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再见赵郅/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若不出意外,关小雨会马上供出赵郅。

现在警局的人应该是回赵郅的老家逮捕他了。

这些事,不用别人告诉,就能分析出来。

不然,我这么多年的检察官……也算是白干了!

赵郅的老家我知道,是个很偏僻的农村小镇。

我半年前结婚的时候去过一次。

那是因为他的妈妈为了收乡村里的彩礼钱,硬是回去又办了一场婚礼。

当时我很不想她这样,而赵郅劝慰我说:“妈就是想扬眉吐气,告诉所有人,她儿子娶了一个城里的姑娘,你顺着她的心思,她高兴了会记着你的好。”

我那时候和老顾差不多耳根子软。

赵郅多说两句,我就赞同了。

而这几年我顺着我那个前婆婆的事多了去了。

也没见她念着我的一丁点好。

现在想来,以前真是白痴。

中午的时候,苏倾年没有回来。

但有阿姨过来做饭。

阿姨问我想吃什么,我不想她那么麻烦,就说:“随便抄两个菜就好了。”

吃了饭之后,阿姨将厨房收拾后就离开了。

我一个人在家里,这后半天过得更加无聊。

晚上苏倾年回来的很晚,而我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

他打开门进来,躺在我身边轻轻的将我拥在他怀里。

我被他弄醒,转过身子看着他。

想问他什么,但终究沉默。

倒是苏倾年先开口问道:“顾希,晚上擦药了吗?”

我点头,这个药膏必须擦。

我不想留疤,也想消肿。

他满意的伸手摸摸我的脸,叮嘱我说:“明天在家里休息,别去检察院上班。”

“脸上的肿今天消了大半,身上也不是很疼了,明天我要回去上班。”

明天苏倾年假期结束,他要去天成集团上班。

家里就剩我一个人很无聊。

而且,关小雨的案子。

我很在乎,我想自己跟进。

再说警察局肯定已经抓到赵郅了,但到现在没有上门来找我。

应该是潘队吩咐过他们,等我今天上班再说。

所以我必须还要去警局一次。

因为这三十万是从我的手用了。

而潘队知道我这钱做了什么用。

不光他知道,总检知道……还有宋之琛这个男人也知道。

那天我都给他讲了一遍。

他是我的见证人。

还好,我的证人有很多。

只是我还没有想到怎么给苏倾年交代这六十九万的事。

我悄悄的动了他这么一大笔钱。

到现在都隐瞒着他的。

听我想上班,苏倾年无所谓的问我道:“着什么急,在家里多待两天有什么不好?”

我躺在床上看着他,他侧着身子将手放在我腰上。

房间里的床灯开着的,淡淡的紫色落在他的身上。

也落在他眼睛里,泛着微微波光。

“你说过我不能总被人欺负。”我坚定的声音对他说:“所以这次我要亲自送赵郅和关小雨入狱。”

“是个倔强的丫头。”

苏倾年说了这么一句,也没有再劝我。

我想这算是答应了吧。

清晨的时候,是苏倾年喊我起来的,他替我擦了擦身子,自作主张的替我选了一套衣服。

是……宋之琛给我买的那件红色斗篷外套。

苏倾年拿在手上满意的说:“顾希,这个颜色适合你,衬的你皮肤不是那么黑。”

我皮肤不黑好吗?

我的皮肤算白了,一点都不黑。

苏倾年这什么眼光?

我白他一眼,拿了工作制服说:“今天上班呢,要穿制服。”

苏倾年紧锁着眉头说:“穿什么制服?这个衬衫这么紧,你身体难道不痛?”

我还想说什么,苏倾年只是一句话堵着我,“你还要不要上班?”

这男人,威胁人也是这么轻轻的一句。

但立马让我识趣闭嘴。

我是不愿意穿这件斗篷衣服。

我绕过他的身子从衣柜里拿出一件驼色的毛衣穿上。

又拿了检察院发的大衣穿在外面。

苏倾年看见,点评说:“检察院的大衣,倒显得你老气横秋的。”

这衣服本来就古板,又是职业装,样式能活泼到哪里去?

苏倾年本来想送我去检察院的。

但是在电梯里接到一个电话。

这个电话让他的脸色突变。

等他挂了电话,我关心的问他有什么事。

他皱着眉头,视线落在我身上,对着我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顾希,你总是在顾着自己。”

这厮嗓音还挺冷酷。

他的意思是说我很自私?!

苏倾年是个镇定的男人,说了这句话后,他马上拨了一个号码出去,我想反驳他这句话都不行。

他吩咐电话另一边的人道:“马上帮我订回北京的机票,废话,当然是最早的。”

苏倾年心情不好,他在发脾气。

他有什么急事要现在回北京?

