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前女友?!/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年注意我身上的伤,动作很小心翼翼。

到最后的时候还是停住。

我微喘着气,目光有些凌乱的看向他,疑惑的问:“怎么了?”

每次挑事的是他,受不住的是我。

苏倾年目光清明的看着我,勾着唇伸手摸了摸我的大腿里根。

仅仅是这种碰触,都让我心底涌动。

双腿特别想缠上他的腰。

但是我身上还是疼,不能太用力。

只能期待他能帮帮我。

他可能见我情动,嗓音低哑着问我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在苏倾年面前,我是没有什么自尊的。

这样就导致我基本上不会在他面前掩饰什么。

所以说话就直接了一些。

我看着他说:“我想要你。”

苏倾年似乎很满意我这个答案,拿过被子遮住我们两个人的身体。

他轻轻的撑在我上面,用下面摩擦着我。

他的动作缓慢,脸上的情绪很能隐忍。

我以前就说过他是很有自制力的男人。

所以这事他从来没有着急过,很乐于挑逗我。

“苏倾年。”

我喊着他的名字,手臂放在他的腰上,使劲往下带了带。

瞬间两人的身体紧密的挨在一起。

但是我身上的疼痛也被扯了起来,立马难过的皱着眉头。

而且……他身上的衣服都是完整的。

就是我被他剥了个干净。

苏倾年似乎很满意我这样的动作,低声的笑了出来。

他拿着我的手伸入到他的衣服里。

手心里紧致的感觉异常清晰。

他低头吻了吻我的侧脸,好笑的看着我问:“顾希,很难受是吗?”

这不是废话吗?

苏倾年故意挑逗我,怎么可能不难受?

我心下一狠,仰起脖子抬头吻了上去,忍着疼痛剥着他的衣服。

他可能见到了他想要的画面,连忙按住我的手,将我抱在怀里。

语气安抚我说:“苏太太,我来帮你,别动。”

那我不动,等他爱抚,进来。

疼痛与快感共同伴随。

而这刺激的感觉像过山车一样,高低起伏。

苏倾年前后动着,他偶尔也会情动的闷哼一声。

和我不一样,我直接呻吟出来。

我很愉悦的喊着,我根本没有隐忍的必要,高chao所至还咬着他的肩膀

男欢女爱本来就是很愉悦的事。

事后,苏倾年放开我,趴在我身边。

脸埋在枕头里,半晌不说话。

我拉着他的手掌,体会刚才的激情。

还有他的温柔与专注。

他是会说情话的。

他刚刚温柔的说:“宝贝儿,放松点。”

床上的男人和床下的男人。

真的有点不一样呢。

半晌,苏倾年才从枕头里将脸带出来,侧着身子看着我。

他捏了捏我的手,嗓音魅惑道:“满意吗?”

我当然很满意。

这个男人身材绝佳,技术绝佳,容貌还绝佳。

我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他的技术好的像是身经百战过一样。

他从前应该也没少玩。

“你很好。”

适当的夸男人,让他们心里得到愉悦。

这也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

苏倾年忽而问:“那我和你那个前夫相比,谁更好?”

他这个问题幼稚。

前任和现任,是个不能碰触的问题。

如果我说他好,那我心里肯定想到和赵郅在一起的时候。

他会问我是不是想到了曾经。

如果我说赵郅好,那我直接找死吧。

再说赵郅那个渣渣怎么比的上他?

他甩人家好几条街去了。

见我不说话,苏倾年伸手捏了捏我的脸,我连忙痛呼道:“别揪,疼。”

“嗯?”他嗓音嘶哑问:“谁好?”

“我都忘了前夫是谁了。”

我立刻睁着眼睛说瞎话。

苏倾年倒很受用的笑了笑,过来将脸埋在我锁骨上,用自己的嘴唇蹭着。

他偶尔会做一些小孩子的行为。

对我产生依赖。

可能这是他的小习惯吧。

我伸手抱着他的的脑袋,对他说:“阿姨应该已经离开了。”

他问:“饿了吗?”

苏倾年温热的呼吸落在我身上,我摇摇头说:“不饿,蛋糕吃多了。”

“我也不饿。”

“哦。”

那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顾希,继续?”

