我一愣,还没有说话,他就劈头盖脸的质问道:“刚刚物业给我打电话说了今中午的事,到现在四点了,你却一个电话也没打给我!你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

原来他知道了。

物业的工作人员真是热心。

我笑了笑解释说:“你刚回家呢,我不想让你担心,所以就没告诉你。而且现在没事了,你别担心。”

“顾希,你这个小骗子!从来都是这样,无论发生什么都自己咬牙撑着,你给我等着!老子马上回来收拾你!”

苏倾年猛的挂了电话。

我拿着手机微微有些错愕,我多久咬牙自己一个人撑着?

我的事除了这件,从遇见他开始,所有的他不是都知道吗?

还有他马上回来收拾我?

但下午没有从北京回这里的飞机,难不成他开车过来?

而且他刚回去……都没待多久。

我换了衣服出去,看见宋之琛坐在沙发上。

他的目光淡淡的落在远处的电视上,正默然的沉思,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我喊了他一声:“宋之琛。”

他听见声音偏过头看向我,本来冷着的眉目忽而笑了笑道:“你穿红色真的很好看,身体还疼吗?”

我摇摇头,对他说:“宋之琛,我现在要离开这里了。”

他略有些惊讶的问:“不是说好今天住下来的吗?”

我看着他,犹豫的想了想解释说:“苏先生等会要从北京回来,我现在要去桓台小区等他。”

宋之琛神情一愣问:“苏先生是?”

我说:“我丈夫,苏倾年。”

有些话需要说清楚。

我很感谢他今天出现的那么及时,在我需要安慰的时候。

但我知道底线在哪里,我不能和宋之琛纠缠不清。

宋之琛忽而沉默,目光定定的落在我身上,想看出什么一般。

被他这样看着我心底有些慌乱,连忙低头说:“对不起,我没有告诉你我已经又结婚了。”

我又结婚了,在不久前。

“我知道了。”宋之琛声音响在耳边,他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安慰我说:“别那么紧张,九九。”

我退后两步,有点欣慰他的理解。

宋之琛这人太好了,处处包容我。

他问:“多久的事?”

“半个月前。”

半个月前不久,我和赵郅离婚。

而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

“我还是晚了他一步。”

宋之琛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一句,我不解的目光看向他。

他勾了勾唇解释说:“我比你现在的丈夫还是晚了一步,我的九九又嫁人了,又从我身边离开了。”

他的九九又离开了?

他这话说的异常惆怅,悲伤。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还好宋之琛又说:“我送你回去吧,你身体有伤,不好直接开车过去。”

“不用不用,不远的。”

是不远的,只是二十多分钟车程。

“九九,别拒绝我。”

宋之琛,总是不经意间,说一些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甜言蜜语。

他不知道他这些话,让其他姑娘听来会多么的瞎想。

还好我经历风雨,镇定的住。

宋之琛将我送到门口,自己打出租车回去了。

看着他坐的车消失,我心底还是有很多疑惑和好奇。

曾经我和他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到底有怎么样的故事?

我到底又是因为什么失忆?

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件恐怖的事。

失忆如果是自己造成的……那么抹杀我在北京踪迹的人,会是谁?

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哪里惹到他了?

这些疑问在我的心底,挥之不去。

我想了很多都没有结果。

没有结果的事,我摇摇头不再去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