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苏锦云/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想到苏倾年留有一手。

只是我心里有些尴尬,本来在他面前自尊是个啥玩意都不知道。

现在直接给我这个渣渣最后一击。

“苏太太,苏先生请了一个律师团,我只是总律师,到时候开庭的时候你什么都不用说,也没有外人,你不用害怕,安心等待结果就行了。”

张律师这番话让我心底震惊。

苏倾年竟然请了整个律师团。

而且就是在这短短两天的时间。

我记起第一天他离开了公寓两个小时。

第二天直接人消失到晚上才回来。

难道就是为了帮我打官司?

我问张律师说:“没有外人的意思是这次开庭是封闭式的?还有苏先生是前天联系的你们吗?”

封闭式的开庭,除了工作人员。

就不会有任何人知道这事。

他们的程序居然走在前面的,这个案子检察院还没有上诉呢。

张律师听见我这样问,他带着职业的微笑点头说:“苏先生这样的人,只需要吩咐一声就行,最优秀的律师团都是为他准备着的呢。所以这次,苏太太就等着胜利的消息,扬眉吐气。”

从他的言语之中,我发现,苏倾年真的是一个了不得的人。

张律师直接用的吩咐一词,连拜托都给直接省略了。

张律师后来询问了我几个细节,我都一一的告诉他。

等回到检察院的时候,董佛有些可气的告诉我说:“我刚刚去宋之琛的办公室,他不把这个案子给我,他说他已经安排好了,让我专心的顾天成的案子,让我月底就要有个结果,你说他是不是想要给其他的人?”

董佛气的直接喊他的名字。

我一愣,宋之琛应该会慎重吧。

毕竟在他口中,我和他是过去的熟人。

也是我曾经的上司。

他并不知道我和董佛的关系如何,等会我去帮董佛说一下。

虽然我也很忐忑他给不给这个面子。

但总归要去试一试。

在办公室里犹豫了好大一会,被董佛看不惯从里面赶出来。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绕过偌大的中央办公室,去敲他的办公室门。

他应该知道是我。

这是市检察院,装修方面什么的都很高级。

所有的办公室都是玻璃墙。

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在做什么,但是里面的人能清晰的看见外面。

所以像宋言小朋友这样在外面办公室干事的事,一般都不会偷懒。

除非到我办公室才会松懈。

这么一想,我觉得我对手下人很纵容,是个好上司。

“进来。”

清冷的声音传来,我的手在门上顿了顿,忐忑的打开门。

宋之琛视线看着我,冷漠的面孔忽而柔和下来,他嗓音轻和的说:“坐下说吧。”

我坐在沙发上,宋之琛起身给我接了一杯热水,递给我。

我接过来握在手心,看了眼他说:“总检,那个案子牵扯到我。”

宋之琛坐在我沙发对面,闻言他点头,沉声道:“我知道这和你有关系。”

“这个我不能直接参与,那……”

我那句能否交给董佛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宋之琛抬了抬右手阻止我道:“九九,这案子我亲自负责。你放心我不会交给任何人。”

我错愕,他亲自负责。

我连忙说:“不用的总检,你每天那么忙,这个案子给董佛就成。”

“我说我负责就是我负责。”宋之琛转身从桌上拿过一份文件,交到我手里说:“你应该知道,我决定的事我就会做下去,何况这与你有关。”

这些我不知道。

他说:“我只是不想你受委屈。”

我低头不语,默默的翻着他交给我的文件。

是他已经整理成案的。

一条接着一条罪证,很清晰。

而且三十万那件事,赵郅已经承认了,只是这个被还了债。

“那三十万会追回来吗?”

即使被追回来,我也欠那些高利贷的人。

而且他们的借条也没寄过来。

宋之琛为我解惑说:“那三十万始终是你要还的,所以姑且三十万还在你手上,并没有还给那些人,你只要拿出三十万的赃款就可以了。”

我连忙问:“需要现在还吗?”

苏倾年的卡被我挂失,补办的话需要他自己去银行,或者用他的身份证和复印件。

但是苏倾年现在在北京。

“九九,有人帮你给了。”

宋之琛这话让我一脸懵逼,我好奇问:“谁一口气给了三十万?”

宋之琛表情有些懊恼和遗憾道:“前天在警察局,苏先生去过。”

苏倾年去过警察局?!

他已经知道了那一百万的欠债!

