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兵荒马乱的世界/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晨醒来的时候。

我的身体被苏倾年拥在他的胸前。

他的左手一直放在我颈子下面,宽大的手掌包裹着我整个脖子。

他这样的动作做了整整一晚,难道手一点都不麻吗?

即便他手不麻,但我脖子僵硬了。

我轻轻的吐了一口气,想从他手掌里抽出来。

却没想到他手劲特大。

控制欲很强。

我竟动不了半分。

我本来想喊醒他,但看见他眸子下面泛着淡淡的黑青色。

我就果断放弃这个想法了。

近距离看苏倾年,他的睫毛较长,微微有点弯,翘起来的。

这种很能魅惑住人。

又因为侧躺着拥着我,他的整张脸都暴露在我的视线里。

简直英俊的不行,360度毫无死角。

我下意识的伸出手悄悄地摸了摸他的侧脸。

因为轮廓坚硬,摸起来特别有感觉。

也让我心底产生恍惚,一种相濡以沫的感觉。

让我感觉温暖。

如若以后每天晚上在他的怀里睡去,感受他的气息,清晨也在他的怀里醒来,被他这样小心翼翼珍惜着。

那这样和他一辈子下去,也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

一个女人即使再愚笨,即使在情商方面反应比蜗牛还慢。

但也清晰的晓得,自己此刻的心情是什么感觉。

而且我没有苏倾年说的那么愚笨。

所以,我知道,我的感情。

在这一个月里我遭受欺骗,背叛,虐待,离婚。

又结婚,又被报复。

一个月而已,我感觉像过了好几年。

这一个月里,身边始终有一个男人陪伴在我身边。

这个男人渐渐侵蚀了我的心。

可是我不能先妥协说爱他。

我怕,被苏倾年嘲笑。

我还记得结婚之前我清晰的问过他这个问题。

那时候我一字一句的,坚定的问他说:“这婚姻,有爱情为前提吗?即使不是现在。”

那时候,他怎么回答的?

他说:“顾希,你在说笑?”

这一句话堵了我所有的期待,更堵了我所有迈向他的勇气。

就这样吧,和他好好相处。

就这样下去,不期待被他爱。

可能是我的手放在他脸上太久。

苏倾年有感触一般的睁开眼。

睁开眼的那一瞬间,苏倾年的眸子有一丝的迷茫,随即眸子恢复清明。

见我醒着,他微微松着唇角,心情略有些愉悦说:“早,苏太太。”

早,苏太太。

让我心底微微一颤,这是很魅惑人心的几个字。

很容易让我放下武器缴械投降。

我在我自己的世界里兵荒马乱,上演一场无言的默剧。

他在他的世界里平静如斯,坚如磐石。

这对我来说一点都不公平。

这时苏倾年用自己的脸蹭了蹭我的手,唇瓣寻找上来,吻了吻我的手心。

手心里有微微的热度,潮湿。

多么暧昧温存。

他将手从我颈部下面抽出来,身子半起,两手交叉用力动了动,骨骼咯咯作响。

“嗯?”

他似乎发现我不对劲,他微微弯下身子,嗓音低沉的问道:“怎么不说话?身上还疼吗?”

我眨了眨眼睛,按耐住心中起伏,笑着说:“刚醒,不想说话。”

听见我这样说,苏倾年眉间上了点点喜悦。

因为刚醒,他的嗓音还有些沙哑道:“还把你给睡累了么?”

语落。他起身进了浴室,在里面待了十分钟。

出来的时候腰间围着一条白色浴巾,他刚冲了个澡。

苏倾年径直的走到衣柜旁,大大咧咧的取下腰间的浴巾。

见他这样我脸一红,下意识的转过眸子。

再次看向他的时候,他已经穿好了衣服。

纯黑色的呢子大衣,里面是一件纯白色的宽松毛衣。

黑色和白色形成冲击,让他看上去更加的挺拔和英俊。

苏倾年,真是一个会打扮自己的男人。

苏倾年将腰间的纯色皮带扣上,然后几步来到床边,微微弯着腰,伸手摸了摸我还浮肿的脸,认真的说:“你这消肿下去,恐怕需要几天。这几天都不要碰冷水,也不要自己擅做主张的到哪里去,有事告诉我一声。”

他这番话叮嘱的细心,我裂了裂嘴笑着说:“我知道,你别操心。”

“呵,我倒不想操心。”苏倾年手指半屈起来,轻轻的弹了一下我的额头说:“你这笨女人,学聪明点,我以前教你的那些都喂狗了么?”

他以前教我什么?!

