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曾经的那个电话,季洛/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我这边胡思乱想的时候。

那边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我就像惊弓之鸟一样,连忙的从沙发上拿过手机看了眼号码。

是苏倾年打回来的。

我故意等了十秒钟才接起电话,那边的声音就传来问:“打电话有事?”

他的声音清浅,云淡风轻。

“没什么事,就是想谢谢你。”

苏倾年反问:“嗯?谢我什么?”

“今天张律师来找我了,苏倾年谢谢你一直在维护我,帮我。”

“这个谢谢不用说,我曾经说过会罩着你,这不是说说而已。”

苏倾年的声音有些愉悦,我不知道他在高兴什么。

我想起宋之琛说的那三十万,苏倾年一直没有提,那我就不问。

“顾希,等会有时间的话去我卧室看一看,会有你想要的东西。”

苏倾年的声音通过电话波传来,他让我等会去看……但我现在脚步很急促的就进了他的卧室。

口头上还答应他说:“好的。”

我不知道我想要的东西是什么,但是苏倾年这样说我肯定很好奇。

可是当我看见床上那张借条的时候,我忍不住的红了眼眶。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替我兜着的。

苏倾年又问我:“你要睡了吗?”

他想挂电话了,我连忙说道:“还没有,晚饭还没有吃呢。”

“怎么还不吃?”

苏倾年的语气有些责怪,我笑了笑不经意说:“等会煮碗面条,对了刚刚那个小孩子很有趣,他让我给你说,让你别逼着他喝药,他生病了吗?”

“嗯。”苏倾年声音有些含糊,低声解释说:“他早上出去玩雪的时候,一不小心身子歪了没站稳掉到池塘里去了,还好保姆一直跟着的,不然……”

一个孩子,如若没有大人跟着。

苏倾年后面的话没有说话来。

但是我也不傻,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我问:“他是受风寒了吗?现在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发高烧?”

“顾希。”苏倾年突然喊我的名字。

我好奇问:“怎么了?”

“他很好,或许他很高兴你关心他,有机会带你见一见他。”

我故作淡定,顺着他的话不经意说:“好啊,他和你什么关系啊?”

苏倾年好笑的问了我一句说:“想知道吗?就不告诉你。”

我:“……”

我的内心有些崩溃。

苏倾年这幼稚的男人,这明明是我最关心的问题,他竟然……

“顾希。”他见我不说话,又喊了我一次名字说:“我很喜欢他。”

我很喜欢他,这算什么解释?

我问:“这是四表哥的儿子?”

姓苏,而我只知道他家有个四表哥,所以我就先这样猜测。

“嗯,算吧。”

这个答案有些模糊,但我知道自己不能再问下去了。

苏倾年没什么耐心。

我说:“我去煮面吃,你休息吧。”

“嗯。”

挂了电话之后,我拿起床上那张借条,有赵郅的名字。

也有我的手印。

我将这张借条撕成碎片,然后扔到垃圾桶里去,再也不想看见。

之后的几天,苏倾年也没有从北京回来,开庭的时候是我一个人去的。

在法庭上我再次见到赵郅的妈妈,我的前任婆婆。

她的神情很颓废,就像苍老了十年一样。

她想将所有的罪都兜在自己的身上,但是张律师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宋之琛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将他们的罪清晰的排出来。

这次苏倾年帮我,宋之琛帮我,还有这个优秀的律师团。

他们的罪只会更重。

赵郅犯了绑架罪,诈骗罪……等被判了九年的有期徒刑。

而关小雨指示强奸未遂,还有绑架罪,被判五年的有期徒刑。

赵郅的母亲,两年的有期徒刑。

还有关小雨指示的那个男人,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半。

赵郅和他的妈妈是我过去六年的生活里,经常出现的部分。

这次真的是说再见了。

被带下去的时候,赵郅的目光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很平静。

就是他母亲和关小雨,依旧恨我。

但都无所谓了。

我从法庭离开的时候,宋之琛在台阶之上拦下我,他说:“他们以后不会再困扰你,我送你回去?”

“今天真的谢谢你,我开车出来的,自己回去就行了。”

“嗯,也好。”

宋之琛今天穿的是正装,黑色的西装里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

打着黑色的领带。

他的目光在这冬雪里泛着微微波澜,照映出我的模样,他的唇微微抿着,想是心底压着一些事。

在他要转身离去的时候,我喊住他,问道:“宋之琛,从前的我,在你们的眼中是个什么样的人?”