可是他回到家一句话也没有对我提。

上次我还对他说想重新给自己房间换一个风格,所以想用他的卡。

他现在已经知道我骗了他,他居然没有怪我那么傻的帮赵郅还债。

反而帮我弥补三十万,替我兜祸事,完完全全的罩着我。

苏倾年……这男人。

这一刻,我心底很暖,很安心。

我笑了出来说:“总检,这案子谢谢你了,出庭的时候我会去的。”

宋之琛忽而回到自己的办公椅上,有些冷漠的点点头,看着我的脸说:“这几天你别来上班,我准你假,你回家休息好好的养身体。”

“这……”

宋之琛打断我说:“相信我,欠你的人我都不会放过,出去吧。”

他下了逐客令,我有些尴尬的放下手中的文件,转身出去。

回到办公室,董佛问我结果怎么样,我摇摇头解释说:“总检说这案子他亲自负责。”

“亲自负责?”董佛一脸惊讶道:“总检大人不给的原因是要自己亲自负责?啊他在我心中的形象更高大了。”

我一脸无语的看着她,对宋言小朋友说:“我们去吃午饭,别理会她。”

吃了午饭以后,本来想回检察院,但接到宋之琛发来的短信。

“回去休息,九九。”

他是上司,他吩咐,我只能遵从。

开车回到桓台小区。我将车停在车库里,又想起当时的情景。

就是在那个边角的位置,我被打被威胁被讽刺,心里特别害怕和无助。

我又想起今天在警察局见到关小雨的模样。

她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她想这一辈子都和我对上。

不过也要等她出来再说。

我回到房间,脱下大衣扔在沙发上,然后到自己的房间搬出电脑。

时间无聊,只能看电影打发时间。

直到晚上夜幕降临的时候,我才发现今下午我的手机都没有响过。

苏倾年他回北京后一直没联系我。

也没有给我解释回去的原因。

我将电脑从膝盖上放在一旁,里面播放的是当下最热的电视剧。

我从沙发上拿起手机,想拨个号码出去,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的心情突然浮躁,电脑里的声音就显得嘈杂起来了。

我郁闷的按了暂停键,手指在号码上犹豫许久,还是拨了下去。

对方电话接的很慢。

“喂,是找苏倾年同学的吗?”

我一愣,是个孩子的声音。

上次接电话的时候,就有一个孩子在他旁边喊苏倾年同学。

苏倾年说,这个孩子他挺喜欢的。

是个孩子,我声音轻柔的对他说:“你好小朋友,我找苏倾年。”

小孩子委屈抱怨的声音说:“苏倾年同学下楼去给我接开水去了,他要逼着我吃药。阿姨你等会劝劝苏倾年同学,让他别逼我吃药。”

这孩子挺可爱的,自己劝不动苏倾年,就把打电话的人当救命稻草。

我笑着说:“生病了就要吃药啊,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苏锦云,我没有生病,我身体好着呢。”

苏锦云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苏锦云,你拿我手机做什么?”

一个冷清潋滟的声音入耳,手机好像是被苏倾年拿回来了。

但是他随即挂断了。

我不解的将手机拿在手里看了半天。

还是不敢相信苏倾年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挂了电话。

我坐在沙发上愣了许久。

灵光一闪,突然想起苏锦云这个名字,四表哥在我面前提过两次。

还有苏倾年拿的一个快递,寄件人也是苏锦云。

一个小孩子都会寄快递了?

真是厉害!

当初我还以为苏锦云是个女孩子,以为同样姓苏,和苏倾年关系匪浅。

没想到就是一个孩子。

难过苏倾年以前说过一句话:“顾希,你就瞎想吧,总有一天你自己会后悔去!”

现在我是自己打自己脸了!

当时苏倾年都不带解释一下。

我这胡思乱想的性格,真是!

不过是个小孩子,又姓苏。

姓苏?苏倾年家?

莫非不是……

有两种可能,一个是苏倾年的侄子,还有一个就是他儿子。

苏倾年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快三十岁,没有结过婚……似乎有些不现实。

他也从来不对我说家里的事。

但上次他没有对我说他挺喜欢的这个小孩子是他的儿子。

或许……就是他的侄子。

如果苏倾年有孩子,我会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即使是合约结婚,他也不应该隐瞒着我这事。

这事,当初应该就要说清楚。

我并不是不喜欢小孩子。

只是原则问题被人轻飘飘的触碰了。

这会让我觉得自己没有被尊重。

即使……他觉得我没有自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