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小哥哥是?宋之琛不说/神秘老公太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突然我有点讨厌以前的顾希,莫名其妙的寄这么一封信。

让我心底不知所措的起来。

一封寥寥数语的信,却透露出了太多未知的信息。

一封信比一百万的债务还可怕。

而我和那个小哥哥的感情路上,还有一些什么困难未知?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有些崩溃。

因为难过手心揣的有点紧,手上质硬的感觉,弄得手心微微痛。

我摊开手掌看了眼这个项链。

这是20岁不到的顾希送给26岁顾希的生日礼物。

是那个不知名的小哥哥送的礼物。

我看着这项链许久,眼泪流个不停。

我从前的一切,都是被扼杀住的。

我突然像发了疯一样,从床上起来打开衣柜,翻到最深的抽屉,将这封信和这个项链扔进去,锁起来。

瘫坐在床上的时候,额头上冷汗连连,泪水哭花了脸。

是的,我很急迫的想知道从前。

可是唯一知道的能联系上的只有宋之琛。

那个唯一暂时知道我过去的人。

我连忙拿出手机给宋之琛发短信问:“宋之琛,那个小哥哥是谁?那个和我在北京谈恋爱的小哥哥是谁?”

这条短信如同石沉大海一样。

宋之琛没有回我这条短信,而我也不能打电话去问。

就是在这样的混沌和恐惧之中,我难过的睡了过去。

我不知道明天该做一些什么。

更甚至不知道能不能拿回从前的记忆,我很怕我丢失了重要的人。

我那些时日才对苏倾年说,过去的即使喜欢也就成了过去。

那时候我以为是宋之琛。

可是现在莫名出来的小哥哥,让我的心有点忐忑和动摇。

不不不,不该动摇的,有苏先生对我这么好的男人。

我不应该去惦记从前。

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惦记的不是那个人。

而是从前的酸甜苦辣,从前那个与我一起经历过荣辱与共的人。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穿了制服开着苏倾年的车去了市检察院。

我该上班了,不能一直因为养伤这个借口躲在家里面。

而且在家里我一个人会胡思乱想的,想的不好的地方我会害怕。

董佛看见我来,脸上一副很惊讶的模样。

她问我说:“怎么不在家里休息?总检不是给你准了一周的假吗?”

我摇摇头,对她解释说:“身体好了很多,天成的案子进度也没有跟上去,还是早点过来上班安心。”

董佛点头,也有些苦恼的说:“天成的案子,的确是一件棘手的事。”

她顿了顿,看着我问:“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昨晚熬夜来的?”

我沉默,斜了她一眼直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董佛也跟进来。

刚上班,办公室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董佛无聊的和我说话。

董佛坐在我沙发上,靠在我肩膀上说:“这段时间你不是出事了吗?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

我顺着她的话问:“什么大事?”

董佛脸上很高兴,笑着说:“宋言那小子给我告白了,就是元旦节那天,小东西还学小朋友给我买了99朵玫瑰花,在我出租房外面摆爱心蜡烛,向我求爱。”

买99朵玫瑰哪里像小朋友了?

宋言同学喜欢董佛这姑娘,平时我也能看出来一点门道,只是没有深究。

没想到,这次他果断出手了。

我依旧顺着她的话问:“那你答应宋言小朋友了吗?”

董佛靠在我身上,我肩膀有些痛,动了动身子,她似乎才想起来一样坐直身子,抱歉的看着我说:“不好意思,顾大检察官,不知道你还受着伤呢。”

她眼睛闪了闪,很狡黠的模样说:“宋言那小子长得英俊,年纪又比我小,这属于老牛吃嫩草啊。”

我接下去问:“所以?”

董佛一副理所当然道:“肯定要吃啊,我单身这么多年,还不容易给我一个能睡的小伙子。还能堵住我妈永无休止的相亲,我为什么不答应?”

我知道,董佛会答应。

宋言个子高高大大的,除了性格平时和董佛能扯了一些,嘴皮子耍的溜了一些以外,他这人遇到事也是能稳重起来,能够独档一面。

而且家世好像也不错。

听说父母是大学教授,爷爷也是有名的书法家。

而宋言的书法也不错,这算的上是书香世家啊。

这样一个条件的男人,在当今社会本来就少见,追求一个女孩子自然就容易。

何况董佛对他又知根知底。

而且……从董佛的话中,她好像第一天就把人家小伙子给睡了。

那依照董佛的性格,谁是床上的主导者?

