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她放弃了我两次/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门外的争吵声越来越激烈。

伴随着女人的泼辣声和另一个男人的劝慰声。

我大概知道是谁了。

我有些头痛的按住脑袋。

没想到短短时间李欣乔这丫头就找过来了。

还把老顾带来了。

可是我现在不能出去。

我这张脸老顾看见会伤心的。

所以,即使外面吵起来,我愣是没有出去。

愣是等到他们离去。

他们离去之后,我还听见换锁的工作人员骂道:“那个野丫头,像泼妇一样,骂骂咧咧的还动手动脚。”

李欣乔就是这样的人。

另一个人说:“他身边的那个老头也是可怜,想拉住她没想到被推到一边的墙上,看来撞的也不轻。”

李欣乔居然这样对老顾!

那平时没其他人的时候,她不是逆天么?

老顾怎么什么都没告诉我?

想到这我就有些难过,凭什么老顾就要在她们家一直被欺负?

如果不是老顾真的喜欢小钢琴家后妈,我真的想让她们离婚。

“那是她爸吗?做女儿的怎么比老子都凶?看来是从小宠惯了,做人都不会了,一来都趾高气扬,谁会给她好脸色?本来放假出来换锁老子都窝了一肚子火,她还来找老子麻烦。”

“别理她,听物业的说这家业主不好惹,我们换了就离开。”

工作人员噼里啪啦的在外面说了许久。

我听着有些烦躁。

还好他们换了很快的离开。

手机又响了,老顾应该是回到家了。

他现在给我打电话过来肯定是想问我昨天的事。

我犹豫了一会按了通话键就接起来。

我还没有说话,老顾担忧的声音传来说:“希希,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欣乔说那个小三来找你麻烦了?”

李欣乔这次倒没有胡言乱语。

不想让他担心,我组织了一下语言,笑着说:“爸,小三找我就是想报复我,现在没事了,别担心我。”

“希希,你现在还住在桓台吗?”

我解释说:“嗯,倾年将房子买在这边的,结婚后我就和他住在一起了。”

老顾不高兴问:“怎么没告诉我?”

“爸,我不想让李欣乔知道。”我顿了顿,想了想还是直言道:“我不喜欢她,也不想她来找我的麻烦,如果不是你还在那个小区里,我想我一次都不想回去。我不想回去受小区里邻居的目光,李欣乔已经将我诋毁的不能回去了。”

老顾沉默了好大一会,可能他现在心里也有些难受。

半晌老顾有些愧疚的说:“对不起,希希,都是我对不起你。”

“爸,没事的,我理解你,所以也希望你理解我。以后别担心我,我想你的时候自然会回来看你。”

老顾真的活的一点都不容易。

我不想给他添堵。

“希希,爸对不起你。”

他又再次说了一句对不起。

可是他没有做错什么大事。

他只是耳根子软,性格懦弱。

我皱着眉头说:“爸,别说这样的话,你从来没有对不起过我。”

“希希,真的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你的妈妈……”

我立马打断他说:“爸,别提她。”

这个女人直接扔下我和我爸,根本就没有提她的必要。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能理解她的苦衷。

但也不想从任何人的口里再听到她。

即使是老顾也不行。

但这次老顾很坚持,道:“希希,你很怨恨她吗?”

我道:“爸!我不怨恨她。”

我突然很想挂电话。

但是我爸下一句说的,让我震惊的不行。

原来他是知道的。

老顾为难略有些犹豫的声音传来说:“希希,你上次问我北京的事,其实你大学实习的那一年是因为她才去的。”

我愣住,又听见老顾说:“当初是她让你过去的,刚开始你是不愿意,但是那边发展好你不想放弃这个机会所以就过去了。后来你回来的时候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会忘记在那边所有的事,连她也和我们断了联系。”

“希希,这事我瞒着你,只是不想你去多想,我害怕你难过。她以后如果主动联系你,你也不要和她有过多的牵扯,她选择放弃了你两次,是她的错。你也不要再想曾经的事,以后好好的和倾年过下去。”

老顾的话响在我的耳边!

我感觉自己的耳朵嗡嗡的,什么都听不见。

但是话全进了我的心底。

什么叫放弃我两次?

我还没有嫌弃她,她居然率先放弃了我两次!

把我骗到北京,又和我断了联系,这是个什么鬼?

我手指抓住身下的床单,颤抖着声音问老顾说:“爸,你还知道些什么?”

“希希,你去北京的那一年多,和我只是通过几个电话。你提到过一些人,但是我都忘了是谁了。”

这关键的信息,我爸既然给忘了!