哦,对!他以前总是用他的行动和话告诉我他的处事方法。

被欺负一次可以……但不能被欺负两次。

关小雨已经欺负了我很多次。

苏倾年忽而捏了捏我的耳朵,嗓音低哑的叮嘱我道:“我有事出去一下,你想吃什么?等会给你带回来。”

听他这样说,我连忙问:“你要出去?门锁换了吗?”

昨天门锁被物业的工作人员打开就一直没有关上过。

所以昨晚苏倾年一脚就能踢开。

“他们被抓了,钥匙已经找到了,但锁还是要换。等会有人会过来换,你就待在卧室里别出来,这锁是我的指纹锁,你不出去没人能进的来。”

苏倾年的公寓很高档,每个房间都是指纹锁。

但是也有备用钥匙,应该被他放的很好。

我点头,苏倾年收回手站直身子,对我勾了勾唇说:“苏太太想吃什么给我发短信,我先离开了。”

苏倾年离开的那天我不知道他要去做什么,也是到后面几天脸上肿消了,法院的人传唤我去出庭。

那时候我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让我意想不到的事。

等苏倾年离开,我躺在床上没有几分钟就起身去了浴室。

这是我第一次进他的浴室。

两人住了差不多有半个月,我最多只是进过他的卧室。

还只是进来拿他的衣服出去给他洗。

苏倾年的浴室特别的大,有个小型的泡澡池子,设备很齐全。

这人很懂得享受。

我进来时,鼻尖都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还有温热的气息在身体周围包裹着。

这是他刚刚洗澡的蒸汽,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散开。

我拿了一条蓝色的毛巾擦了擦镜子上的水雾。

毛巾一擦,水雾一散,我的脸立马在镜子里倒印出来。

上面有清晰的抓痕,已经结疤了。

但还有一些血丝,而且还肿成这样。

丑成这样,难怪苏倾年会嫌弃。

但好在,他平常嘲讽的话说的也不少。

所以我心底也是不太介意。

我去卧室,将衣服里的药膏拿出来,转身之后我又转头回来。

这件红色的斗篷衣服,还有这条裙子和鞋子,本来不奇怪。

但宋之琛知道我的腰围和脚码的大小,这让我奇怪的瞎想。

我有点在意这个事。

在意从前的回忆。

北京,对我来说陌生。

但在别人的口中听来,又是这样的熟悉。

唉。

我收拾好心情,去浴室里将脸上涂了药膏,又用湿润的毛巾擦了擦手能够着的地方。

身体受伤,很脏,我又不能洗澡。

距离消肿下去,至少需要3天到一周的时间。

这个元旦过得真好!

关小雨这个小妖精,真是事儿精,见不得我安宁,非得找事。

我刚涂了药膏,小心翼翼的收妥了自己,外面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我走出去,从包里将手机拿出来,看了眼备注直接按了拒接键。

李欣乔这丫头现在住在我以前的房子里!

现在小区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不可能不知道!

再说这小区很多人也认识我,再加上关小雨又在这住过一段时间。

我和她之间的恩怨经过昨天那么一闹,邻居应该都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像什么热播剧一样,小三和正牌的故事,在这小区里流行的很。

而现在她们知道我又住在隔壁一栋高档的楼房里,指不定怎么污蔑我。

李欣乔肯定知道我住在这里了!

她打电话肯定会质问我昨天那件事,具体发生了什么。

这个质问只是满足她的好奇。

她不会关心我。

她更会理直气壮的问我为什么住在桓台不告诉她。

我太了解这个丫头了。

电话又响了起来,铃声加震动,是短信来的声音。

我以为是李欣乔,脸色非常不好的拿过手机。

结果真是我想多了。

苏倾年发短信问我想吃什么。

昨晚没有吃东西,现在想起来肚子还真的饿的不行。

我摸着肚子,编辑短信道:“一碗红油混沌,还有一块水果蛋糕。”默了默,我又加了一句:“谢谢苏先生。”

苏倾年心情似乎很高兴,还给我回了一个OK的短信。

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应该是换锁公司的人来了。

苏倾年叮嘱我不要出去。

他说不要出去,那我就不出去。

免得回来的时候被他撞见,又要挨他一顿说,我难得给自己添堵。

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听着让人有些糟心。

我想起物业的工作人员昨天说警察局有什么消息,会提前告诉我。

但是到现在什么消息也没有。

关小雨被抓我也是从苏倾年口中知道的。

他们一直都没联系我。

想来是苏倾年叮嘱过他们。

我无聊盘坐在床上拿起手机,玩了一会消消乐打发时间。

外面突然传来不和谐的声音。

不到一会,就争吵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