苏倾年将车钥匙给我,让我送他去机场。

他一路沉默也没有给我解释什么。

我也不敢多问。

到了机场,他下车很快。

招呼也没有给我打就离开。

我有些错愕。

到底发生了什么?

能让苏倾年慌乱到这个程度?

这个问题我百思不得其解,索性调头到了检察院。

上班的时间肯定是迟到了。

我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董佛看见我这幅模样,着急的询问我。

我给她和宋言小朋友解释了一番。

董佛咬牙切齿的骂了关小雨几句。

她对我保证道:“这个案子我帮你拿下来,肯定让她多坐一年牢。”

是的,我想惩罚关小雨。

在不触犯法律的情况下,我是不打算得饶人处且饶人的。

该给她定多少罪,一点都不会少。

但是,董佛和我去警察局的时候,潘队告诉我这边的资料已经交给了检察院的总检。

也就是说这个案子已经在宋之琛的手里。

直接交给总检?

这很少见,不知道宋之琛会把这案子给谁。

希望不要是那群小妖精。

如若知道这个事牵扯到我,她们可不会用心去做这件事。

我在局子里第一次见到这样狼狈的赵郅。

他的神情特别颓废和后悔。

他看见我进来,眼睛发着光的看着我。

我就像是他的最后一抹希望。

我冷笑一声没有说话。

总是以为和他再也没联系。

但总是掉进他的坑里去。

潘队很善解人意的让审讯员出去。

给我和赵郅留下单独的空间。

赵郅见没人,连忙没有志气的对我说:“希希,你帮帮我,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

他总是这样没有骨气。

他见我冷漠的看着他不说话,连忙又说:“这三十万是我给你的,我只是想减轻你的压力,我……”

他说不下去了。

我真替他害臊,他怎么好意思说的?

这一百万是谁的债?

我看不起他,目光特别藐视的看着他。

我说:“赵郅,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不应该骗女人的钱,更何况是关小雨那样难缠的女人?”

赵郅的手被手铐锁着,放在桌子上很无奈,他笑了笑说:“没办法,顾希,一百万的债务我还不起。”

“所以你推给了我?”

赵郅解释说:“是啊,只能推给你,至少我知道你的身边有苏倾年。我的那个哥哥欠了别人三十万,但是利滚利到了六十万,所以……”

“所以你就借了六十万,然后你又被利滚利到一百万?你怎么就肯定苏倾年会给我钱呢?万一不呢?到时候我该怎么办?你要让我怎么办?!”

我这一连串的反问,问的赵郅一脸懵逼。

这个高利贷,赵郅不是不知道其中的厉害程度。

只是他没办法。

还有……那个人说的借条到现在还没有快递上门。

我有些明白问:“这个债务是你妈妈求着你还的?”

赵郅点头,很颓废说:“她是我妈,我记得很小的时候家里穷,为了一碗白米饭,她放下面子跑到邻居家去要。后来邻居给了,只是……背后很多人都在戳她的脊梁骨,连学校的同学也说我,说我讨口,是小叫花子。”

我突然有些为他心酸,小孩子说话口无遮拦。

但是那时候他年龄小,这肯定打击到他的自尊。

这些事赵郅从来没有对我讲过。

六年来他都是藏了起来的。

藏着自己为数不多的自尊。

其实赵郅一直都很不容易,活在他妈的吩咐之下。

连带着我这么多年也被他影响了,一直听他妈妈的话。

赵郅的妈妈真的是奇葩。

毁了一个优秀的儿子,还不自知。

我问他说:“难道这次你打算是自己一个人承担,不将你妈扯进来?”

他点头,无奈说:“哥被高利贷的人打断了双腿,我妈要照顾她,而且……她年纪大了,我不想让她吃苦。这算是我还她的养育之恩吧。”

真是一个傻子。

我沉默了好大一会,才出声对着赵郅说:“我认识你的时候,你还没有这么懦弱,你听妈妈的话,所以我觉得你这人老实,才和你拍拖的。但没想到就是这个老实害了你也害了我,你给我了一场婚姻,如同坟墓一样,埋葬了我所有的期待,让我感受到血淋淋的现实。”

曾经我对婚姻是很有憧憬感的。

但都被他抹杀了。

这个男人从我20岁开始,就一直占着我的青春。

用谎言和懦弱来维持这份婚姻。

半年的时间不到,他就果断的背叛。

其实他为什么会轻易出轨?

无非就是从小活的规矩,受不了诱惑!

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