“爸,我很想知道我忘了一些什么。你知道吗?这几天有个人,一直说我和他有过曾经,可是我什么也不记得,我心里很难受,有种很空的感觉。”

“希希,别多想。”老顾安慰我说:“希希,我告诉你这件事,只是觉得你前几天问起来,我有让你知道的权利。”

这几天老顾心底肯定也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告诉我这件事。

挂了电话后,我心里难受的不行,堵得慌。

有什么东西在心里扑腾,想要挣扎出来,活跃的很快……但马上又平静下去。

快的我一点线索都抓不住。

而我想起我那个所谓的亲生母亲,真的是搞笑的不行。

和赵郅一样搞笑!

我还没有原谅她,她就又放弃了我!

难道我真的那么招人讨厌?

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好好的享受过母爱。

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我和老顾。

我听老顾提起过,她的老家是北京的。

除了这点,其他的老顾对她一无所知。

就像我现在对苏倾年一无所知一样。

如果哪天……

擦,我摇头坚决不去想这个问题。

正在我心绪混乱的时候,苏倾年从外面回来了。

我在窗边看见他在楼下。

他左手上拿着一个纸袋,右手正拿着手机打电话。

我的视力很好,看见他的神情很轻松,也很愉悦。

但也有一丝愧疚。

愧疚……

我有点后悔在大学做研究生的时候,去研究人的细微情绪了。

苏倾年藏起来的情绪我看不出来。

但是他表面上的,我却异常的明了。

他面对我时,不曾流露的情绪,在偷偷的注视之下,被我发现了。

他心里在愧疚什么?

这样一个做事说话都云淡风轻的人。

心底到底对谁怀有愧疚?

这一刻,我发现我有些吃醋。

我想起他在回北京之前,有天晚上打电话给一个备注名为宝贝儿的人。

听见他温柔的给对方说:“听话,我就回来陪你。”

他何曾对我用过这种语气?

而且他昨天回北京应该是想陪那个宝贝儿的。

只是没想到……回北京不到半个小时,他因为我离开。

苏倾年没有陪对方,是他失约了。

所以他心里有愧疚吧。

苏倾年进了大楼,直到我看不见他的身影,我才反应过来。

心里有些错愕。

这该死的职业病,仅仅一个电话,一个表情,我都能分析这么多。

但我觉得自己分析的应该八九不离十。

我不像苏倾年说的那么笨,只是我对人都很心软。

曾经觉得,人生在世,没必要去为难谁,能放过的就放过。

但和赵郅离婚后,又遇上关小雨这么个坏女人,我就不这样想了。

我是该吃教训了。

我心底一次次的说,以后不能被人欺负。

但是好像一次次的都被人欺负。

说到底,是我自己的问题。

李欣乔去警察局闹的时候,如果我不帮她背黑锅,让她自己承担,那么那三天我就不会过得那么狼狈了。

关小雨打我,说我的时候,如果我反抗起来,她下次遇见我就会估量着,就不会那么轻易随意的动手了。

赵郅的妈妈为难我的时候,如果我态度坚硬一点,威胁她,她可能就不会那么泼辣的,不屑的对我说话了。

说到底,这都是我自找的。

苏倾年说的没错。

我顾希,就是笨。

苏倾年上楼的时候,没有敲门,而是给我发的短信:“给爷开门。”

刚换了锁,他进不来。

我低头笑了笑,手指在爷字上面停留了一会,这才打开卧室的门出去,绕过客厅去给苏倾年开门。

无论怎么样,他对我不错。

我就该知足。

一天乱七八糟的瞎想,也没什么结果。

再说我并不会觉得太委屈……或者当真。

因为我们婚姻,本来就是一场约定。

我管不着他,也不能管。

有些事,放宽心态,顺其自然。

苏倾年见我开门,他视线在我脸上停留了一会,问:“我离开的这两个小时,发生过什么事没有?”

他可能只是随口一问,但我还是认真说:“李欣乔和老顾来过,但是我愣是没开门,我怕老顾担心。”

“这次倒聪明。”

苏倾年夸奖了我一句,去厨房拿了一个大碗出来放在客厅的桌子上。

他把手上的塑料饭盒打开,然后将所有的混沌倒进去。

很香的味道迎面而来。

不过是清汤的。

我有些委屈说:“不是红油混沌吗?”

“丑姑娘,你想脸上留疤是不是?”

“红油不辣的。”

“呵,不想吃吗?”

“我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