太污了,不能去想了。

我真诚的夸着董佛说:“那恭喜你啊,终于脱离了单身的苦海,有时间要请我吃饭的。”

“为什么不是你请?我没钱。”

董佛拒绝的如此干脆利索,我下意识的翻了一个白眼对她说:“我这个月工资都还没有,我还欠总检大人的钱。你们两个拍拖,连顿饭也不请我,好歹宋言也是我手底下的人,我想想今晚上有什么事需要宋言小朋友加班帮我的?”

“好好好,等过几天领了工资请你。”

董佛连忙求饶,我笑了笑起身去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文件问:“这就是你们最近查的天成的资料?”

董佛解释说:“嗯,查出两个嫌疑人,不过都逃到海外了,刚下了逮捕令,应该要等一段时间吧。”

“这个案子是苏倾年帅哥公司的,有什么细节你可以问一问他,说不定他就知道呢,再说给你创造机会。”

我笑着问她道:“什么机会啊?”

我明白她的意思,但她还不知道我和苏倾年已经结婚住在一起了。

“那是一个优质男,你说什么机会?”董佛斜了我一眼,似乎想起什么问:“最近几次怎么总见你开苏倾年帅哥的豪车?难不成?”

“他最近都在北京,车放在我这里的,我就是拿来用一用。”

我扶额,不想和董佛八卦这个问题。

“那你们关系挺好的。”

董佛在我办公室赖了许久,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工作。

我想了一早上也没有去宋之琛的办公室,他现在不想告诉我以前的事。

他说他等我认清一些事。

可是我不知道他需要我认清什么。

我现在很想知道,可是不能去问他。

中午的时候,我去停车库打算开车去医院看老顾。

没想到遇到刚从外面回来的萧炎焱,她刚停好车子。

最近都没有见到她,听说很忙。

萧炎焱一直都活在忙碌中的,我也习惯了她这样。

我对她笑笑,正转身打算离开。

没想到她出声拦住我说:“顾检,你多久和苏倾年认识的?”

苏倾年?她认识苏倾年!

我转过头有些惊讶的看着她,半天才问她说:“认识一段时间,萧检你也认识啊?”

我们同事,互相称呼职位。

萧炎焱目光有些不明的看着我,点头说:“认识,我是他邻居,不过自从我离开北京过来工作后,就没有见过了,我还挺想他们一家人的。”

我以为和萧炎焱邻居的是四表哥苏伽成,没想到是苏倾年。

那么这车……一直是苏倾年的?

他骗了我一个不算事的事?

那天苏倾年的车被追尾,第二天就开了一辆宾利豪车。

难不成他是不想打击我自信,骗我?

萧炎焱知道苏倾年的事。

也知道他的家在哪里。

可是这些我不知道,但是我却一点都不能表现出来。

我淡定的笑着说:“那你和他真有缘分。”

萧炎焱依旧冷漠着一张脸,但是语气略有些好奇问:“你和苏倾年什么关系?”

上次她看见苏倾年来接我的。

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说,该怎么和她解释我和苏倾年的关系。

萧炎焱看我沉默,也没有为难我,出声道:“有事你先去忙吧。”

萧炎焱是检察官,是一个优秀的检察官,她会察言观色。

也会自己分析。

所以用不着我解释。

她心底应该已经知道了。

我去超市里买了一些水果,然后才开车去的医院。

在路上我想起赵郅在警察局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今天刚好去医院,可以顺便做个全身检查,解开谜底。

但是在医院的时候,我遇见了一个熟人。

其实也算不上是熟人。

就是半个月没有见的四表哥。

他不是出差吗?怎么还在这城市?

他看见我也有一些惊讶,客气的对我点点头问:“顾小姐怎么在这里?”

他主动给我打招呼,这模样就像他从没来找过我,让我离开苏倾年一样。

行为自然的不行。

我微笑着说:“我爸住院了我来看一看,顺便给自己检查一下身体。”

四表哥虽然看不起我,但是他是苏倾年的家人,我对他还算客气。

“检查……身体?”

四表哥重复了这么一句,又问:“身体有什么问题吗?没事吧?”

四表哥居然关心我?!

我惊讶的摇头,解释说:“没什么,就是全身检查一下,保证健康。”

四表哥嗯了一声,找着一个借口离开说:“我陪朋友过来的,我先离开了。”

我点头,直到他背影消失,我心底还是有些疑惑。

四表哥苏伽成是不赞成我和苏倾年在一起的,他看不起我。

但是对我一直也算客气。

甚至……关心我。

好吧,是我多想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