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来自过去的信/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没错。那时候的小钢琴家后妈是真的想给我找个能照顾我的丈夫。

虽然结果不怎么样。

但是她这个心还算好的。

虽然她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爸,但我不是不懂恩情的人。

无论别人出于什么目的,只要对我好没有害我就成了。

所以这么多年即便我觉得她虚假。

但是一直以来也是感谢她的,感谢她在困难的时候帮助老顾和我。

我不想提赵郅,转移话题问:“雪姨,你最近有演出没?”

小钢琴家后妈是一名大学的钢琴老师,也经常跟着团队出去演出。

每个月都会有那么一俩场的。

小钢琴家后妈听我这样问,她点头说:“有一场,但是我不想去,我想留下来照顾你爸,明天我就请假告诉他们一声。”

我善解人意的对她说:“你去吧,我照顾我爸就行。”

我不想她耽搁自己的事。

没想到她倒很坚定的摇头说:“我不会去,演出什么时候都会有,但你爸受伤了我想守在他身边。”

我沉默,这是他们之间的爱情。

也是他们之间的相濡以沫。

难怪老顾这么喜欢她。

我看了眼老顾,脸颊上有淡淡的红晕,我不想打扰他们,连忙说:“我先回去了,爸我明天来看你。”

老顾点头说:“那你一路慢点,回到家的时候给我打一个电话。”

我笑着点头离开。

回到桓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过。

今儿个没有下雪,也没有人出来散步,小区里显得冷清。

那边花园里还有一些堆积起来的雪娃娃,鼻子上插着一根红萝卜。

我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连忙进了公寓大楼。

前台的物业工作人员看见我回来,连忙打招呼对我说:“苏太太,这里有一个你的快递。这几天你没有上班,是从检察院那边转交过来的。”

快递?我没网购啊。

而且还是从检察院那边过来的。

我从她手上接过来,看了眼信息,地址是北京澜园的。

前天寄出的。

但没有寄件人的名字。

收件人却写的顾希。

现在我心里有些虚,害怕手上拿到这种神秘的快递。

这个神秘的快递我上次收到过一次,是赵郅一百万的欠款。

我接过来进电梯回到公寓,将手上的快递看了许久也没有那个勇气打开。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现在我就是这种情况。

先放在客厅里去自己的房间里。

我脱了衣服小心翼翼的洗了个澡,又将药膏在脸上涂了一些。

这个疤痕应该不会留下。

我摸了摸脸上淡淡的痕迹,等它完全消失,估摸着还要几天。

我从房间里出来去冰箱里拿了一个苹果。

路过客厅的时候又看见那个神秘的盒子,暗黄色的。

我脚步顿了顿,还是拿起它抱进自己的房间里扔在床上。

我盘腿坐上去,将手中的苹果啃了一口,把它抱在怀里半晌。

犹豫了好大一会我将苹果叼在嘴里,然后双手拆开它。

我错愕,是一个白色的信封。

又是信封!

我他妈真的一点都不想打开。

这情景和上一次迷之神似,心中那个感觉异常深刻。

难不成真的会历史重演?

我将苹果从嘴里拿下来,放在一旁的床柜上。

同时随手把信封扔在床上,纠结了很久也没动它。

房间里的灯被我关上了,窗外一点月光也没有。

显得房间里黑漆漆的。

望向窗外,冷清的路灯光芒,显得更加阴森。

我躺在床上许久,突然电话铃声响起来。

我吓了一跳连忙从床上弹起来,这一瞬间感觉自己诈尸了。

我摸了摸额头的冷汗,然后拿过手机看了眼备注。

心里一下安定下来。

我接起来,对方冷艳的声音传过来道:“顾希,还没有睡?嗯?”

最后一个嗯字音调轻轻上扬,说不出的性感与魅惑。

我按捺中心中的愉悦,说:“我刚从医院回来不久,快睡了。”

苏倾年嗓音略低问:“怎么突然去医院?身体又疼了?”

我解释说:“不是,是我爸住院了。”

“哦,等我回来我们去看看他。”

我连忙问:“你多久回来?”

苏倾年低笑了一声,打趣我道:“怎么?苏太太一个人在家里寂寞了?”

我:“……”

还未等我说话,苏倾年又说:“早点睡,后天我就回来了。”

我嗯了一声,他就挂了电话。

这个电话他打过来是什么意思?