那我肯定愿意继续。

他伺候我的机会本来不多,能抓紧用一次就多用一次。

和苏倾年在床上闹腾到晚上八点。

最后他抱着我到浴室,将我放在藤椅上。

自己转身扯过架子上的白色毛巾,放水弄湿。

随后认真的替我擦着身体。

透过镜子,我能看见自己身上的淤青,被淡淡红色掩盖。

是苏倾年吻出来的。

他的身上也有抓痕,是我给他的。

情到深处的时候,很难控制自己。

苏倾年替我擦拭干净身体,又给我兜上一条白色的睡裙。

他不让我出去,当着我的面就洗澡。

这样的感觉,像老夫老妻一样。

感觉和他生活过很长的时间。

这时间长到,让我足够磨合他。

但我也清晰的记得,我和他认识不过才一个月左右。

是一个很短也很长的时间。

这段时间,特别是受伤的今天。

我过得异常的安心和甜蜜。

毕竟,这个男人在伺候我。

在用自己的心照顾我。

我抿嘴笑了出来,苏倾年看见捧了点水扔在我脚上,好奇问:“在傻笑什么?”

我收住笑,摇头说:“没什么,你赶紧穿上衣服,像什么样。”

“呵。”

苏倾年轻蔑的看了我一眼,拿过一旁的宽松毛衣,边穿边说道:“像什么样?刚刚谁像猴子一样着急一个劲的死扒我的衣服。”

我:“……”

苏倾年真会说话。

懂得怎么去堵别人的嘴。

阿姨将汤一直用小火炖着的,但饭菜都冷了。

苏倾年将饭菜放在微波炉里热了几分钟,然后又给我舀了一碗汤。

阿姨炖的汤很香,我低头喝着,时不时的看一眼苏倾年。

可能刚刚体力消耗太大,他吃的比较快也比较多。

但是动作依旧优雅。

这和他从小的教养有关,这么多年已经养成习惯。

我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下午的蛋糕,将上面的奶油刮下来往嘴里塞。

苏倾年见我这样,下意识说了一句:“你这个爱好和我以前认识的一个女孩很像。”

他这句话说的很愉悦。

但是说出这句话之后,连自己都愣了愣。

好不容易从他嘴里听到他提起其他的女孩,我不经意的接上问:“和你很熟吗?”

苏倾年拿筷子的手顿了顿,沉默了十秒钟左右,他才回答道:“是很熟。”

和他很熟的女孩,我很好奇。

我问:“熟到什么程度?”

“前女友。”

将奶油挖了一勺扔在嘴里,甜甜的感觉,心里有些涩涩的。

不过这只是片刻。

谁没有点过去?

他都没嫌弃我是离过婚的女人,我为什么要在意他这些?

“那她曾经应该很幸福。”

我真诚的说出这句话,苏倾年有些古怪的看了我一眼问:“你怎么知道她曾经很幸福?”

其实我比较好奇的是他这个前女友和四表哥口中的女孩是不是同一个人。

我现在怀疑是,但又随即否定。

苏倾年不可能单身六年吧。

我夸他道:“苏先生这么好,又这么生猛,她当然很幸福。”

“顾希。”苏倾年放下手中的沉黑色筷子,视线落在我身上,话锋一转的问:“难不成生猛就能让你幸福?”

我摇摇头,至少性福是真的。

我觉得我刚刚那句话说的也有问题,连忙补充道:“苏先生真的很好,我受欺负一直保护我,你看今天对我这么好,还给我带混沌和蛋糕,真体贴。”

说到这个话题,苏倾年也怒其不争忍不住的说了我一句:“我就想不通,别人怎么总找你的晦气。”

因为我笨呗,心软呗。

我呵呵一笑不说话,低下头吃奶油。

等苏倾年吃完,我将碗筷扔到了厨房水槽,就去了阳台收衣服。

周围几栋大楼,挨家挨户的灯光都是开着的。

与小区下面的路灯相互照应,衬出了周围的景色。

外面还下着雪呢,底下白茫茫的一片。

就连树上也堆积了很多白雪。

而过不久,就是我26岁的生日。

26岁,无房无车无存款。

还被欺负成这样。

大概没有谁比我混的还凄惨。

我现在的一切,包括钱和衣服都是苏倾年的。

我现在的确很依附他。

这让我心里有些不安。

女人始终都要靠自己,能有一笔不多但属于自己的存款,这才是正事。

我收回视线,伸手取下我前几天晾在这里的衣服,这有点扯到身上的伤口。

但不是很痛。

我将衣服抱到苏倾年的卧室去,将他的里裤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衣柜里。

然后又将他的大衣和裤子用衣架挂起来。

他这里的大衣很多,颜色也有好几种。

不过我喜欢看他穿红色的。

很冷艳高贵。

我的手落在他的一件白衬衫上面,停留了一会才收回手。

这件白衬衫,我记得。

那个时候我狼狈,邋遢,第一次来他的家。

当时穿的就是他这件白衬衫。

我还记得的原因,是因为这上面纽扣的线有些脱落。

是我上次不小心扯的。

没想到他也没有一直穿过。

外面传来敲门声,我连忙伸手关上衣柜。

苏倾年的声音传来道:“顾希,有小朋友过来看你了。”

“哥,我不是小朋友。”

后面声音纠正他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