宋之琛的脚步顿住,他伸出手,似想起什么一样停在半空,又自然的收回去,垂在身侧。

他勾着唇角,绽开微笑说:“大家眼中的顾希,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子,但是我心中的九九,是一个很傻气的女孩子。还有在检察院的时候她胆小怕事,从不接手那些有危险性的任务。”

不接受有危险的任务?

我现在不胆小,也不怕事。

“但是现在好像你变了,我昨天听潘队提到过你的事,他说你很勇敢。”

这不是我想知道的事。

我问宋之琛道:“在北京,除了季洛,我的人际关系还有那些?宋之琛你在北京有见过我的家人吗?”

其实我想知道,他见过我那个丢下我两次的母亲没?

“你不是本地人,你父亲也没有来北京看过你,我没有见过你家人。”

宋之琛给了我答案。

但按照他的话来说,我在北京和他很熟悉,关系很亲密。

但就是这样的他,也没有见过那个我名义上的妈。

所以我能确定,在北京的时候,按照我的性格,我和她没有什么联系。

而这前提是,宋之琛说的话是真话。

但是他没有说假话的必要。

我突然想问他很多,但是不知从何问起,不知道该问一些什么。

“我的人际关系有哪些?”

他刚刚跳过了我这个问题。

宋之琛丢给我一句话:“我知道的,只有你检察院的几个朋友。”

他的眼睛闪了闪,我知道,宋之琛在说谎。

他没有说真话。

我突然有些疲惫,不去看他说:“我只是想知道以前发生过什么,你说过你会讲给我听,但是你现在好像不太乐意。宋之琛,我真的和你很熟吗?”

听我这样说,宋之琛目光有些凌乱,他转移话题说:“今天雪大站在外面冷,如果你想知道什么的话,等过段时间,等你认清了一些事,我再告诉你。因为我现在说,你也不会相信我,我也没有骗你的必要。”

但他需要我认清一些什么事?

我想知道以前的记忆,宋之琛这个人就是关键。

他是我唯一能联系上的从前。

我点头,不再问他。

等他离开后,我才回桓台。

这已经很多天了,苏倾年还没有回来,说实话我很想他。

在我还在想苏倾年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

是北京的。

现在只要一提到北京两个字,我心里就有一些忐忑。

感觉北京这城市埋了我太多的秘密。

我接起来,是一个类似熟悉的声音。

她说:“顾希,欢迎你回来。”

这个声音,我想了半天,才有影响起来,是上次那个陌生电话。

她莫名其妙的说:顾希,欢迎你回来。

我怕她马上挂了电话,连忙问:“你认识我?你是谁?”

“顾希,宋之琛说的没错,你已经忘了从前所有的事,包括我,包括……”

她顿在这里,我已经猜到她是谁了。

宋之琛在她面前提到过我。

我知道的就只有一个。

我小心翼翼的问她说:“你是季洛?我在北京的朋友?”

她大方的承认道:“顾希,我是季洛,我们是朋友。”

不过她下句就是说:“顾希,但这也只是曾经,从你放弃了我和宋之琛开始,我们就做不成朋友了。”

我握着手机的手收紧,紧张的问:“你什么意思?”

“顾希,过段时间我来找你。”

说完这句话,她就挂了电话。

我突然明白,我和季洛中间有一条线。

这条线的中间好像有什么误会。

我想打电话问宋之琛原因。

但是他之前说了过段时间会告诉我。

现在我问的话,他也不会说的。

所以还是安心等待吧。

还有赵郅的话,他让我去医院做个身体检查。

可是直到现在我还没有去。

再等两天,反正也不着急。

下午的时候,消停了好几天的李欣乔突然找上门来了。

那时候我看也没有从猫眼看是谁,就直接打开门。

结果是这个丫头。

她直接推开我进了来。

到处打量了一番,不过苏倾年的房间她进不去。

那天过后,苏倾年将锁的指纹换成我和他的。

所以这套公寓的所有钥匙已经暂时被他放了起来。

除了我们两个谁也打不开。

李欣乔转了一圈,才啧啧道:“顾希,你住的原来是这么好的房子。”

我白了她一眼,直接问:“你今天过来做什么?”

“过来蹭晚饭,不行?”

“这不欢迎你,出去。”

李欣乔斜了我一眼说:“你信不信我告诉老顾,就说你没把我这个妹妹放在眼里,一顿饭也不让我吃。”

嗤,脸皮真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