我想了想之间的对话,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就是一些家常。

这样的感觉还不错,至少苏倾年心底还是惦记着我。

他去北京快一周了,后天就是我的26岁生日。

时间过得真快。

他应该知道吧,领结婚证的时候,他还问我道:“是一月九号的生日?”

他都念过一遍,应该不会忘。

苏倾年会不会记着,给我惊喜?

我发现我还是有点期待,像暗恋时期时候的感觉。

想到这我一愣,暗恋时期时候的感觉?

我从小到大,一直到毕业,都没有暗恋过谁。

即使和赵郅都是水到渠成。

这……不会是我失忆的感觉吧?

我仰头倒在床上,背上硬硬的感觉,我压着那封信了。

信里面还有东西。

即使我再不想去打开,但是心底的好奇心也是逐渐增加的。

我伸手将这封信从背下抽出来,然后伸手打开床头柜的台灯。

暗紫色的灯光落在信封上面,有些斑驳的影子,像剪影晃动。

仔细看这上面的字迹……有一些熟悉,有点像……我自己的。

没有写寄件人,但是却具体写了北京的一个地址。

我没有着急的打开信封,而是用手机搜了一下这个地址。

是一个小镇,澜园是一个店铺。

收件人:顾希,2010年5月。XX市检察院XX大道X号。

2010年,不是六年前吗?

难不成是一封来自六年前的信?

这个念头一出,我连忙拆开信封,里面有一个银色的项链。

吊坠是一颗小小的砖石,被银色的滕文环绕,看上去很华丽。

我将它拿在手上,看这封信。

致26岁的顾希:

今天北京天气不算好,5月份的天阴霾很严重,到处都白茫茫的一片。

这是我来北京的第六个月,认识小哥哥也有四个月,和他在一起真正算起来应该有三个月了吧。

我从来没有想过,习惯一个人生活的我,居然会这么快速的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而且我还很爱他。

小哥哥说等他忙过这段日子,就带我出去玩,他说他教我潜水,他说他带我去见海底世界。

海底世界,应该很漂亮吧。

但是他总是很忙,听他说他管理一个很大的公司,有很多的员工。

不知道这次……会不会真带我去。

不管了,顾希你应该知道的,小哥哥说的承诺不多,但都不会食言的。

26岁的顾希,我不知道该写一些什么给你,这个地方是我偶然来的,店主说我可以写一封信寄给未来的自己。

那我杂七杂八的给你唠叨一下,希望26岁的我看见不会嘲笑自己笨。

顾希,昨天的时候,宋之琛他骂我了,我心里觉得很委屈。

他问我为什么改变的那么快,他说我一点时间都等不住。

他说我就是一个傻姑娘,随随便便的相信人。

他说我的心太随便。

可是,顾希,小哥哥人真的很好。

所以……26岁的顾希你是不是真的也以为是我太随便了?

我还有半年多才满20岁,心里的确有些不成熟,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自己的感情。

但是,我知道这一辈子,我只是想和自己的小哥哥在一起。

26岁的顾希,虽然我现在身边还有很多困难。

还有一些人一些事阻止我和小哥哥在一起。

但是我相信,我会牵着他的手,一直都不会放弃,会陪在他身边。

啊,小哥哥打电话来了,我就不给你唠叨了,顾希26岁生日快乐。

送你一个生日礼物哦,是小哥哥不久前送给我的礼物。

地址写什么呢?我会回去工作的,应该就是市检察院。

你能不能收到这封信,全看运气啦。



我颤抖着双手将这封信看完,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一种莫名的悲伤在心间涌动,想要压垮着我。

苏倾年说的没错,我忘记了自己曾经喜欢的人。

是不到20岁顾希口中的小哥哥,是她想一辈子牵手的人。

这个小哥哥,是谁啊?

为什么我曾经没有将他的名字写下来,寄给未来的自己?

如果我知道我会失忆的话,我会将这封信写的仔细再仔细,认真再认真。

没有任何一刻,我如此强烈的想记起曾经的事。

这个小哥哥究竟是谁?!

宋之琛他骂我,说我的心随便。

他说我喜欢他,可是这封信上面写的是我喜欢那个不知名的小哥哥。

宋之琛说我一点时间都等不住?这句话的意思究竟是什么?

是等不住他移情别恋了,还是……

六年前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

我到底又是因为什么记不住以前的事?!

我曾经喜欢的人,现在又在哪里?

他是不是在找我回去?!

所有的谜团向我涌来,所有的真相都被掩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